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雙槍馬坤(絕版) | Two Gun Cohen

[1111MA026]
作者:丹尼爾.賴維
Author:Daniel S. Levy
譯者:杜默
25開 496頁 平裝
ISBN:957-031-680-2
CIP:873.538
978-957-031-680-3
初版日期:2001年08月20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480| 會員價: NT$40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本書版權已到期,不再銷售,請見諒。

‧本書為一本傳記,作者從上千份文獻、數百本參考書籍和與上百位相關人士的訪談當中,試圖建構一個人物的生平,並且用一個人物來反映歷史。
‧這個人叫做莫里斯‧柯恩(Morris Cohen),他不會說幾句廣東話,也寫不來中文字的複雜筆畫。而很多中國人聽不懂柯恩帶著家鄉口音的英文。然而,柯恩這個生於波蘭的冒險家,這個偷扒賭騙無所不精、打過警察坐過牢、愛吃愛錢的矮胖個兒猶太人,竟被近代中國尊為國父的孫逸仙看上,隨侍在旁當保鏢,還得到一個「雙槍馬坤」的外號。
‧作者從柯恩的童年開始,講他在英國倫敦的猶太聚居區過著窮苦日子,並描述猶太人自十九世紀以來的坎坷遭遇;然後從柯恩去加拿大加入開墾行列,講到十九世紀歐美移民在加拿大拓荒的辛苦過程;從柯恩與中國人的交往,講到早期華人在海外所吃的苦與所受的歧視;從柯恩對孫逸仙的崇拜,講到現代中國建立的過程中那一段紛亂的歷史。

Daniel S. Levy(丹尼爾‧賴維)
《紐約時報週刊》記者。

譯者簡介:
杜默
資深文字工作者。曾任叢書主編、雜誌執行副總編輯,歷任首都、自立、中晚、中時、自由各報國際新聞中心。譯有《聖經密碼》、《開始》等無數作品。

傳記,記錄的是某個人一生所遇到的事與人,以及他所做的抉擇。
讀傳記有趣的地方在於了解此人的個性,看他如何變與不變。
大人物往往因為參與了世界大事,因此他的傳記常讓人看到:
歷史,以這個大人物為中心,在他站的那個地方轉了彎。
至於次要人物的傳記——假如寫得好——
則常常能讓人看見庶民在大時代之中的努力與無奈;
以這個人物為焦點,歷史浮出了更細膩的輪廓線與更深一層的背景。

本書《雙槍馬坤》屬於後者。
這個傳主既非歷史要角,也不是正派模範,
但以其出身和跑遍大半個地球的經歷而引人入勝。
就性格與成就來說,莫里斯‧柯恩這號人物實在稱不上值得尊敬,
但有意思的是,這個人對於自己的人生絕不聽任別人安排,
而總要抓住對自己有利的機會,這倒是夢想家的特色。
此外,喜歡讀近代史的讀者,可以透過本書對幾位民國人物的側寫,
得到一個更立體的角度來認識他們。

而我覺得,本書最有意義的是,作者循著柯恩的足跡,
仔細記述了好些個我們所不熟悉的歷史時空,
例如猶太人在東歐被壓迫的經過、十九世紀的倫敦底層生活等等。
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不管置身歷史的哪一個角落,那都是自己的一生。
如何對於活在大時代之中的「人」有所同情和理解,
是身為傳記讀者的我們應該學習的吧。

前言
第一章 序幕
第二章 迫害猶太人
第三章 貧窮而自由的童年
第四章 感化研習所
第五章 新世界
第六章 每一分鐘都有一個蠢蛋誕生
第七章 我的中國朋友
第八章 客倌當心
第尢章 加入一次大戰
第十章 戰後,前途黯淡
第十一革 孫逸仙
第十二章 群龍無首
第十三章 動亂的時空
第十四章 軍火買賣
第十五章 日本人來了
第十六章 拘留營裡
第十七章 遇見茱蒂絲
第十八章 迷思
第十九章 日薄西山
附錄 文獻與參考書目

