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馬賽克拼圖謀殺案 | I DELITTI DEL MOSAICO

[1111R023]
作者:朱利歐‧萊奧尼
Author:Giulio Leoni
譯者:羅妙紅
25開 328頁 平裝
ISBN:978-986-213-108-4
CIP:877
978-986-213-108-4
初版日期:2009年03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40| 會員價: NT$289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朱利歐‧萊奧尼在《馬賽克拼圖謀殺案》中所選擇切入歷史的時間,讓他得以自由地穿梭於歷史真實與虛構間,撿拾著關於但丁的蛛絲馬跡,拼湊出但丁可能的真實面貌,增添他的血肉。而如同他筆下這位歷史上偉大的詩人偵探一樣,透過遊走於世俗政治與宗教的權力網絡間,努力還原出案件所隱藏的真實面貌,而直指宗教形上學中被刻意壓抑的真相。不僅是在案件的鋪敘,或是偵探的角色形構,甚至是重新詮釋歷史意圖上,朱利歐‧萊奧尼的《馬賽克拼圖謀殺案》都獲得了極大的成功。──推理評論家陳國偉 專文推薦

一件慘無人道的謀殺案件,一個包藏禍心的學者團體,
一幅未完成的馬賽克巨幅壁畫,隱含著足以致人於死地的祕密。


但丁帶你遊歷中古世紀的罪惡城市,直搗地獄核心!

時間:十四世紀初的一個午夜
地點:義大利翡冷翠,廢棄的聖猶大教堂
死者:著名的建築師暨鑲嵌畫師安布洛喬
手法:雙手被綁在支柱上,臉上塗抹著石灰,被活活燒灼窒息致死
動機:遺失的未完成的巨幅馬賽克壁畫的草圖
嫌犯:第三重天!

剛成為翡冷翠執政官不久的詩人但丁,遇上了一起匪夷所思的恐怖謀殺案,案發地點在一座廢棄已久的教堂,頗有名氣的建築師安布洛喬負責該處馬賽克壁畫的繪製工作,卻發現被人綁在教堂裡的巨坑邊緣,用生石灰活活燒灼致死,屍體上則留下了五角星的割痕。未完成的壁畫雖遭刻意破壞,但仍看得出是由多種元素拼組而成的巨像,內容引用了聖經但以理書中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的夢境,馬賽克巨像的五個元素似乎暗示著翡冷翠的政治和宗教動盪,聖殿騎士的祕密海圖和傳說中的第五塊大陸。自認為全知全能、可以一手掌握整個世界的但丁,立即著手展開調查,發現命案牽扯到一群自稱「第三重天」的學者,這些成員包括自然哲學家、法學家、神學家、星相學家、航海家、建築師、藥劑師,個個來頭不小且十分聰明狡猾,全是為了祕密成立中的翡冷翠綜合大學而來,這其中究竟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陰謀?但丁如何遊走翡冷翠這個充滿著墮落、慾望與敗德,有如地獄般的城市,從而獲得真理?《馬賽克拼圖謀殺案》結合謀殺、詩學、歷史、神話、星相、政治鬥爭和宗教寓言,為歷史驚悚小說開創出前所未有的嶄新格局,並且勾勒出了中古世紀時翡冷翠的迷人風貌。

Giulio Leoni(朱利歐‧萊奧尼)
義大利作家,在獅子座和雙子星座的雙重影響下,於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二日的午夜誕生於羅馬。他在大學時主修詩的視覺語言,畢業後曾在正規企業機構內工作了一陣子,自覺其個性更適合於混亂的人、事、物整體,以便藉此多方覓得故事題材。年輕時期的萊奧尼十分著迷於幻術魔法與中世紀文學,並且熱衷於研究「深奧而罕見」的問題,自認足堪擔當文藝復興時期哲學教師之職。在這些廣泛興趣的探索中,他拓展了許多關於占星術與算命學的知識,同時對迷人的幻覺藝術與異教儀式等亦多所涉獵。此外,他對於公元一二○○年這段時期的文學乃至上一世紀的前衛藝術都充滿好奇。在這其間,他創辦了內容探討詩和實驗文學的《象徵》雜誌,在這本雜誌中,萊奧尼盡其所好地對不尋常和無止盡的世界、歷史的爭議面貌(它的傳奇與光譜)、現實的真理和不確定的假設……等等問題加以剖析。自此,他找到了日後運用在每個故事中引人入勝的角色,並試著藉由言語讓他們生動鮮活起來。

二○○○年,萊奧尼以《美杜莎謀殺案(暫名)》(I DELITTI DELLA MEDUSA)一書,贏得(以偵探小說為主要對象的)「特德思奇獎」(il premio Tedeschi)。這本書首度介紹了具有特殊調查技能的桂冠詩人出場:書中的主角但丁被捲入了一項匪夷所思的陰謀,從而發揮出他傑出的偵探本領。對習慣於各類型偵探推理小說的讀者而言,很難想像從前在教科書裡讀到過的大詩人但丁,竟然也是一位調查員、幻覺與魔術的專家──這是朱利歐‧萊奧尼所賦予他的嶄新詮釋,充滿了驚奇與魅力。

