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迷幻藥,外星人,還有一個化學家 | Dancing Naked in the Mind Field

[1111MA009]
作者:Kary Mullis
Author:Kary Mullis
譯者:莊安祺
25開 268頁 平裝
ISBN:957-846-883-0
CIP:307
978-957-846-883-2
初版日期:1999年05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50| 會員價: NT$21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本書庫存不足,暫不出貨。

本書作者Mullis是一位生化學者,以其革命性的PCR發明獲得諾貝爾獎。(PCR是現今有關DAN比對和鑑定之所以準確的功臣。)但是在傳媒的報導中,他的名字經常和「怪人」、「狂人」連在一起。喜歡衝浪,喜歡女人,偶爾服用禁藥。所有「科學家」的框架放在Mullis身上全不適用,他的叛逆行徑和他在DNA領域中的成就一樣出名。他曾以DNA專家的身分參與過喧騰一時的辛普森案審判。也曾遭遇類似外星人綁架事件,還遇過能以心靈力量突破時空限制的人。此外,Mullis絕不接受未經驗證或證據薄弱的科學假說──即使該話題已被世人視之為當然。他勇於提出極具顛覆力但言之成理的看法,因此成為爭議人物。本書是他狂野、真實,又極具人文關懷的最佳寫照。

你覺得,科學家是什麼樣的人?
大多數人多半只是把科學家的名字和他的貢獻連在一起,
鮮少從一個「人」的角度去體貼他們的生命過程。
也許,太多科學家的傳記把這一群人描寫得過於厚重,
以致大家認為,科學家生來呆板,不可能擁有迷人的個性。

介紹你讀手上這一本書,改變一下對科學家的看法。
本書是一位科學家的自傳,不過,放心,
他沒有搬弄難懂的專業字彙或概念,他知道那會把讀者趕跑;
他也不細數瑣碎的個人記憶,因會那會讓別人覺得無聊。
他暢談的是自己重大的生命經歷,比戲劇還要真實;
他對於世界很有看法,欣賞事物的角度幽默又犀利。
這些個章節,讀來趣味十足,活潑靈動。
此外,他對於自己的榮譽一筆帶過,
反而花不少篇章提出對於若干重大科學議題的反省,
從他所抱持的態度和傳達的觀念來看,
科學家值得尊重,乃是因為他們具有求真的精神,
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絕對不是因為他們所佔據的地位。

作者曾獲諾貝爾獎,他的貢獻非常重要,
將來必定會在科學和文明進展史上留名——
但是,在你還沒有因他的成就而曉得他之前,
請先用交朋友的心情,來認識他的生活與冒險。

今晨我騎著腳踏車賣力爬上拉荷亞的蘇里達山,拚命吸吐著氣。我就像逃避掠食者的動物一般,釋出水蒸氣和二氧化碳──這兩種都是造成溫室效應的氣體。所謂溫室氣體,意即光線由太陽向下照射時,會穿過水和二氧化碳,光線射抵地球,使地面溫暖。(太陽在白晝時的強度,相當於在地球每一平方呎上有一百瓦的燈泡直接照射。)

