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逆風順水 |
阿嘉仁波切的一生和金瓶掣籤的祕密
[1111MA093]
作者:阿嘉‧洛桑圖旦
14.8x21CM 572頁 平裝
ISBN:978-986-213-454-2
CIP:226.969
978-986-213-454-2
初版日期:2013年09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500| 會員價: NT$42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特別收錄】達賴喇嘛推薦序‧阿嘉仁波切親筆畫作‧珍貴歷史照片

一九五二年盛夏,西藏東北的烏蘭淖爾草原上迎來一隊尋找轉世朱古的僧侶。
一名兩歲兒童被指認為第八世阿嘉仁波切,成為塔爾寺寺主。
經歷大躍進、宗教改革、文革勞動改造、充當牛鬼蛇神,後來擔任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目睹班禪十一世的金瓶掣籤爭議,在四十八歲祕密出走。
他的一生不僅是西藏僧侶的生命寫照,也記錄了過去五十年來西藏發生的大事,那是一段鮮為人知也正被人遺忘的歷史。

◎何謂金瓶掣籤?
清乾隆帝在《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中制定以抽籤方式,決定西藏各大活佛的繼承人。

★ 達賴喇嘛 推薦序
「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幫助人們更好地瞭解西藏這個古老民族正在為生存、為保護珍貴的宗教文化遺產而痛苦掙扎的真實歷史與現實,進而有助於西藏的和平變革。」
──尊者達賴喇嘛

「最終,我的出走,就像熟透的果子自然落下。而這幾十年來的每一場經歷,都是必不可少的催化劑或者說積累下來的『因』,比如我父親不明不白地死在獄中,我哥哥瓦里瑪飽受折磨的非人待遇,沃色舅舅被勞改,嘉雅仁波切被戴上『四類分子』帽子,班禪大師的突然圓寂,半夜三更的『金瓶掣籤』,以及逼迫我在塔爾寺搞『十一世班禪』坐床紀念活動等等……我這不是記仇,上師們一直教我修忍辱,寬厚待人,我並不懷恨,而是這一場場災難,教我看清了一個政權的本質。」──阿嘉仁波切



一九五二年,十位喇嘛騎馬來到西藏東北一個牧民家,為這家主人送上哈達,祝福他們生下一個未來將成為心靈領袖的轉世神童。阿嘉仁波切兩歲時被指認為活佛,四十六年後逃離西藏。

經歷大躍進、宗教改革的磨難,文革期間,年幼的他目睹寺廟被毀、經書被燒、僧人被虐被捕,自己則被送去勞動改造。他出身的塔爾寺,僧人從四千多人被改革為六十人,而他的家族,就有二十九人被勞改。儘管如此,他仍偷偷跟著舅舅嘉雅仁波切學佛。

文革劫難過後,阿嘉仁波切陸續參加青聯會、政治協商會、佛協會等,並隨十世班禪喇嘛出國訪問。後來擔任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一九九五年,目睹班禪十一世的金瓶掣籤爭議,於一九九八年四十八歲時祕密出走。

阿嘉仁波切特殊的生命故事,揉合了感動人心、懸疑曲折、歷史文化與心靈慰藉等元素,為我們揭開中國與西藏一段紛擾不斷的歷史,也讓讀者一窺一座傳奇寺院(塔爾寺)裡難得的風景。

阿嘉.洛桑圖旦久美嘉措(阿嘉仁波切)
一九五○年出生。兩歲時,作為塔爾寺寺主、第八世阿嘉‧呼圖克圖轉世,入塔爾寺繼承歷任法座。在宗教改革和文化大革命期間,被勞動改造十六年。八○年代後,擔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等多種職務,主持維修重建了塔爾寺。一九九八年,因異議「金瓶掣籤」,避免擔任中國政府認定的「十一世班禪」之經師,流亡美國,創建加州「西藏悲智中心」。二○○六年,由達賴喇嘛尊者聘請為印第安那州「蒙藏文化中心和西方塔爾寺」住持。二○一○年,出版英文傳記《虎口餘生》(Surviving the Dragon)。近年,應邀到劍橋、牛津、史丹福、哥倫比亞、東京和東洋等大學,專門講座。目前,正在籌建蒙古兒童癌症醫療中心。