奠基於對十四世紀歷史的深入研究,他在二○○四年寫出了《馬賽克拼圖謀殺案》(I DELITTI DEL MOSAICO),這是另一部以但丁為主角的冒險探案小說,在本書中,大詩人但丁發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邪惡,隱藏在翡冷翠這座美麗的城市之中,遂以其完善的頭腦,循著令人震驚的祕密線索,去解開這幅極其複雜的犯罪拼圖。二○○五年,他出版了《光的謀殺案(暫名)》(I DELITTI DELLA LUCE),二○○七年出版《黑暗的十字軍(暫名)》(LA CROCIATA DELLE TENEBRE),連同之前的《馬賽克拼圖謀殺案》,可謂是翡冷翠詩人但丁的冒險三部曲。萊奧尼也嘗試寫一些適合青少年讀者的故事,以及許許多多的短篇故事,另外他還固定參與一本黑色推理雜誌的專欄寫作。

譯者簡介:
羅妙紅

2001年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大學西方語學院義大利語言文學專業,獲取學士學位;2002年底至2003年底,去義大利特倫托大學留學,獲取了國際問題研究碩士;曾任職於義大利駐上海總領事館文化處,從事了大量的口譯和筆譯工作。


推薦序文
被想像的詩人,被增生的歷史
文◎陳國偉
自一九八○年代以來,台灣有過三波推理小說出版的浪潮,第一波是一九八○年代以林白出版社為中心的日本推理出版,第二波是一九九七年由詹宏志在遠流出版社所策劃的「謀殺專門店」所引發的歐美出版浪潮,第三波則是由小知堂、商周(現已另獨立為獨步文化)肇其端,但在二○○四年《達文西密碼》的暢銷下正式開啟的推理出版戰國時代。
隨著出版版圖的擴展,出版類型也隨之多元。從最膾炙人口的福爾摩斯探案,以及謀殺天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所代表的古典推理,到各式喋血街頭的冷硬派故事(當然包括出生入死、飛天入地的○○七),甚至是聯繫政治陰謀與社會黑暗的日本社會派,以及目前最夯的鑑識科學CSI……。這幾年間台灣推理犯罪類型出版的豐富度,有點像是流水席般,讓讀者們著實經歷了好長一段的文學饗宴。
而《達文西密碼》在台灣的暢銷,也正代表著這樣的一個閱讀現象,讀者絕對能接受一本糅雜推理、犯罪、驚悚、愛情、藝術、符號學等多重元素的小說,而且對於裡面的錯綜複雜,神為之馳、目為之迷。
當然,這裡面還包括了那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卻是作為整本書情節高潮迭起的迷人設定中絕對不可或缺的,「宗教」。以及,「歷史」。

歷史可以書寫,但可否虛構?
結合推理與歷史題材的小說書寫,對台灣的讀者而言,一點也不陌生。從早期廣受台灣純文學界推崇安柏托‧艾柯(Umberto Eco)的《玫瑰的名字》,到後來引進的約瑟芬‧鐵伊(Josephine Tey)的經典名作《時間的女兒》,及森雅裕《莫札特不唱搖籃曲》、海渡英祐《柏林1888》等兩部江戶川亂步得獎作,到近期的哈維爾.西耶拉(Javier Sierra)《祕密晚餐》、約翰‧丹頓(John Darnton)《達爾文的陰謀》、馬修.珀爾(Matthew Pearl)《但丁俱樂部》、艾斯特班.馬丁(Esteban Martin)與安德瑞烏.卡蘭薩(Andreu Carranza)合著的《高第密碼》、約格.凱斯納(Jorg Kastner)《藍》等。當然,不能不提的,還有丹‧布朗(Dan Brown)的《達文西密碼》。
無庸置疑的,歷史與推理的結合,是何等地迷人。因為它往往會挑戰我們對歷史既有內容的認知,作者利用現有的歷史素材,在一定的真實基礎上創造出虛構的人物、情節與衝突。但往往它又不全然是虛構的,而是在真實與架空的界線上曖昧游移:有時是真實的人物搭配上被想像的性格,有時則是真實的死亡被擬構出被想像的動機,更有時是真實的歷史被推演出錯誤的可能。
歷史與推理結合真正迷人的地方,正是在於這種為讀者帶來對於真實信念破滅的不安,那種透過時間的沈澱而形成的真理敘述可能的崩潰,是那樣既不願意它成真,卻又隱隱然抱著期待的心理懸宕感,讓這樣的一種書寫形式,具有了非凡的魅力。
然而,歷史真的代表的就是全然的真實?它所記載的一切,真的就是過往時間遺留的全部真相?就像是約瑟芬‧鐵伊所引用的那句英國古諺一樣,「真相,是時間的女兒」,真相真的能被時間產出,而歷史將記載下這一切?
一九八○年代崛起於英美學術界的新歷史主義(New Historism),其實就有著相當不同的看法,如海登‧懷特(Hayden White)便在他的《元歷史:19世紀歐洲的歷史想像》一書中提出,所有的史家(歷史敘事者)其實都是「歷史編排者」,透過將歷史事件的編排及組織,講述成一個他所要呈現的故事。而一旦同樣的事件在編寫過程中被放置到不同的脈絡及位置中,那麼就會改變這個歷史敘事的性質。
所以歷史不再只具有唯一的真實,而其實像所有的文學一樣,都是被撰寫的,都可能參雜著不同程度的想像。也因此,所謂在文學中書寫歷史將會「塗抹」或「增刪」歷史,其實都只是一種假說,因為在新歷史主義的反思下,歷史不是只會有單一的版本。
但由於人們長期以來對於歷史有著太過堅強的信念,認為歷史總是與「真實」、「真相」劃上等號,因此只要對歷史進行翻案,那麼就會引發爭議。《達文西密碼》就是一個相當好的例子,而且它所針對的不僅僅是人的歷史,更是宗教的歷史,甚至我們可以這麼說,丹‧布朗之所以讓許多人輾轉反側,是因為他意圖顛覆的,是「神的歷史」。

