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紅色九號 |
八仙塵爆臺北慈濟醫院救護紀實
[1111CE045]
作者:趙有誠暨臺北慈濟醫院團隊 / 口述‧吳惠晶 / 採訪
15*21cm 280頁 平裝
ISBN:978-986-213-718-5
CIP:415.224
978-986-213-718-5
初版日期:2016年08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5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今年6月27,是八仙塵爆一周年,但因此事件受傷的年輕孩子卻還未脫離復健的苦海,血淋淋的教訓中,人性的光輝,讓受苦難之人,有了存活的力量與勇氣。
本書記錄自八仙塵爆意外發生當夜,台北慈濟醫院搶救過程、病人及家屬的心路錯愕起伏、生離死別、志工與非醫療團隊群策群力助人經過,十分感人。
為感恩臺灣醫界全力動員搶救八仙塵爆患者,謹以臺北慈濟醫院做為全臺搶救醫院「以愛付出」的五十二分之一縮影,見證臺灣醫事從業人員,奮不顧身、不眠不休的兢兢業業,以搶救生命為使命的職志精神,虔誠祝福四百九十九位八仙塵爆受創者,與他們的家人們早日重回生活常軌。


趙有誠(臺北慈濟醫院院長) 暨 臺北慈濟醫院團隊 / 口述
吳惠晶 (人醫心傳雜誌編輯 ) / 採訪


共創醫療、愛的奇蹟 / 林俊龍
塵淨光生道感恩 / 趙有誠
2015年6月27日星期六,夜深
擺渡生死河
漫漫長路,陪你同行
傷要好,心也要好起來
院長爸爸與合心協力的團隊
你就活在我的傷疤上
最後一位出院的點點
有一種辛苦,是用「幸福」來形容
後記
附錄一
2015年八仙塵爆臺北慈濟醫院關鍵記事
附錄二
慈濟關懷八仙塵爆統計數據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夜深


聽到「紅色九號」,全院同仁心頭一驚,因為在臺北慈濟醫院,這大量傷患的廣播代號,只有在演習時使用過,從不曾真正發生,許多人先愣了一下,接著,能放下手邊事的醫護立刻放下,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急診室支援......
周末夜的這天
周六又逢學期結束,真是一個讓人想放輕鬆的歡樂夏夜!
晚間九點過後,各媒體開始不斷播出新聞快報:新北市八里八仙樂園,發生粉塵爆炸意外!
電視螢幕不斷播出現場塵爆的影片,在熊熊烈燄中,黑色竄逃的身影,觸目驚心......好多好多的年輕人躺在地上或手或腳,拖著大面積的脫皮等待救援......
「請你連繫一下新北市消防局,告訴他們,臺北慈濟醫院可協助救治傷者。」趙有誠院長一得知消息,就先交代急診部的楊久滕部長。
不過,八里的八仙樂園災難現場,附近大醫院不少,到臺北慈濟醫院,至少需要四十多分鐘的車程。第一時間,救災相關單位研判八里附近的醫院應該足夠收治這些傷者,加上現場的混亂,讓主責救災人員難以釐清到底有多少人受了傷?所以一時間也沒有想過要送到較遠的外圍醫院。
儘管訊息未明,院長仍然指示要做好各項準備,通知各級主管多收集訊息,主動待命。
九點半左右
急診室何耀燦主任接到一通電話,神色嚴肅,回頭大聲告訴急診團隊:「八仙樂園發生的爆炸,聽說已經有上百人受傷,現在傷患陸陸續續往外圍醫院送,院長說可能會送到我們這邊來,要大家做好準備。」