⊙「讀書積德」

  我不是說讀了此書有多大功德,而是說,假如您閱讀《逆風順水》之後,不僅欣賞其內容,還可以明白一些鮮為人知的人生故事,更為重要的是,您購書的善財直接會支援蒙古國的一所兒童腫瘤醫療中心。
  這所醫院是我二○○九年發願的一個慈善項目,二○一二年破土動工,二○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將要完成外部工程,二○一四年計畫開業服務。
  這所兒童腫瘤醫療中心是蒙古國立「母嬰中心」的一部分,其中有七十五個兒童癌症患者的病床,還有嬰幼兒重症監控設備,有手術室、化療、血管造影設備,兒童活動室和外國訪問醫師的住宿講演室等等,頂部將設立一所藥師佛靜坐殿堂。
  這是蒙古國佛教僧侶發起建造的第一所醫院,其建築面積四千六百平方米,初期投資約為三百五十萬美金,目前募款只完成一五%左右。我們期盼您的大力支持。
  這裡我也藉此機會為廣大讀者的慈悲之舉再次深表敬謝,淨心隨喜。

阿嘉‧洛桑圖旦
2013-08-06

尊者達賴喇嘛推薦序
自序
編者的話

第一章 童年
乘願而來
舅舅嘉雅仁波切
賽朵仁波切
前世與今生
繼承法座
拉卜楞寺
葛甘慈誠拉森
寺主的轎子
我出生的蒙古包

第二章 「宗教改革」之劫
「反革命窩子」
我的嘉瑪嘎
殺狗人白瑪扎西
從塔爾寺到「關公廟」
僧人唱情歌
「大躍進」的故事

第三章 寺院半開放
喜饒嘉措大師來了
班禪大師的座談會
「活佛小組」
被搬遷的蒙古部落

第四章 在札什倫布寺
班禪大師行宮
在大昭寺發願
綠度母的懷抱
吹響白海螺
仁波切掏糞
漂不走的屍體

第五章 班禪大師成了「反革命」
「私生子」
政治風暴下想家
又見塔爾寺
掛滿大字報的犛牛帳篷

第六章 文化大革命之劫
砸佛像
大金瓦殿前的紅衛兵
反面教材
喝有毒的水
真假活佛
臨終密語
僧院要變「大寨田」
割緶麻
走蘭州

第七章 劫後重生
「神」死了
被倒寫的名字
摘「四類分子」的帽子
勞改中的舅舅沃色
一吐為快的委屈

第八章 不平靜的獅子法座
從馬圈到獅子法座
班禪大師與彭德懷
東總布胡同五十七號
班禪大師的婚事
青海民族學院的研究生

第九章 鄧小平的政策
定心丸
達賴喇嘛的代表團
「地下轉世」
我沒有入黨
張學義的清淨之水

第十章 修復塔爾寺及其他
去北京參加青聯會
認識趙樸初先生
修繕菩提塔
建時輪金剛壇城
隨班禪大師朝覲佛陀故鄉
隨班禪大師去南美洲

第十一章 政治與祕密
北京藏語系高級佛學院
伍精華手裡的原始錄像帶
班禪大師的祕意
扎西南捷大殿開光
班禪大師突然圓寂
目睹「六四」學潮

第十二章 前世的因緣
當塔爾寺的住持
不吃肉了
嘉雅仁波切和阿媽都走了
逆緣轉順緣
破不了的案
佛牙造訪佛國
江澤民題字
雍增仁波切傳戒
赴雪中玉樹賑災

第十三章 「加班禪」
李鐵映的「加持」
達賴喇嘛宣布之後
「九一一」緊急會議
星夜「金瓶掣籤」
葉小文透露驚天祕密
我沒有簽字
「運動」又來了

第十四章 祕密出走
出走之前的計畫
有驚無險過海關
在瓜地馬拉的日子

第十五章 彼岸的修行
四十年後覲見達賴喇嘛
語言不通的朋友
江澤民的回信
又建時輪金剛壇城
拜師修法
講授《菩提道次第廣論》
印度朝聖

後記 不是記仇是防範
寫英文自傳
從塔爾寺到塔爾寺

附錄 阿嘉仁波切傳承及大事記
一、歷代阿嘉仁波切的傳承
二、阿嘉仁波切大事記

尊者達賴喇嘛推薦序