被想像的但丁:不朽詩人的探案
從前面述及的脈絡來看,我們便能夠瞭解到,朱利歐‧萊奧尼(Giulio Leoni)《馬賽克拼圖謀殺案》所處理的題材,所具有的魅力及可能引發的不安。
故事從十三、十四世紀義大利最偉大的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1265-1321),於一三○○年三十五歲初接任翡冷翠(Firenze)的執政官之際,在翡冷翠的大學預定地所發生的謀殺案開始。死者是一名著名的建築師暨鑲嵌畫師,被發現時雙手綑綁於背後,雙腳叉開站立且膝蓋微屈,但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死者的頭頸被凝固的石灰泥覆蓋,而被掩藏在石灰泥下的,是死者痛苦的表情。
但對於但丁而言,更讓他訝異的是,對於翡冷翠即將成立大學的消息,他毫無所悉,而當他接觸這些即將主持這所大學的「第三重天」成員後,才發現他們不僅與鑲嵌畫師的死亡有著不為人知的關聯,且他們的知識觀點,也與但丁大相逕庭。而在一步步地追查過程中,但丁赫然驚覺到,這個大學不僅代表著歐洲知識版圖的新布局,更牽涉到教皇政爭及權力的布局,鑲嵌畫師的死亡與第三重天的成員背後隱藏的祕密,不僅只是關乎正義與城市秩序,更與宗教與人類世界秩序緊密相關。
關於但丁,其實留下的歷史記錄相當地少,除了他因為大量使用義大利托斯卡納方言書寫,而成為現代義大利語的奠基者。而他的文學成就之高,被譽為是與英國的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德國的哥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並稱西歐文學史上的三大天才。此外便是他後來因為捲入翡冷翠的黑、白兩黨政治衝突中,而被放逐,最後客死異鄉。
但丁的生平留下太多的空白,因此他的思想,除了從《新生》(Vita Nuova)、《詩歌集》(Rime)、《俗語論》(De Vulgari Eloquentia)、《帝制論》(Monarchia)、《牧歌集》(Egloghe)、《水土探究》(Questio de aqua et terra)等著作中探究外,他所留下了不朽的長篇敘事詩《神曲》(La Divina Commedia),則是另一個相當重要的途徑。
《神曲》共分為《地獄篇》(Inferno)、《煉獄篇》(Purgatorio)、《天堂篇》(Paradiso)三篇,主要呈現出他的神學見解,並譴責當時的教會對於世俗政治的干預之外。然而巧合的是,但丁《神曲》中的第一人稱敘述者,便是訴說著他自己三十五歲時,如何歷經「地獄」、「煉獄」、「天堂」的旅程,而與許多歷史人物的靈魂對話。而這個時間,也正就是《馬賽克拼圖謀殺案》所設定但丁的年紀,因此對照本書中但丁在偵察案情的過程中,有如遊魂般走蕩翡冷翠這個不斷被他譬喻成巴比倫的城市,一切世俗秩序與心靈秩序都瀕臨崩毀,充滿著墮落、慾望與敗德,《馬賽克拼圖謀殺案》有如《神曲》的又一篇,直指人間的種種罪惡風景。
正因為但丁生平有著大量的空白,因此成為小說家馳騁創意的遊園地。朱利歐‧萊奧尼在《馬賽克拼圖謀殺案》中所選擇切入歷史的時間,讓他得以自由地穿梭於歷史真實與虛構間,撿拾著關於但丁的蛛絲馬跡,拼湊出但丁可能的真實面貌,增添他的血肉。而如同他筆下這位歷史上偉大的詩人偵探一樣,透過遊走於世俗政治與宗教的權力網絡間,努力還原出案件所隱藏的真實面貌,而直指宗教形上學中被刻意壓抑的真相。不僅是在案件的鋪敘,或是偵探的角色形構,甚至是重新詮釋歷史意圖上,朱利歐‧萊奧尼的《馬賽克拼圖謀殺案》都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在約瑟芬‧鐵伊那兒,歷史可以透過時間的女兒而還原真相。而在朱利歐‧萊奧尼這裡,歷史就像是一幅時間的鑲嵌畫,透過經年累月的拼湊,將成就它的完整;雖然它無法如素描一般地精準,但卻可以將歷史的輪廓,清楚地標記出來。然而在石塊與玻璃的貼蓋過程中,它也可能掩蓋掉某些真相,而以另一個虛構的真相覆蓋,成為人間認知的典範。
歷史,就是這樣充滿著無限的可能,也因此總是引發人們無窮的辯論。然而這些因為歷史爭論的角力而帶來不安與興奮,卻也是它最大的魅力。若你還未曾享受過這種不安的魅力,或許你應該就從《馬賽克拼圖謀殺案》開始,進入但丁的生命旅程,進入歷史。