暖和的地面為了冷卻,會放出紅外線光。紅外線光有點像小旅館浴室裡的紅光燈泡。由和暖地球釋出的紅外線朝上空放射,但不會離開地球,不會穿透水蒸氣或二氧化碳,而會被吸收,使得大氣加溫,這就稱作溫室效應。溫室效應使的得地球和暖得只需穿短恤衫和短褲,也使得大汗淋漓的單車騎士沿山路下滑,一路釋出水蒸氣,卻不致招引北極熊。在下坡路上,我心生疑惑,這聯合國氣候變遷跨國小組(IPCC)是否透過某人造衛星監視我,記下我對於全球氣溫上升的可惡而不必要的貢獻。這些國際官僚流氓每年有十億美元以上的預算,誰知道他們會拿這筆錢幹什麼好事?好啦,或許我對IPCC反應過度,但他們的確惹來一大堆麻煩,而我們竟仍樂於掏出荷包,恰似多年前另一個國際官僚組織天主教會失控,我們也還是付款支持宗教法庭。我們又被耍了一次,而且得來大錯特錯的資訊。我們愈是繼續給這些寄生蟲錢,他們存在的時間就愈長,而他們愈能以「挽救我們免受自己傷害」之名造成傷害。天主教及其修正主義派的基督教會黨羽,把我們應納的稅訂為收入的百分之十。而整個兒的氣候控制卡特爾──任何一個為了測量某一項氣候變數而向我們要錢,並宣稱該氣候變數在某形式上有所變異的人,皆在此列──現在所耗用的世界資源,比我們過去拿來對付諸如某人可能毀滅世界的資源還要多,而以前還不必擔心若干關心團體的報復呢。真是瘋了。這種針對氣候改變而成立的跨國小組不但瘋狂,還讓人難為情。此外,它也很有一種夜郎自大的味道。從前,希臘人中若有誰覺得自己(而非諸神)能掌控自己的生命、天氣或其他無以操控的事物,便會得到「驕矜」之稱。如果光是難為情或驕矜這類的罪,我還不會太在意,畢竟人是需要工作的。然而,唯當你做的事能使掏荷包的人受益,這時你才應領受薪水。目前人類預測長期氣候的能力,和擲銅板猜測相去不遠,那麼我們為什麼還繼續付錢給大批假裝為地球發言的科學家和官僚呢?他們宣稱我們可以改變世界,而改變可以是永久的;他們願意告訴我們將如何改變。現在,美國氣象單位對於未來的說法保守多了,他們不願再做九十天期的氣象預報。他們原本有做,但後來發現擲銅板的準確度比一大群電腦科學家的預測還正確,而且便宜。幾乎每個月,各式政府機構和政府基金贊助的研究團體,都發布欺瞞社會大眾的新宣布。他們說,我們每一次發動汽車,就會造成溫室氣體;每一次我們的冰箱、冷氣機或噴霧罐洩出冷媒,就破壞臭氧層,造成全球所有生命的焚化毀滅。然而就全球的氣候史來看,實在沒有理由認為人類活動會造成氣候破壞性的變化。

八0年代究竟怎麼了?我們為自己帶來的問題,就算不如一場世界大戰那樣暴力,卻也同樣昂貴。大家是不是都忘了,我們只不過是大型的螞蟻?你相信嗎:由於大部分的宗教都已喪失其魅力,所以我們突然自以為是神,自恃為地球的主人和眾人的守護者?以為在今日這神聖的二十世紀,這氣候世紀00一年,人類主宰地球元年,今日地球的氣候狀況應永遠不變;以為所有優秀的物種都已經存在,任何一種都不該滅亡,也不歡迎新的物種;生物學不得再發展;環保署和IPCC掌控局面;演化已經結束──是這樣嗎?我記得一幅漫畫,一個穴居人在自己的洞穴前抬眼望著閃電,指著洞穴口的熊熊火光大罵自己的伴侶:「都是你害的。」地球的未來和群聚在其汪洋之濱的生物並不相干。我們只是在這裡作生命之旅,而且旅途並不平順,一向如此。一千年前,維京人出航所探所的世界,比現在這個世界溫暖得多。自那時起,氣候變得冷,十九世紀更冷。這並不是因為維京人的船隻或西班牙的馬在加州罌粟花上拉屎而造成的。整個地球都變得冷很多,美國西岸也乾旱得多,這個原因唯有各大行球和太陽才能負責。當時西班牙想要在加州開化並奴役印地安人,一方面要他們為教會耕作,一方面又拯救他們的靈魂,但印地安人嘲笑白人,說白人的神無法降雨灌溉白人的農作物。天氣愈來愈冷,愈來愈乾,這是因為地球和我們主要熱源太陽的角度及距離有了變化──既非維京人或西班牙人所能估量,亦非他們所能影響。我在蒙多賽諾的小屋覺得稍有涼意,但我不會太擔心溫室氣體或臭氧的問題,只是移向火爐取暖。我們不可能按照自己的喜好來調整地球和太陽的相關位置,我們不可能確保下一千年聖地牙哥的平均氣溫是舒適的攝氏二十度,但我們可以不要再為大氣層內我們不懂的瑣事煩心,我們可以不再操心如何掌控它,因為我們和它根本沒有關係。它原本就不穩定,也許在未來的世紀會變更冷──也可能變熱。約在一萬一千五百年前,地球表面的溫度開始升高,持續約十萬年的冰河時期結束,氣溫比現在低攝氏二十度。目前我們處於兩個冰河期之間,這對於「智人」(Homo sapient)可真是段假期,可以坐在陽台涼椅上欣賞日落,可以修剪草坪而不必鏟雪。