原本就分身乏術的急診醫護們,正忙著接收不斷來求診的病人,忙著處理這些或噁心嘔吐、頭暈、發燒、肚子痛、或車禍等等一堆因突發狀況而來病患。聽到何主任交代八仙塵爆的最新消息,急診團隊滿臉困惑:
「爆炸?是什麼東西爆炸了啊?」
「八仙樂園離這裡有點遠欸,真的會送來嗎?」
「上百人受傷?有那麼嚴重嗎?」
一輛急駛而來的救護車,在和急診負責檢傷的護理師楊媛婷交接病人時,隨車救護員特別提醒:「八仙樂園受傷的人太多了,可能會送到新店來喔!」
雖然訊息都是「可能」,但看情況災情相當不樂觀,三位急診當班的護理師媛婷和薛珮綺、吳羿璇,馬上討論要淨空哪一區?如何讓傷者受到最迅速的醫治?櫃檯人員該如何掛號,才能使病人更快速得到救護,而且不會混淆……
十點多
護理師方佩鈺接到通報電話:「學姊,我是XXX救護車公司,八仙塵爆傷患過多,附近醫院署北、縣板(註)也都滿了,會開始往新店送,你們要做好急救準備。」
「現場還有多少人?」佩鈺追問
「不清楚,應該還有一、兩百個吧,現場很混亂,先打電話跟你們報備。」
「好,知道了。」佩鈺掛了電話,轉身立刻向小組長珮綺報告。
這時院內通報電話響起:「八仙有位傷者會自行送過來,已經確定了。」
急診團隊聽到傷者已經送來距離八里有些遠的新店,大家心知肚明,這代表受傷人數相當多,所有人二話不說立刻著手準備,媛婷馬上通知大家注意:「八里發生塵爆意外,傷患已經送往這裡,請先挪床、空出空間,準備接收大量傷患!」接著媛婷到急救室門口大喊:「等下會有一床八仙傷患由家屬自行送來,急救區請準備!」
院內的急診室,分為治療區A、B,留觀區C、D,大家迅速的先將B區淨空,同時把相關醫材準備好,並通知加護病房待命。
院長、張恒嘉副院長、喬麗華主祕一起趕到急診,院長啟動大量傷患的緊急動員令,值班護理長蔡碧雀,立刻通知總機對全院廣播:「急診室紅色九號、急診室紅色九號!」
聽到「紅色九號」,全院同仁心頭一驚,因為在臺北慈濟醫院裡,這個大量傷患的廣播代號,從沒這樣大規模的啓動過,許多人先愣了一下,接著能放下手邊事的醫護立刻放下,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急診室支援。
擔任病房總值的腎臟內科醫師彭清秀,立刻到急診室待命,通知加護病房做好各項接收準備。這個時間點正值大、小夜班交接班時間,小夜班護理同仁主動留下來幫忙;而要處理燒燙傷的三名整形外科醫師都被緊急召回,盧純德主任雖然人在桃園,馬上驅車趕回醫院。
急救電話倏然響起,急診的久滕部長抓起話筒快速回答:「我們可以容納幾個?我們沒有燒燙傷中心,所以嚴重燒燙傷的可能不行,但輕度燒燙傷的我們可以。」
「有十幾個燒傷15%左右的?那可以,就請直接送過來!」掛上電話,久滕凝重宣布:「等等會有十幾個燒燙傷面積達百分之十五左右的傷者會送過來,請大家準備好!」
十幾個燒燙傷面積達「15%左右」的傷者即將送來!現場氣氛凝重緊張,急診團隊邊照護原有的病人,邊嚴陣以待,面對醫院啟業以來,首度進入面對大量傷患的實戰狀態。
十點四十七分
一輛自小客車飛馳到急診門口,急踩煞車的聲音,讓大家心跟著一凜。
媛婷跑出去接病人,衝下車的媽媽,聲音藏不住顫抖:「我女兒,在八仙塵爆中受傷了。」
媛婷看到一個長相漂亮的女孩,身上披著濕浴巾。
「有辦法出來嗎?我來幫妳。」
「我可以,但是、我好痛!」
當媛婷輕輕碰到女孩手臂時,發現她皮膚非常、非常脆弱的、剝落下來。