(本文作者為國立中興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第一章 翡冷翠,一三○○年六月十五日,夜半時分 他那細密的字體已填滿了好幾張紙,書桌上的蠟燭也越燃越短。從他落筆開始寫這份報告到現在,應該已過去好幾個鐘頭了。他停了下來,重新讀了一遍已寫好的部分。 他覺得疲憊不堪,偏頭痛像鞭子一樣抽打著他的太陽穴,令他毫無睡意。 「不錯,就是這樣!相反的假設能夠推翻錯誤的推理和事實。」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手揉了揉額頭。 桌上有一個?子和兩只杯子。他將?中的水倒入一只杯子中,直到水從杯口溢出,流向地面,形成一窪細流,在磚塊鋪成的地板上流動。水流繞過那不規則的磚塊,滲入到地板上的一條裂縫裡。 「向下流,一定是向下流。」他高聲說道。他覺得眼前似乎有個身影正點頭表示贊同。 外面一陣聲響打斷了夜晚那完美的寂靜,有沉重的腳步聲,且那聲音越來越近,還伴隨著金屬撞擊的響聲,就像是有人在晃動樓板或是在舞刀弄劍。他將手伸向貼身衣服的口袋,那裡有一把他隨身攜帶的匕首。 攜帶兵器的人出現在他門外,而且是在深夜這麼晚的時間裡。晚間熄燈實行宵禁的鐘聲響過多久了?他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暈頭轉向。 他搜尋著可以讓他重新找回時間感的跡象,然而,透過狹小的窗戶向外望去,外面的天空依然漆黑一片,絲毫沒有黎明的影子。他悄無聲息地站起來,吹滅蠟燭,躲到門後。屏住呼吸,豎起耳朵,他傾聽著每一個細小的動靜。 門外,金屬碰撞的叮噹聲仍舊傳來,就好像一些士兵正在惴惴不安地等待著什麼。但丁抓住匕首的把柄。此時,他聽到了兩聲低沉的敲門聲,接著,一個粗獷的聲音在呼喚著他的名字。 「但丁閣下?」 但丁動了動嘴唇,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辦。聖皮耶羅修道院作為執政官府邸,應該有警衛巡邏,特別是晚上。他就任執政官職位的授職儀式剛剛結束,難道那些混蛋就想搗亂? 「但丁閣下,您在裡面嗎?請您開門。」 他不能再猶豫了,或許,他們是為了公眾的利益來向他這位執政官求助的。他迅速戴上有著長紗巾的執政官官帽,將刻有象徵翡冷翠的百合花圖案的印章戒指套到食指上,又仔細撫平了仿古羅馬風格的長袍上的皺褶,然後才拉開門的插銷。 「你想幹什麼?混帳!」他語氣尖銳地問道。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壯實矮小的男子,身上穿著一件過膝的鐵甲衣。鐵甲衣的上面,他沒有穿常見的印有百合花徽章的戰袍,而是加穿了一件盔甲。盔甲由多片金屬板做成,金屬板之間是靠皮繩連接在一起的。這男子的頭藏在一個戰盔下面,頭盔呈柱形,一如當時流行的十字軍頭盔的式樣。他的肩上挎著一把帶鞘的劍,腰帶上還赫然別著兩把短劍。 「宵禁熄燈之後禁止在城裡轉悠,只有強盜和扒手敢違反禁令,而他們這樣做的後果就是上絞刑架……我希望你已好好地考慮過後果。」詩人用威脅的口吻接著說。 那人無言以對。雖然身著戎裝,但他看起來不像個危險人物。即便如此,和他說話的時候,但丁的雙眼仍一刻也沒有離開對方的雙手。此人一隻手提著一盞油燈,另一隻手則空空的垂放在腰側。要擊倒他並不難,頭盔邊緣與身上的盔甲之間有一道拇指寬的縫隙;此外,從頭盔中露出的一部分臉,即便難以觸及,仍然提供了一個足以致命的突破口,如果一刀刺中其眼睛的話。 「我是警長,我到這裡來是為了我的公事,也是為了您的公事。他們剛剛選您當執政官,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們都得聽您的吩咐。」來人的語氣中透出某種抱怨,同時,他竭力挺直了那敦實的身軀。 但丁身體前傾,仔細端詳對方藏在頭盔中的臉部輪廓。從那十字形的開口中,隱約可見一個高高隆起的大鼻子和兩隻像老鼠一樣擠得很近的小眼睛。 現在,但丁認出他來了,的確是警長,市政廳警衛部隊的頭子,一幫土匪的頭子。 他鬆開緊握著匕首的手。「是什麼魔法讓我們的公事聯繫到了一起呢?」 「在聖猶大教堂,新城牆那邊……發生了一樁命案。」