  一九九八年,我在紐約講法時,得知西藏著名的袞本強巴林(塔爾寺的藏語發音,以下都寫「塔爾寺」)住持阿嘉仁波切流亡到了美國。回想起來,塔爾寺是我僧伽生活開始之地,自我離開西藏,已在流亡中追求自由近五十年,離開塔爾寺的時間就更長了。而此時,站在我面前的,正是我最早寺院的住持。
  塔爾寺是我歸宗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的誕生地。在初建的二百年間,只是一個小規模的朝拜之處。十六世紀時,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將其改造成一所著名的僧侶大學。
  這座寺院離我出生的地方不遠。二十世紀五○年代中期,我還在那裡度過了一些時光,那時的阿嘉仁波切還是稚童。我對塔爾寺的記憶是溫馨的,那隱蔽在青山中的建築宏偉、錦繡。自此以後,在中國共產黨的控制下,眾多寺院所發生的變化,塔爾寺的僧侶所遭遇的困境,以及周遭的藏人又是如何生存的?這些都是我很想從阿嘉仁波切這裡知道的。
  我們進行了親切的長談。阿嘉仁波切和我都經歷了太多的變故,雖然有著迥異的人生經歷,但是我們始終牽繫著藏人的安寧與幸福。鑒於他與中國政府共事多年,曾見過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我期望他或許能夠幫助促進與中國方面的對話。考慮到這點,我請他致函江澤民主席。
  之後,阿嘉仁波切在加州的舊金山市郊建立了「西藏悲智中心」,他做得非常好。後來,我的長兄塔澤仁波切病倒,無法繼續管理他在布魯明頓建立的「西藏文化中心」,我想到了阿嘉仁波切,他在這方面經驗豐富,我相信他能夠恢復並管理這個重要的佛教文化中心。
  一如既往地,阿嘉仁波切接受了挑戰。說起來,我的長兄也曾是塔爾寺的住持,這是阿嘉仁波切成為布魯明頓合適人選的另一背景,所以該中心又被視為「西方塔爾寺」。另外,阿嘉仁波切來自於蒙古人的家庭,如果能夠將中心的關注範圍擴展到包括蒙古在內的佛教徒,無疑是非常喜樂的事情。這個中心由此改名「藏蒙佛教文化中心」,不僅為旅美的藏人社區服務,也同時為蒙古人社區服務。
  得益於重獲言論自由,著名僧侶大學——塔爾寺的前住持阿嘉仁波切將他的記憶彙集於這本自傳,坦陳他在西藏度過的短暫快樂和長期恐怖的歲月:如何在饑荒中倖存;如何與已故的班禪喇嘛一起工作;如何在中國的統治下,為服務於藏人而周旋於危機四伏的政界等等。
  其他人也曾寫過在共產黨統治下被監禁、被處罰的可怕經歷。而阿嘉仁波切是進入中國控制的宗教界頂端的人士,他瞭解、熟悉中國政府是如何工作的。然而,當十世班禪喇嘛突然圓寂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以及備受爭議的對十一世班禪喇嘛的認定,威脅著他面臨被迫放棄自己持守的原則時,他選擇了流亡。
  想要瞭解在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在恐懼和懷疑的狀態下,人民真實的生活情形,是需要依賴個人記錄的。阿嘉仁波切無掛慮地、很真實地,寫出了他在西藏的所見所聞和親身經歷,對於那段歷史來說,是一個寶貴的貢獻。
  我相信,阿嘉仁波切所寫的將會滿足世人的濃厚興趣,因為他們都懷著慈悲心為生活在危境中的西藏人民、南蒙古人民、東突厥斯坦人民尋找共同的人道。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幫助人們更好地瞭解西藏這個古老民族正在為生存、為保護珍貴的宗教文化遺產而痛苦掙扎的真實歷史與現實,進而有助於西藏的和平變革。