第一章 序幕
廣東,一九二七年十二月

  莫里斯‧柯恩站在珠江南岸,手裡拿著望遠鏡,望見對岸共軍正在蹂躪著他的第二個家鄉。自從在香港聽到共產黨在廣州暴動的消息。這之後,他幾乎未曾闔眼。現在他結實的臉上滿是鬍鬚。他需要洗個澡,身上那套白色薄西裝也該換了。而西裝下鼓起的,正是他最信賴的兩把史密斯暨威森手槍(Smith & Wesson)。柯恩最近才擔下了新成立的中國中央銀行警衛長一職。國民黨內鮮少有西方人能和他一樣升為高階將領。接到暴亂的消息之後,柯恩急忙趕回香港察看存放公帑的保險庫。但是共軍四處燒殺擄掠,使得他無法回到辦公室。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烈焰噴出樓房的窗戶。「共產黨佔據了廣州市,長久以來的恐怖升到了最高點,」柯恩描述著當時的無政府狀態說:「他們殺人放火,城裡有十分之一的地方陷入火海。」
  四十歲的柯恩曾是孫逸仙的貼身護衛。現在,他在李福林的邸宅內等候;李福林則與國民黨黨員在河南島集會商討反撲行動。柯恩在李宅內想找點事做,腦中一直出現火燒廣州的景象。他憶起了小時候猶太人在波蘭受迫害的情形,以及家人說過的猶太人被天主教鄰居欺壓的故事。這時候,河對岸的共黨是極盡破壞之能事。美國領事哈斯敦(Jay C. Huston)寫到他所目睹的情景:「一名女廣播員高呼,只要加入共產黨就可以領到一隻槍和二十塊錢。她還說加入紅軍的人可以任意搶劫,而且將來吃穿都不用愁。」
  共黨希望藉廣州暴動來收復年初的失土。四月,蔣介石領導的軍隊與令人聞之喪膽的青幫聯手在上海殺了大批共黨份子。到了秋天,共產黨在幾個中原省分發起一連串暴動,但都告失敗。不過他們並不灰心,他們在蘇聯領導史達林的指導下,決定把火力集中到廣東省及其省會廣州。他們策劃攻佔軍事和警察總部,並發給工人武器。如此一來農民將可殘殺地主,侵佔土地;工廠工人殺害工業家,奪取生產工具。收藏在國庫的戰利品將歸還給人民。控制廣東省之後,共產黨希望共產革命火焰能向外蔓延,最後席捲整個中國。
  共產黨人預先囤積手槍、步槍、手榴彈。不料消息走漏,警察和武裝車隨即上街臨檢路人,起出了藏匿的武器,還發現了紅軍。共產黨於是決定加速奪取政權。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清晨三點三十分,共產革命份子攻佔了許多目標中的基地,但未能佔領彈藥庫和重要軍事指揮中心。而由於計劃過於草率,農人沒有集體起義。加入革命行列的民眾武器不足,也缺乏組織。不過紅軍揮舞著鐵棒和短刀,還是傷了不少百姓,破壞了許多民房。不少人趁火打劫,搶走椅子、電風扇和家用器具。
  不久,數萬國民黨軍隊及中國海軍和外國海軍開始反擊。砲艇從海上向紅軍發射砲彈,以掩護士兵上岸。柯恩搭上船,與士兵一起靠岸。柯恩回溯登陸的情形:「我們大舉反攻。這群共產黨人受到徹底的教導,打到最後一個人倒下才罷手。」
  逃命的紅軍沿路掃射機關槍和丟炸彈。他們在反撲的國軍面前逐步撤退,一邊打家劫舍,焚燒了一千多間民房,沿途還殺害了死守家園的老婦。柯恩所搭的船要靠岸的時候,狙擊兵從窗戶向他們射擊。這時,十名短髮、戴著有舌帽的年輕婦女從附近的小巷跑出來,沿著堤岸站立,對準柯恩的船連連開槍。和柯恩在一起的士兵,剛開始被這些婦女的裝束嚇了一跳,不敢開火反擊;猶豫不決一會兒之後,他們還是拿出了武器把對方擊倒。最後中彈的一名婦女在倒地之前還不斷開槍射擊。
  柯恩提起他五尺八寸的健壯身軀,跨過地上滿是鮮血的屍體,朝銀行而去。銀行樓房還在著火。他和其他士兵組成救火隊來滅火。火撲滅後,柯恩巡視了殘破的現場,然後向蘇聯大使館前進。城裡落荒而逃的紅軍全扯掉了臂膀和脖子上的紅布條,以免被看穿身分。然而老天不肯幫忙。「在紅軍暴動的那兩三天,天氣相當暖和,」哈斯敦寫到:「無產階級企圖在短時間累積掠奪來的財物,各個汗流浹背,脖子上都留下了紅色的印子。」紅軍行動潰敗後四處可見丟棄的紅徽章。可因為天氣的關係,他們脖子上都留下了紅漬。當士兵、刑警和機槍兵在城裡挨家挨戶搜查可疑人物時,屋中若有人脖子上有紅漬,不僅這人立刻被處決,屋裡其他許多人也難逃一死。」