面對執政官,來人似乎猶豫不決,「一樁……或許需要市政廳權威人物介入的命案。」他結結巴巴地說。 「誰被殺了?」 警長沒有回答,他在費勁地試圖解開頭盔的繫帶。最後,他終於將那笨重的頭盔從頭上取了下來,大汗淋漓的樣子。「我們還不清楚。可是,最好您能親眼看看,您能去嗎?」 「先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 「好,有某種……某種超自然的、詭異的東西……」 但丁開始不耐煩起來。「讓我來判斷什麼是、什麼不是詭異之事,就像我們的先人說的,如果我們一無所知,一切對於我們而言都是令人驚奇的。」他拍了拍警長的肩膀,「你自然不是最適合辨別什麼是符合自然規律發生的,什麼則截然相反;只有對事實認真研究,對是非瞭若指掌,博學者才能區分什麼是司空見慣的事,什麼是奇特詭異之事──兩者之間存在天壤之別,你應該這樣想。」 「是的……我明白。」對方低聲回答。 「好吧,告訴我事實,而不是你所認為的。」 警長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一個男人,死了,在聖猶大教堂裡。被殺死了……我想。」 「你為何需要市政廳的最高權威介入此事呢?難道稽查罪案不是你的職責?」 「是的,當然……可是……反正,我覺得,您最好親眼看一下,求求您了。」 這最後的請求似乎讓他付出不小的代價。但丁瞪著他,那薄薄的嘴唇因憤怒而變了形。 「不是用眼睛看的,警長,而是用大腦!你需要的是我的大腦。你就像其他的盲人一樣!你找我找對人了……你真該謝謝聖施洗約翰──我們所有人的守護神,是他讓我當執政官的──如果情況像你所說的那樣嚴重的話。」 「那您去嘍?」來人又問,他的語調再次暴露了他的焦躁不安。「這兒有水,地上。」他指了指地板,接著說。 但丁沒有馬上作答,而是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他將目光投向在天窗中露出的夜空,看著那些真實的星星和它們被畫在屋內藍色穹頂壁畫上的圖像。這真是他成為執政官的一種奇怪的開始方式。一種不祥的預感向他襲來,令他倍感不安。 但丁回過神來,猛然抬起頭,取過他此前放在屜櫃上的鍍金權杖。「我們走!」他命令道,領先跨過了門檻。 他們走過拱廊,通往各個房間的門一溜兒排開。但丁在想,其他五名執政官,他們那軟弱愚笨的大腦必定還沉浸在渾濁的睡夢中,那夢裡可能充斥著縱欲和暴飲暴食的幽靈。他停了下來,拉住警長的手:「什麼原因促使你來找我?」 對方清了清嗓子,似乎有些尷尬:「因為,因為人們說您比任何人都有學問。您是詩人,不是嗎?您寫了一部作品。」 「那我,一名詩人,能幫你什麼呢?」 「在那死亡中有某種不可思議的東西。」 但丁聞言決定不再發火,面對那樣一個蠢人,他又能說什麼呢? 「他們說,執政官當中,您最適合……」警長繼續說。 「適合幹什麼?」 「適合……適合追查神祕的事情。」警長用一種特別的語調吐出這幾個字,裡面夾雜著崇拜和懷疑。在此人簡單的頭腦裡,神祕的事情是罪行的前廳,詩人想,或許,此人把他也看作一個潛在的罪犯。看來等執政官任期一到,他就得開始提防此人。不過現在看來,此人確實需要他的幫助。可不是嗎?只見警長一邊煩躁地搓著雙手,一邊有節奏地將身體的重量從一隻腳挪到另一隻腳。 於是但丁舉步繼續走起來,警長默默地跟上他。 他們首先穿越那土質路面的大廣場,一輪圓月的光輝灑落在廣場上,地面上堆滿了烏貝蒂家族房屋的斷壁殘垣──它們是吉伯林派在貝內文托慘遭兵敗之後被破壞的。該戰役之後的三十多年裡,這座廢墟便成了這座城市建造新建築的採石場。老橋上油燈的微弱光亮為這一大片黑暗帶來了些許光芒。藉著燈光,可以隱約看見矗立在前方的烏貝蒂家族的領袖法里納塔家殘存的塔樓側面扶垛。泝 這些建築殘存的部分就像一顆顆從地上冒出來的殘缺不全的巨大牙齒。在道路規劃師的設計圖中,那片混亂的、幾被夷為平地的建築物所在地將成為城市真正的中心。從那往前,隱約可見將成為市政廳新大樓的建築那龐大的黑色身軀。工程已接近尾聲,高大的塔樓赫然可見。一個睡夢中的巨人,猶如被宙斯的閃電擊中的泰坦,正伸出一隻手抓向天空。無人知道那圍牆裡堆砌了多少塊沾染了吉伯林派鮮血的石頭。 巴別塔不也是以同樣的榮耀而建造的嗎?整座城市陷入了一種狂熱之中。破壞和建設。打敗高高在上者,然後用一種新的不可一世的傲慢來替代他,與此同時,妒恨已如同毒蛇一般在人們心中悄然萌生。 