二○○九年七月二十日

自序


  我的前世就喜歡寫作,雖然他在三十八歲的盛年圓寂,卻留下了四部佛法方面的著作。後來每當我寫作時,我的舅舅,也是我的上師嘉雅仁波切就感慨:「這都是前世的因緣哪。」
  寫傳記的想法在我很早就產生了。隨著年齡增長,接觸的人、經歷的事越來越多,真相也越來越撲朔迷離。如「宗教改革」、「金瓶掣簽」、班禪大師的婚事和圓寂,以及中共諸多領導人的行為,都是促我寫作自傳的動力。別無原因,只是想還原歷史。
  二○一○年三月,我的英文自傳由紐約RODALE出版社出版,幾個月後又發行了第二版。不久,自傳被譯成了蒙文在蒙古國出版。
  然而總像是有什麼事情沒有結束似的,我常坐下來,拿起這部自傳的中文初稿,不由自主地修改著。其實我最想出版的還是中文,最初選擇用中文寫作,就有這個想法。畢竟在西藏、在塔爾寺所發生的這一切,與中國歷史及現實息息相關。另外,我也認為,各民族之間應該多溝通,像水,是需要流動的,這樣就可以消除那些不必要的隔閡,使得冰雪消融。
  書寫歷史並不是為了記仇,或者製造矛盾,相反是讓我們明鑒過去,告誡世人今後不犯同樣的錯誤。事實上,今天很多中國人都不再記得大饑荒、「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了,甚至連「六四」天安門的槍聲都變得遠不可聞了,這是很危險的。
  而我,作為歷代阿嘉仁波切的轉世繼承者,親身經歷、見證這一切,實在不是小事。包括那些細節,有的在當時就已成了祕密,被精心地封存起來,不見天日。如果我不說出來,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也自然不會成為歷史的教訓,而同樣的悲劇很可能被重複。
  很多學者和佛教徒都跟我談過,想把我的英文版自傳直接譯成中文,但我沒有同意,這是因為有很多內容需要充實,所以我還是在早先的中文初稿的基礎上,重新進行了寫作。
  感謝魏立新女士,作為一名佛教徒,她誠摯地對這部書的中文初稿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並做了部分修改。遺憾的是,她因病過早去世。在此我要表達我的懷念,並為她祈禱。
  感謝漢人作家朱瑞和藏人作家唯色,為這本書的最終定稿承擔編輯的工作。
  感謝大塊文化出版此書,提供了我與中文讀者真誠交流的機會。
  頂禮三寶,賜予此生之因緣際會,成就此書。


二○一二年二月完稿
二○一二年十二月定稿


編者的話 唯色


  此刻想來,對於遠去異國十多年的阿嘉仁波切,我並沒有陌生感和時空造成的疏遠感,反而很是熟悉他的音容笑貌,這應該緣於在編輯他的自傳的時日中逐漸獲得的印象和感受。
  在此之前,我只有幸見過阿嘉仁波切兩回。那都是在他尚未別離寺院與故鄉之前,屬於很偶然也很短暫的遇見。但仁波切並不記得見過那個年輕女子。即便我透過網路傳給他當時在他的喇讓(意即仁波切宅邸)前的合影,仁波切依然想不起,僅對復甦記憶的老屋及花朵發出了感歎。這是必然的。因為沒有比只是合個影這種見面更能忘懷的。
  但對於我來說,包括與仁波切合影在內的那段時間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為此我將這張合影以及與其他仁波切、喇嘛的合影放在一本小相冊裡,並帶著小相冊從拉薩去往北京。與此同時寫下的一首長詩中,我含蓄地記錄了發生在內心這塊場域的衝擊:

一九九四,八節之間
最黑的光陰在轉變
繁星降下露珠
一百零八顆
那兩鬢髮黃的女子
穿著本族的衣裳
要走一條去安多的路……

  實際上,在這首名為《前定的念珠》的詩中,我敘述了去塔爾寺(藏語稱袞本貢巴)的諸多細節:

在藏語為袞本的寺院
她目睹輕風拂過
一棵樹!舉世無雙
在一座珠寶鑲嵌的塔中變幻
啊!千萬尊佛像
或千萬個藏文字母
化為千萬片樹葉
彷彿落滿雙肩……


  不過我慕名去見阿嘉仁波切的時候,並沒有穿本族的衣裳,而且也並不知道這位著名的仁波切、塔爾寺的寺主有著怎樣的傳承與個人史。其實當時的我更像是充滿好奇心的文學青年。聽說仁波切很忙,常常去北京參加各種會議,帶我去往仁波切喇讓的僧人說我們不一定能見到。不過,某個因緣可能在那時已經發生,穿絳紅鑲黃袈裟的阿嘉仁波切正站在門外,與一些僧人交談著。我就這麼容易地,見到了這位大仁波切。看上去他很平易,但也很忙。即便不忙也不可能多聊的,因為我不知從何說起,只能提出一個流俗的要求:可否合個影?
  如今重看合影,我顯得稚嫩,也不太懂與仁波切合影時須恭敬有加的規矩,但有些緊張,以致靦腆地含笑。仁波切那時也較年輕,笑呵呵的,有著從容的氣質。像這樣要求與他合影的來自四面八方的人一定很多。我的不同在於我從拉薩來,我的胸前戴著一枚尊者達賴喇嘛的像章,而阿嘉仁波切一定注意到,是不是因此爽快地面對鏡頭?這像章是我的一位遠親幾年前去印度朝佛後帶回的。在那段四處遊歷的時間,我常常醒目地別在胸前,只要有人問我他是誰,我就會語調緩慢地說:「他是我們的領袖。」那時不像今日,沒有幾個外人認得尊者,所以往往會因我的回答一頭霧水。
  第二次見到阿嘉仁波切是第二年,應該是一九九五年的初冬。不是在袞本貢巴,而是在拉薩的哲蚌貢巴(漢語稱哲蚌寺),我朝拜了措勤大殿三樓上巨大、精美的嘉瓦強巴佛(漢語稱未來佛),走出佛殿時看見排隊朝佛的信眾都轉身望著樓梯。詢問得知將有數位大仁波切亦來朝拜。等了一會,果然見到拉薩的德珠仁波切、安多的阿嘉仁波切等諸多高僧緩步走來。信眾們都躬身合十,期待仁波切們的摩頂加持。但我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這些仁波切中我只見過阿嘉仁波切,可我的眼前是最近官方電視播出、為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舉行的「金瓶掣籤」儀式上,這些仁波切包括阿嘉仁波切親臨現場,認可中共安排的情景。
  我並不知道其實仁波切們內心有多麼不情願參與這欺天瞞世的「金瓶掣籤」,直到多年後讀到阿嘉仁波切的自傳初稿,才窺見深掩在黑暗中、槍口下的真相。仁波切們雖然是信眾們頂禮再三的上師,卻是強盜手中任其擺佈的羔羊,已經有太多的事例佐證了這可怖的現實,原本依照藏傳佛教定制由尊者達賴喇嘛認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才六歲的孩童,竟於一夜之間被失蹤,直到今天也無人知其生死。
  我有所介意地看著阿嘉仁波切含笑走過,依次為虔誠的信眾們摩頂,其實錯過了與仁波切的親近。直到幾年後驚聞仁波切祕密出走的消息,才明瞭自以為是的我低估了仁波切的勇氣。袞本貢巴的一位僧人告訴我,當時阿嘉仁波切勸另一位大仁波切公開反對北京安排的十一世班禪喇嘛,慨然歎曰:「我們都是仁波切,死了還可以再來;可如果我們不說真話,就對不起把我們視為生命的人民。」阿嘉仁波切是否真的說過這擲地有聲的話,我從未向他求證過,但我初次聽到就沒忘過,是因為當即淚下……
  讓我再回憶一遍阿嘉仁波切的這本珍貴的自傳吧。
  對於藏人、蒙古人或者藏傳佛教信徒來說,阿嘉仁波切意味著什麼是不言而喻的。他是被稱為猶如黃金一般珍貴的傳承上的重要一環。不能中斷,否則整個傳承都會招致中斷的危險。然而,閱讀了阿嘉仁波切的自傳就會看到,這滅頂之災事實上多次降臨。第一次是他八歲的時候,他身為寺主的著名寺院——塔爾寺,在中共發動的「宗教改革」這個政治運動席捲下,數百位高僧被逮捕、被死亡,數千名僧人被迫還俗。有著無數寶藏、培育佛學人才的塔爾寺不但被砸、被掠,還曾一度被改為生產大隊。
  對於阿嘉仁波切來說,他遠在牧場上的父親與無數放牧牛羊的牧人,被拿槍的中共軍人從帳篷裡帶走,從此一去不歸,可能還不算是最慘重的打擊。令他至今心有餘悸的是十世班禪喇嘛留下懸疑的突然亡故,以及數年後因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的認證,中共與尊者達賴喇嘛決裂,而中共在這個極其嚴肅的宗教事務上蠻橫插手、弄虛作假,終究使得阿嘉仁波切在五十歲時不得不放棄寺院,逃往自由世界,去安放修行的心靈與記錄的願力。
  然而,阿嘉仁波切扣人心弦、跌宕起伏的自傳,讀來卻有一種安然、寬容甚至幽默的感覺,哪怕是在經歷令人心碎的遭際時。首先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心若不亂,再亂的世界又能奈我幾何?阿嘉仁波切包含了慈悲的智慧,總是將逆境及逆境中的戾氣化為烏有,這自然會吸引渴望不為形役的讀者沉浸其中。我雖為義務編輯,卻總是在反覆閱讀時得到超越文字本身的加持力。除了由他作為諸多歷史事件的見證人,在多少年以後披露的一個個祕辛令人震驚,比如與十世班禪喇嘛畢生相關的那些接踵而至的遭遇:作為持戒高僧的牢獄之災與媒妁之婚,作為民族靈魂的掙扎、力爭與奪命橫禍,作為菩薩再來卻人間蒸發、遺患無窮,等等,都揭示了那無時無刻、無處不在的「無形之手」,遠比命運和業力更專制、更殖民。當阿嘉仁波切與如今擁有各種虛職的嘉木樣仁波切在飛過拉薩天空的專機上,聽到時任國務院宗教局局長的葉小文得意忘形地洩露「金瓶掣籤」選十一世班禪轉世靈童造假的祕密時,如晴天霹靂被驚嚇得甚至不敢互看一眼。共產黨對藏傳佛教的操控與淩辱莫過於此。
  而我最難忘的書中片段,還是那個八歲的男孩,在參加了「揭開封建蓋子」的大會後,驀然發覺自己失去了一切:老師與同修,以及前世們累積的財產和傳下來的寺院。甚至,連身為一位高級喇嘛的僧舍或宅邸都被各懷企圖的革命者占據。他當時惶惑,孤單,但他看到被革命者從屋裡抬出去的小桌抽屜裡,他的玩具還沒被扔掉,立刻很專注地玩起了玩具……此刻,當我覆述時,仍有一種含淚微笑的感覺。
二○一三年七月三十日於拉薩