「不行,妳不要自己起來。」媛婷立刻出言阻止。
「我抱妳,忍耐一下,旁邊就是病床了。」爸爸努力用最溫柔的語氣安撫女兒。
等女孩一被抱出車外,下半身每處的皮膚,都從身上脫落。
媛婷強忍心中驚呼,這是她從事護理工作以來,看過最嚴重的燒燙傷。
B治療區響起了急促的呼叫:「急救區有八仙塵爆傷者已經到達。」
廖士良醫師第一個衝到,看見如此嚴重的傷勢,也不禁嚇一大跳,檢視確認傷勢後,很快下了醫囑,幾位護理師邊安撫邊拿起生理食鹽水,使勁沖著燒燙傷的部位,一大瓶又一大瓶地澆,地板淹水了。
正準備打點滴的佩鈺不知所措,望著全身燒傷、皮膚脫落的女孩,緊張地問學姊:「四肢都有傷口,點滴要怎麼打?」珮綺立刻接手,冷靜找到血管,安上點滴。
十一點零六分
一輛救護車將第二位八仙傷患送達,被抬下來的年輕人,幾乎體無完膚,皮開肉綻、痛到齜牙咧嘴 、全身不停發抖……
第二輛、第三輛,一輛輛呼嘯而來的救護車,停滿了急診門口,一床一床的傷者,不停抬下車、送進來,緊急醫療技術員EMT的大哥們,早已汗水濕衣服;邊推著床邊喊叫著:「請讓讓路、請讓讓路。」
媛婷檢傷時,飽受震撼:「不是說要送輕度燒燙傷的傷者來嗎?怎麼都這麼嚴重?這哪裡是輕度的燒傷啊?」
眼看病人越來越多,所有的主治醫師都在忙,還是住院醫師的林敏倩開口了:「主任!一、二級的我們可以幫忙接嗎?」
「接!接完跟我們討論!」
於是敏倩和學弟抽了病歷就往病人堆中跑去。
「XXX、XXX在哪裡?」
「這邊!在這邊!」護理師大叫。
敏倩趕到床邊,胸口一震,不是說「15%」嗎?這怎麼會是15%?臉、頸、雙手、胸、背、雙腿都是淺二到深二度灼傷,頭髮、眉毛、眼睫毛都燒焦捲曲,這、這、這至少有40%以上啊!
通常,燒燙傷範圍的計算,以一張A4紙大小的傷口,算是4%,四張A4紙大小,就是15%左右,這已經是嚴重到要住進加護病房的程度了!
「XXX,你是XXX嗎?」病人緩緩睜開眼睛,點了點頭。敏倩舒了一口氣,幸好病人意識清楚,呼吸還算平穩……
急救電話又響起,敏倩主動接起電話。
「學姊!我們新北消防局!等等我們會用巴士載二、三十個燒傷面積百分之十五左右的到你們醫院可以嗎?」
「主任!還有二、三十個15%上下的傷者,等一下送來可以嗎?!」
「可以!全部留下來!」急診室何耀燦主任忙得頭也沒空抬的就一口答應。
當夜,整型外科值班的林仲樵醫師,才剛到醫院附近的大坪林捷運站出口,迎接遠從高雄專程北上來看兒子的父母親。久不見兒子的林媽媽,滿懷欣喜,一句話還沒說完,林醫師接到緊急召回的電話,忙招呼父母上車,邊解釋八仙塵爆慘況,邊用最快的速度在十分鐘內趕回急診門口,頭也不回的丟下一句:「媽、不好意思;爸,就麻煩你自己開車回去。」便衝進急診室。
「沖、脫、泡、蓋、送」是在燒燙傷第一時間就應該要完成的動作,等送到醫院之後,醫療團隊要做的就是介入治療。
可是仲樵第一眼看到的病人,是衣服還黏貼在身上,必須用剪刀小心翼翼、慢慢、逐步地把衣物剪開,環顧四周,每位傷者的頭髮上都是五顏六色粉狀的不明物,因為是夏天,讓少了衣物護身的大面積體表,燒傷更為嚴重。
這一夜
「急診室紅色九號!」大量傷患的緊急動員令,嚴陣以待的醫療團隊外,總務室的晶惠主任第一時間立刻通知在宿舍的所有同仁緊急集合。擔心廣播有人會沒聽見,還頻頻請大家趕緊用line、用簡訊、用各種連絡方式,傳遞召集訊息。