但丁轉向警長:「你說的是聖猶大教堂?……它可不是在第一圈城牆之內的一座堂區教堂,而是在城牆之外啊。」如果他沒有記錯,這座教堂非常遠,建在城門之外通往羅馬的大道上。「許多年前,它是一座屬於奧古斯丁隱修教派的修道院。在聖十字教堂,在關於方濟會修士的一堂課上,有人提到過它……」關於那些求學日子的甜美回憶在一剎那間浮現在他的腦海裡。「我原以為它已經被遺棄了。」他總結道。 「它是被遺棄了,確切地說,它曾經被遺棄過。奧古斯丁隱修會的人多年前棄之不顧,從那以後它就日趨破敗,直到紅衣主教會議決定重新修復它。我聽說,它將成為翡冷翠大學的所在地。」 「一所大學?」 「對……正是。」 「可翡冷翠沒有大學。」詩人疑惑地說。 警長聳聳肩,「反正,他們想在那裡建一所大學。您請,咱們乘我的馬車去。」 靠近染布商人雲集的廷多里路街角,停著一輛結實的四輪馬車。他們倆登上前方的位子,座位上方覆蓋著用麻布織成的篷布,隨從的警衛們則坐到後頭。待在那帳篷裡,詩人覺得又悶又熱,不過,至少,他可以不必與警衛們胳膊肘緊挨著胳膊肘地擠在一起。 馬車沿著石頭砌成的路面轟隆隆地跑了起來。拉車的馬對這不同尋常的夜間趕路似乎也不太樂意,不斷地發生偏離方向的錯誤。馬車在青條石地面上顛簸前進,綁在馬上的皮韁繩也無法減輕那陣陣顛簸。 在那跌宕起伏的晃動的折磨下,但丁的偏頭痛加劇了。他從身旁的車窗望出去,只看見冷峻的舊城牆朝後掠倒。隨後馬車拐向阿爾諾河,奔向感恩橋。在這裡,他們被看守出入行人的區域警衛攔住。藉著火把的光亮,警衛們認出了警長。在警長的命令下,他們撤去了攔住拱門的鏈條。 馬車漸漸駛離了市中心。阿爾諾河的對岸,空氣似乎越發稠密,人工鋪設的路面突然消失了,車輪開始行駛在被踩平的土路上,發出沙沙的響聲。先前有著石砌圍牆的建築物也被成片破破爛爛的木屋所代替。這些房屋位於通往羅馬的路邊,就像一大群衣衫襤褸的乞丐,只有不時出現的一兩座小教堂那較為高大的身影,以及開闊的田野和葡萄園,才能打破這著實令人乏味的風景。老橋的燈光早已成為回憶,四處漆黑一片,只有微弱的月光才帶來了些許光亮。 他們在黑暗中前進著。但丁覺得某種東西似乎出現在他們身邊。它危險、令人窒息,如同那層覆蓋在蔥蘢的草地上方的濃厚的黃色煙霧,當他們越來越接近郊區的時候,它似乎溜到馬車旁邊,幻化成形。那是罪惡,一種外來的罪惡,它先在城市的四周不斷變得稠密起來,然後,緊緊地將這座城市包裹起來。 「死者是誰?」他突然問道。只有在那一刻,他才發覺警長還沒有把死者的身分告訴他。有人幻化在虛無中,卻連名字也不被人用一句惋惜的話記起。但丁暗暗做了個趕妖除魔的手勢。 「不……我們還不知道。您等會親眼看看吧。」 但丁本想堅持再問,隨後,他無奈地聳了聳肩,不再作聲。歸根到底,這樣做是最好的,本來嘛,他就是被請來對此事做出解釋的,他寧願自己直接對事實做出判斷,而不是依賴於別人並不肯定的感覺。他的思緒重新回到了聖皮耶羅修道院自己的房間裡,回到他那被中斷的寫作中,他聽憑自己的身體隨著馬車上下晃動,力圖讓疲憊的身體得到片刻放鬆。 那座教堂位於阿爾諾河南邊約莫一英里的地方,處於一片開闊的鄉村地區中,現在已被新的第三重城牆圈入其中。最初,它應該是這條通往羅馬的道路上的一個堂區教堂。它的外面堆滿了建築材料、木工用的工具和軸線板。 教堂原來後殿的一部分被納入了新防禦堡壘的壁牆之中,舊鐘樓的底部被人用扶垛加固了,被改建為一座瞭望塔。這座建築在幾個世紀的風風雨雨中經受諸多變遷的痕跡仍依稀可辨。這些變遷使它成為一座集宗教與軍事特徵為一體的建築,卻又令它顯得頗為怪異。教堂的正面,是一座有著尖拱的正門與兩扇狹小的十字形窗戶,那是某種海外古老建築風格的典型特徵。從海外歸來的朝聖者曾向但丁講述過類似的建築構造。 過去一定有人曾試圖將入口用柵欄圍起來,現在,柵欄的多處都被拆除或連根拔去了。那洞開的大門裡透出移動中的火把搖曳的光。 「屍體就是在那裡頭被發現的……」警長說,他像嗅到某種突如其來的危險的動物一樣張大了鼻孔。 但丁在街邊屠夫那裡的牲畜身上看到過類似表情,但他不認為警長是個懦夫。十一年前,在坎巴迪諾戰役沴中,當敵軍騎兵進攻他們那已經潰不成軍的部隊時,但丁曾看到警長奮力抵抗阿雷佐騎兵的進攻。為何他現在會在一座教堂門前感到如此恐懼呢? 太陽穴的絞痛再次強烈地向但丁襲來。他強忍住嘔吐,急躁地離開這個尚在猶豫中的人。他想盡快處理這件事,然後躲到他自己的屋裡,重獲安寧。