第一章 童年

乘願而來
  我出生於一九五○年,藏曆第十六繞迥鐵虎年。父親的父親是藏人,父親的母親是蒙古人。母親的父母都是蒙古人。
  阿媽對我說:「懷你的時候,我夢見我們蒙古包的天窗上游龍盤繞,親戚們、部落裡的人們,還有不相識的牧人,都捧著哈達從四面八方趕來了,朝我們的蒙古包頂禮膜拜,潑灑牛奶……」說到這,阿媽抹了抹眼睛,「這個夢,我誰都沒說,連你阿爸當時都不知道啊。」
  「為什麼藏在心裡呢?」我問。
  「在你之前,我生了八個孩子,眼看著那些尋找朱古的阿克們,經過我們的蒙古包,走遠了……哪敢想啊,怎敢相信真的夢見了這些。」
  阿爸告訴我的是另一個故事。說是我出生不久,恰好一位誦經師經過我們的蒙古包,就請他進來。
  「是兒子嗎?什麼時候出生的?」一看到我,誦經師開口了。
  「七天前,太陽快要出山的時候。」阿媽說。
  「正是虎日虎時呀,今年又逢虎年,三虎相遇,這孩子生來尊貴啊。」
  聽了誦經師的話,阿爸和阿媽樂得嘴都合不攏了。
  「不過,虎到底是猛獸,三虎相遇,這孩子的今後怕是……」
  「怕是什麼?」阿爸和阿媽的心又提了起來。
  「瓦日切不斷哪。依我看,單獨給他預備個木碗,保持清潔,再常薰著點這個……」誦經師說著留下了一小袋努桑秀巴。