還有另一個間冰期,愛米恩時期(the Eemian),大約在十二萬年前結束。由樹木年輪和南極鑽探冰核的資料看來,那時也是很舒適的假期。當然,我寧可衝浪也不要滑雪,但在邁向下一個千禧年之際,我似乎不怎麼走運,因為我們又回到另一個冰河期。其實,比起現在我們所享受的溫暖,寒冷在地球是更普遍的氣候。如此說來,究竟是誰在囉嗦全球氣溫升高的問題?是不是滑雪人士?反正一定不會是愛衝浪的人。研究全球氣溫升高的專家,例如氣候模擬設計專員、所謂的大氣環流模型設計者(general circulation modelers)、甚至在好天氣也不出門的電腦專家,他們寫程式交給IPCC的老闆,他們預測全球氣溫即將升高,而罪魁禍首就是我們人類排放的氣體──這就很讓我們關心自己在這整個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我們不擔心,很可能就不會付他們薪水了,就這麼簡單。如果我們乘太空船航行到地球,發現這裡的氣候一直保持穩定,那麼我們或許會認為地球上有某種微妙的平衡,我們不該干擾,或許那時我們就有理由請專家或神父來了。但現在情況並非如此,我們在這個星球上演化發展,經歷某些非常嚴重的氣候變遷階段。情況及嚴重,以致數百萬年後,許多物種滅絕之後,我們還可以見到那些變化所造成的影響,因而針對完全不同的氣候時期,取了如「石炭紀」、「白堊紀」等名稱。我們現在沒有理由認為一切會保持不變──不管有沒有我們。地球是個龐然大物,莊嚴肅穆地在太陽系內繞行,感受到太陽、諸行星及其衛星,以及小行星的萬有引力,偶爾會遭到如撞上木星的休梅克-李維這樣的彗星撞擊事件,它順從了月球的引力,以潮汐回應,它的電離層朝向太陽風,也感受到木星輕微拉動它的引力,但這個藍綠色的星球承受了下來,並不會向人類或螞蟻屈服。

地球的溫度,肇因於它繞行太陽的軌道規模及形狀、地軸偏向軌道的角度、放射性衰變及地殼下深埋的重力熱(gravitational heat)、由混沌之初就在這裡的元素,以及誰知道還有什麼別的。但我們不是因素之一。我們是一塊大石頭表層上薄薄的一層苔蘚,只是能說話、有思想、會生寶寶的一種小小生物現象,可是我們的作為,連輕搔我們星球鞋底的癢都辦不到。我們在這星球的外皮挖掘撿拾,畫下小小的方格將土地佔為己有。我們遙望群星,想著它們乃為我們而造。雖然眼見世界的雄偉壯麗,卻依然夜郎自大。我們是不是因為怕黑、怕死,因此自我膨脹,自詡為眾生之王、萬物之主宰,地球的守護者?在手電筒經常會因電池沒電而置身漆黑的情況下,我們怎麼能僭稱自己是主人呢?在突然失去視力的時候感到恐懼,這是行星的主人該有的感覺嗎?如果把這個星球上所有的能源模式都綜合起來,我們還是有許多不解之處。其實手電筒不亮並無奧祕,如果沒有它是黑暗的,那麼有它也一樣是黑暗的,我們只是看到一些管道,但總共有數以百萬計的管道。不論我們的燈多麼明亮,世界上依然有很大的領域是我們看不見的,我們耳朵所聽者,也只是全世界聲音極其微小的一角;我們的手指觸摸感受不出細微的組織質地。就算用盡我們所有的工具,山巔的長管、太空中的哈伯望遠鏡,我們依然看不見在四周旋轉、震動、隆隆作響的各種各樣複雜的能量,日以繼夜,年復一年,千年又千年。身而為人,我們應抱因活在這個世界上而感到幸運,因萬事萬物的廣大無垠而感到謙卑。喝杯啤酒,放鬆自己。歡迎來到地球,一開頭你可能會覺得有點迷惑,所以你必須一次又一次回到這裡,直到真正能享受人生。天並沒有塌下來。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