但丁穿過昏暗的中殿,徑直朝底部那群手持火把的人走去。 「大人……等等!停下!」 背後傳來警長焦慮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就像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毫無疑問,是疼痛擾亂了他的感知能力。用美德與知識武裝起來的精神不可能永遠都能夠戰勝脆弱的肉體,他痛苦地想。他走了二十幾步之後,聲音再次響起。 「等等,停下!」這次,聲音聽起來不一樣,伴隨著回聲。 陣陣眩暈令詩人失去了平衡,他踉踉蹌蹌地又走了幾步。就像幾個小時前在自己的屋裡一樣,他感到自己不是單獨一人。「什麼……」他困惑不解地喃喃問道。此時,一束光籠罩在他周圍,他感到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停下!死亡就在這!」 拉住他的是一個身著戎裝的年輕士兵,從他的頭盔裡冒出幾綹金色長髮。士兵手裡握著一支火把,籠罩住但丁的光芒就是它散發出來的。此人就像是突然間冒出來似的,一邊使勁拉住但丁的手臂,一邊放低火把,照亮他們腳下的空間。在那一剎那間,但丁看到了年輕人那湛藍的眼睛的反光。當他把目光轉到地上時,不由得驚呆了。 原來,他正站在一個深淵的邊緣。中殿的地面似乎被人從一側到另一側硬生生地橫向撕裂開了。一個無底洞在地板的中央敞開著大嘴,就好像有一個龐然大物從高處落下,砸裂了石頭地磚,朝地底深處直穿而入,如同突然從天而降的撒旦,只有左右牆壁邊上殘存的兩條寬不過一碼的狹長通道尚可通行。 只需向前再走一步,他就會葬身其中。他將手伸向額頭,擦了一把冷汗,蹲下休息。至少過了一分鐘,才覺得漸漸恢復了元氣,偏頭痛消失了。但丁將身體轉向他的救星,然而,那名年輕士兵已不見蹤影。於是,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深坑的邊緣,試圖掂量出它的深度。那一定曾經是個地下墓室,要不,這座教堂就是建立在另一座建築──一座帶有蓄水池的古羅馬大型別墅之上的。 他再次將目光投向空洞洞的後殿。此時,他的耳邊響起趕到他身旁的警長那氣喘噓噓的呼吸聲。「但丁閣下……幸好您及時停了下來。」 但丁覺得他的關切中帶著某種虛情假意的成分。他做了個推開對方的生硬手勢,然後,緊貼著牆壁,小心翼翼地沿著無底洞邊上那狹窄的過道挪步走了過去。 現在,但丁可以清楚地辨認出後殿牆壁附近一小群身著戎裝的人。他們手裡舉著火把,圍著一個由木樁搭成的腳手架。腳手架很高,頂部隱沒在黑暗中。他們將火光集中照在大家面前的一個人身上:一個對他們的躁動無動於衷的高個子男人。他的頭朝向中殿,就像是正在仔細觀察黑暗中的動靜,等待著某個人的到來。 但他的靜止不動中有某種異樣的東西:他的臉上好像蒙著一塊手帕,那手帕掩蓋了他的相貌特徵;他直挺挺地立著,雙手交叉在背後。 但丁驚詫不已,圍觀的警衛們臉上也是同樣難以置信的表情。此人似乎既是受害者,又是此命案無聲的目擊證人。 警長靠近但丁,如同一隻受到雷聲驚嚇的狗一樣想尋找慰藉。 但丁急切地走完剩下的幾步。他從一名士兵手中奪過一支火把,慢慢靠近屍體。 死者靠著腳手架的其中一根支柱,穿著灰蒙蒙的破舊衣服,雙手被綁在背後,雙腳叉開,雙膝微屈,似乎正處於一種一觸即發、馬上就會跳起來的狀態中。他的頭部和頸部都被一層石灰覆蓋住了,只能大致看出他的輪廓。 下意識地,但丁想伸手救他一把,但是他很快抑制住這種衝動──因為正是靜止不動否定了他體內尚有一絲生命氣息的可能。他的雙手被綁在支柱上,臉上的石灰泥覆蓋層已變成固體。他杵在那裡,略微前傾,活像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船頭雕飾──在地獄之河上面擺渡的靈魂的艄公卡隆特或許會把他用作自己的船頭裝飾,但丁這麼想。 「現在,您明白為什麼需要市政廳的最高長官出面了吧?我們必須……必須通知神聖的宗教裁判庭。這座改為民用的教堂裡有鬼……」警長結結巴巴地說。 他曾經多少次問過自己人類有多少無恥妄言,詩人對自己說,現在,它就在自己面前以最卑劣的形式出現。「你做得非常明智,帶我到這裡來。」他緩緩說道,「至於宗教裁判庭,現在,你先別讓他們介入此事。如果我認為合適而且有必要的話,我們有的是驚動他們的時間。」