  我的家鄉在西藏高原東北部的烏蘭淖爾草原。烏蘭淖爾是蒙語,為「多湖」之意。北邊是連綿起伏的祁連山。南邊是綠松石般的池秀結莫,這是藏語,意為萬湖之王;蒙語叫庫庫淖爾,漢語叫青海湖。歷史上,今天的青海省一部分、甘肅省的甘南州和四川省的阿壩州,都屬於西藏的安多地區。安多又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安多在藏語裡叫多堆,下部安多在藏語裡叫多麥。我的家鄉,就屬於西藏安多地區的多麥,現在被改為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縣。
  烏蘭淖爾的春天盛開著各種各樣的野花,有藍色的邦錦梅朵、毛茸茸的鹿茸花、黃色的邊瑪花、粉紅色的苒麻日花,還有許多我說不出名堂的花兒。花叢之間飛翔著白色的蝴蝶,我們叫白度母;黃色的翅膀上點綴著黑斑的蝴蝶,我們叫老虎;還有從不蟄人的大蜜蜂,我們叫念經頭,以及揹著小箱子似的瓢蟲……
  綠茵茵的草甸如同鋪展開來的柔軟地毯,一直延伸到看不見的遠方。這之間,星星點點地散落著白色的蒙古包和黑色的犛牛毛帳篷。遠看去,白色的蒙古包像一朵朵草叢中鑽出的白蘑菇;而牛毛帳篷,像是一粒粒黑色的珍珠藥丸。精靈的藏系羊成群結伴,頭埋在青草間,你爭我搶地吃個沒完。而穩健的犛牛則漫不經心地將綠草捲到嘴中,淘氣的小牛犢跟在身後,相互追逐,嬉戲玩耍。偶爾,天地間會三三兩兩走出騎馬的牧人,雖然彼此並不相識,但迎面遇上,總要高揮手臂,熱情地招呼,甚至停下來詢問對方的草場和牛羊,不知情的人會以為他們是久別重逢的老友。不過,要是真正遇上了老友,那就不但要翻身下馬,把臂問候,還要坐下來暢聊一番,如果帶著酒囊還會豪飲一場。
  當秋風挾著雨雪不由分說地掃過草原,草場便一片片地褪去綠裝,換上金黃色的秋裝。牧民們便忙於儲存牧草和耐心地尋找避風而溫暖的冬窩子。在冬季到來之前,他們必須把膘肥體壯的牛馬和羊群集中趕到足夠安全的地方。草原的冬季蕭颯、靜謐,有時候雪花會靜靜地飄上幾天,躲在暖融融的冬窩子裡的牲畜則很是自在,盡情地享受著主人為牠們備下的草料。但有時候會轉為暴風雪,這對牲畜來說是難熬的。春夏秋冬,就這麼不斷地更迭,草原上的人們也就這麼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一九五二年盛夏,烏蘭淖爾草原又迎來了一隊尋找轉世朱古的僧侶們。縱馬馳奔中,那飛揚的絳紅色袈裟越來越清楚了,領頭的強佐頭戴寬沿貼有金箔的紅帽子,斜挎著黃色錦緞筒,又威嚴又神祕。
  據說他們已在別的部落和村莊停留過。篤信佛法的蒙、藏農牧人,把他們視為最尊貴的客人,恭恭敬敬地招待了一番又一番。我們的百斯部落當然也不例外,除了端上熱騰騰的奶茶和油炸寶日擦以外,還會端上酸奶米飯,甚至用肉腸煮了掛麵,用酥油烤了鮮蘑菇。並且,個個爭搶著回答來訪僧侶提出的各種問題。
  現在,這隊僧侶又騎上了馬,緩緩地來到了我家的蒙古包前。阿爸阿媽別提多高興了。說來也巧,那幾天,我家的母牛剛剛生下小牛犢,阿媽就把那濃釅得差不多凝成了凍的鮮奶,煮得開了又開,而後,放了糖和野菜。這時,據說不及兩歲的我睜開眼睛,翻了個身,竟然拽著那強佐的袈裟,不肯鬆手。
  一邊的僧人彎下身子,看著我,開起了玩笑:「沒有這孩子,就喝不到香噴噴的奶啦。啊,我的耳朵有沒有了?這味道香得來把我的耳朵割下都不覺疼啦!」
  那強佐目不轉睛地看了我好一會兒,才拿出一副眼鏡、一隻木碗、一串念珠、一支筆,還有一卷舊經書以及其他物品,將它們混在一起讓我辨認。同時,還與我的阿爸和阿媽對證了我出生前後的一些細節。