  柯恩稍早透過望遠鏡看到的共黨暴行,跟接下來國軍的洩恨行為比起來也不算什麼。士兵們逮捕了約一千名與共黨來往的組織的成員,將他們趕進一家大戲院。接著把這些囚犯分成五十人一組拖出來射殺。「這場仗主要是處決人犯,從那天一早開始,一連好幾天。」廣州基督學院的歷史教師鄂爾‧史威雪(Earl Swisher)寫道:「赤色佔領之後的白色恐怖更是駭人。處處可見殺人的景象。水溝裡堆放著死人,同時國民黨貼出告示,指控共產黨犯下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等禽獸不如的罪行……大家不僅主張把他們處死,還要求把他們碎屍萬段。光這樣還不能補償他們的罪行,因此,必須草除根。」
  警察屠殺人民,群眾則在旁歡呼。一名老店主沿街走著,劈開被處決的共產黨人的頭顱。他的商店已化為灰燼,家人僅剩無幾,幾乎全部遇害。他用手抓起還溫熱的腦漿,再咒罵幾具,把它甩到地上。遍佈在河裡的屍體使河水停止了流動。「火燒味和屍臭味瀰漫,景象令人望之作嘔。」美國領事館副領事菲德瑞‧辛克(Federick W. Hinke)寫道:「行人得在死人堆中小心走,繞過一灘一攤的血,避開頭上垂掛的電線,慢慢跨過散落的磚塊,再經過正在裝載死人的卡車。警察指揮著膽大冷靜的人將處死的屍體丟上卡車。卡車裡有些『身體』還顫動著。」
  蘇聯領事館估計也會遭到攻擊,於是預先把一捆捆信件和政治文宣丟進燃燒的火爐中。國民黨士兵抵此,發現了藏匿的武器和彈藥。他們把若干領事館人員壓出去斬首。張發奎將軍指示柯恩進入使館。柯恩請英國海軍少校傅瑞(Cyril M. Faure)和一名資深法國海軍軍官協助他檢查整棟建築。使館中一片混亂。傅瑞指出,士兵們翻箱倒櫃,「似乎想敲開所有的保險箱並把文件通通丟到地上。」柯恩的搜查隊把整棟樓仔細查了一遍,發現了地圖和無線電發報機。他們把紙張和地圖收攏,放上卡車,再一箱一箱送進柯恩在維多利亞旅館內的房間。柯恩同時發電報給香港警察單位,請他們安排局裡一名俄羅斯籍中尉前來翻譯這些文件。由於文件太多了,根本整理不完,因此過了午夜,柯恩又跑到附近找朋友歐格‧費希耶(Olga Ferrier)。柯恩用力敲門,吵醒了費希耶全家,包括他丈夫及五個月大的兒子亞瑟麥可。
  柯恩請到了俄羅斯裔的歐格來幫忙。美國領事也找到一名會說俄語的人加入。幾個小時過去,一群翻譯員喝著費希耶用俄國炭燒茶壺所泡的茶,啜著白蘭地,發現了鑿鑿罪證。「我找到了許多可以排除我們疑慮的文件,足以證明政變是由他們發起的,」柯恩在不久後這樣寫到。他們甚至發現了一份蘇維埃間諜名單和一份在印尼發起暴動的計劃書。英國少校傅瑞的報告則指出:「總之,共產黨組織農村革命,企圖利用消除國軍戒心和武裝農人等手段來奪取政權,這是不爭的事實。大地圖和祕密發報裝置被發現,這顯示蘇聯領事館很可能是革命的指揮總部。」
  共產黨和國民黨的對抗時期,數千人喪生。廣州市過了幾個星期後才恢復平靜,河面上漂浮的浮腫屍體也流向南海。一待事態平靜,柯恩決定到香港好好兒渡個假。他帶著歐格一家人,為他們安排旅程以回報歐格。他把他們一家安置在香港半島酒店最高級的套房,不斷給他們送香檳,並為他們舉辦柯恩自謙是「一、兩場」的宴會。
  莫里斯‧柯恩的社交宴總是絢爛繽紛,一如他這位矮胖鬥士的一生。他活在二十世紀初中國的烽火之中,周旋於俄國、日本軍事外交勢力及共產黨、外籍傭兵之間。生於波蘭猶太人受迫害的煉獄時期,他早識戰火滋味,練就了一身應戰工夫。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