「萊奧尼成功地以但丁的時代背景,創造出一個令人愛不釋手的故事。」─尼可羅‧亞曼尼提(Niccolo Ammaniti),《有你,我不怕!》的作者


「一本極有勇氣的小說,以生動的筆觸描繪中世紀……輕鬆帶讀者進入一個奇幻異世界,讓讀者享受一場充滿活力又富麗繁華的文化響宴。」─《獨立報》


「一本耐人尋味且富文化氣息的偵探小說,將廣為所有愛好知識的讀者們所喜愛。」─《今日郵報》


「情節豐富、充滿必要轉折,絲毫沒有浪費一點墨水在不必要的故事內容;一本機智、娛樂性十足的犯罪小說……萊奧尼以其幽默筆觸描繪但丁,輕鬆地將義大利文學名著中各個知名景點放入書裡。」─《泰晤士報文學副刊》


「萊奧尼帶讀者探索神祕奇幻的中古義大利世界、領讀者瞭解其歷史與政治背景。」─《出版人週刊》


「萊奧尼說故事的口吻乾脆利落、幽默有趣,但他對但丁的人格描寫,才是這篇推理小說最引人入勝之處。」─《巴爾的摩太陽報》


「文筆優雅、內容充實、懸疑之處令人屏息。萊奧尼的書,讓讀者體認到我們與中世紀人們的相似之處,除了謀殺與暴行之外,其實沒有太大不同。」─《費城詢問者報》


「一本充滿濃厚歷史氛圍的驚悚小說。」─《法國地鐵報》


「一本愉快、有趣的偵探小說,它宣示了作者學院式的完善準備,精確地重建了該時期歷史─政治─文化層面的生活。這本書友好地給予大眾更多的文化教育和簡略的知識說明,但還不至於寵壞讀者。」─文學網


「在本書中,作者成功地混合了歷史與偵探兩種故事類型,並添加了適量的神祕元素,引人入勝。」─IBS讀者


「在那充滿文化感的世界和令人愉悅的精煉文字中,我們恍若真的置身於一個美好的故事裡面,並深切地享受到身為讀者的樂趣。」─偵探網


「在貓捉老鼠的錯綜複雜遊戲中,但丁搜索混亂的迷宮和錯誤的線索。他掌握著調查資源,這是個巨大的誘惑,但他在知識的追求中巧妙地保留著,設法避免訴諸拷問。」─蜷伏網


「這本書適合所有的讀者閱讀,即使並非偵探冒險小說的愛好者,也會感到驚喜。」─一般讀者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