  這一行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就離去了。後來,阿爸得知,這隊僧侶來自著名的袞本強巴林,即漢語說的塔爾寺,而此行,正是為了尋找塔爾寺寺主——尊貴的第七世阿嘉仁波切的轉世。在那些讓我辨認的東西裡,就有第七世阿嘉仁波切的物品。不過,這隊僧侶除了測試我和我們部落的另一個小孩,還在別的部落測試了十幾個小孩。究竟誰能入選,要由班欽仁波切最後占卜。
  阿爸和阿媽天天在佛像前祈禱,不時站在門外,凝望遠處。
  一個太陽初升的時刻,天空和大地被染得一片金黃,晶瑩的露珠在盛開的鹿茸花上閃耀著瞬間的光彩。阿爸和阿媽的視野裡出現了一隊僧侶,他們立刻雙手合十。
  在我們烏蘭淖爾草原延續著這樣的風俗:出家的孩子越多,這個家庭就越被尊重,而其中的一位出家人如果是朱古,榮耀還會成倍增加。這是因為朱古甘願放棄佛界淨士,降至人世間普渡眾生。
  可能是出於對即將出現的結果無法揣度的心緒,阿爸阿媽沒有像其他牧人那樣站在蒙古包前迎接,反倒緊張地躲進裡面,悄悄掀開門簾的一角,屏息凝視著那隊人馬漸行漸近的身姿。刹那間,我家的火眼狗叫了起來。那是怎樣難以抑制的激動啊!我阿哥飛奔而出擋住火眼狗,阿媽緊隨其後,手心朝上,伸出雙臂,彎下腰,表示歡迎這隊盼望已久的客人,而他們縱身下馬,接踵走進我們的蒙古包。還是那位領頭的強佐,戴著防雨金帽,從懷裡掏出長長的囊佐哈達,雙手一抖,獻給了阿爸和阿媽,接著又摘下錦緞筒,層層打開,現出了被折成三折的小紙卷。這是一份正式公函,還加蓋了塔爾寺的印章。強佐小心地托起,高聲念了起來——我被認定為第七世阿嘉仁波切的轉世了!阿爸阿媽激動得竟一時說不出話,良久才想起向尊貴的客人磕頭還禮。
  多年以後,我才知道,當我和其他十幾個孩童的名字,被一起呈送給班禪喇嘛時,是的,就是我們熟知的班禪大師,那時他年僅十二歲,卻毫不猶豫地,指著我的名字說「就是這個」,還在上面畫了個圓圈。這份帶有班禪大師手跡的文件,至今還保存在塔爾寺我的嘎日瓦內。
  在藏地,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口諭就是律法,也就是說,再不需要任何手續即可以執行,但這一次卻遭到了嘉雅仁波切的反對。嘉雅仁波切是班禪大師的經師,也是我的舅舅。為了更加公允,他建議班禪大師對所有候選靈童再逐個測算。大師點頭。於是選出了三名候選靈童,代表阿嘉仁波切的「身」、「語」、「意」,並在塔爾寺大金瓦殿宗喀巴大師的紀念塔前誦經祈祝。當時,班禪堪布會議廳的官員們、塔爾寺的法台及仁波切們、我們百斯部落的王爺以及附近各村落的千戶都參加了。
  這次採用的是搖霰日的方法,也是西藏認定轉世靈童時常用的方法:先把靈童的名字寫到同樣大小的紙條上,裹成紙卷,再用捏好的糌粑將紙卷一個個地放入其中,並捏成大小相同的糌粑團。經過莊嚴肅穆的誦經之後,把這三個糌粑團放入一個高腳陶碗,由主持儀式的高僧站在高處,舉起碗,輕輕右旋搖轉,直到其中一個糌粑團自然跳出,這就是最終要被確認的轉世靈童,代表仁波切的「意」。如果同時跳出兩個糌粑團,就要淘汰碗中那個,再施以同樣的方法。這時,要由四位僧人拉緊一塊黃色緞子,接住蹦出去的糌粑團。

  那天,班禪大師親自主持了甄選第七世阿嘉仁波切轉世的搖霰日儀式,他邊誦經邊搖動著高腳陶碗,很快,一個糌粑團蹦了出來。班禪大師於是雙手拾起,慢慢打開糌粑團,裡面的紙卷上寫著我的名字:永中多傑。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