已經集合在宿舍大廳的醫護同仁,一直走來走去等待接駁車,有人問:「還要等嗎?還是我們有車的自己先開車,能先載幾個同事回醫院就先載幾個趕回去?」其實從廣播到集合,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身為醫療人員的使命與責任感,讓他們覺得少等幾分鐘,也許傷患就能早幾分鐘得到照護。
兩輛接駁車出現在宿舍門口,晶惠突然腦筋一片空白:「剛才忘記要通知司機了,怎麼辦?是誰開車過來的啊?」是警勤組的張立德組長和職業安全衛生室湯明勳主任,情急下親自擔任司機;原來各級主管在塵爆發生不久已接到院長指示,早早就回到醫院待命,怎麼做能更好更快、更有效率,這種不分你我、立刻補位的精神,讓晶惠動容。正要開車時,騎著摩托車趕到的總務室庶務組組長江政陽立刻跳上車接手駕駛。
支援的人愈來愈多,連在宿舍就寢的慈濟醫療志工們一接到訊息,馬上起身整裝列隊回到院區。志工領隊王美秀在院區門口看到幾位女生衝了進來,心想「該是家屬吧?」她們卻直衝櫃臺圍著問:「需要幫忙做什麼嗎?」、「我是回來支援的,看要做什麼都可以……」
她們都是剛下班或正在休假的護理師,接到緊急召回訊息,連衣服都來不及換,毫不猶豫的用最快的速度趕回醫院,這一夜,陸陸續續趕來支援的同仁超過一百二十位,他們將心比心、爭分奪秒的全心投入搶救。救護車接力送來傷患,急救區躺滿了「非常嚴重」的燒燙傷病人,慘烈的哀嚎聲,令人不忍聽聞,急診的地板,因為使用大量的生理食鹽水沖洗傷口,而一整片濕淋淋……
「氧氣!潮濕瓶!給我潮濕瓶!」
「燙膏、我這邊燙膏不夠了!」
總指揮的院長,一看到從桃園趕回來的整形外科主任純德:「現場所有同仁都可以調度,請你協助分派任務。」因為燒燙傷是整形外科醫師的專責。
純德主任迅速檢查過傷者狀況,發現每一位都顯現口渴、血管乾癟、整個人飽受驚嚇、雙眼無神狀態,有人陷入茫然,有人大聲喊痛。
「給每位病人兩千CC的Lactated Ringer's Solution(林格氏液點滴),要快!」在高速公路上飛馳時,純德主任計算過,傷患大約是八點半的時候受到燒燙傷,送到新店來已經將近三小時失去皮膚保護,體內水分喪失過多。燒燙傷病人通常在十二小時內會引發死亡的原因是休克,必須趕在休克之前大量給水,而且必須是一般正常人的十倍點滴,才能讓血管膨脹起來,保持循環順暢。
在這場生死拔河的戰役裡,臺北慈濟的三位整型外科醫師,任務艱巨。
半夜十二點
第一位到院傷者,處置完畢轉入加護病房。
急診的急救區,擠滿一床床的傷患⋯⋯其他單位前來支援的醫護,因不熟悉物品擺放位置,東奔西跑四處找醫材。陸續趕到醫院的家屬,焦急地就地攔截醫護人員,拚命詢問傷患狀況⋯⋯來不及撤下的泳圈,隨著病人一路送進急診。滿地都是沖洗傷口過後的水漬、敷料、耗材外包裝……在半夜十二點的數小時人仰馬翻中,這一切、若是如夢般不真實,該有多好!
每位傷者身邊都有七、八位醫護圍著,打中央靜脈導管跟動脈導管,清傷口、上藥膏、注射抗生素、安置導尿管,還要安撫傷者恐懼與不安的情緒……
光是上點滴跟包紮傷口,就忙翻了所有人,因為一次湧入十幾位全身都是大面積燒傷的病人,必須有人協助抬手、抬腳,要非常非常輕的挪位、才能上藥、包紮。
醫護人員得跟時間賽跑,擔心傷患沒了皮膚的保護會失溫,動作必須要快、要準、要千萬溫柔;每一位傷者的點滴注射位置,都是「傷裡尋它千百度」,偏偏點滴又是最重要的治療動作,可是皮膚被燒灼的嚴重度,讓尋找血管成為護理師最嚴苛的挑戰。
這些年輕的孩子,有因重傷而眼神空洞、對聲聲呼喚恍若未聞的;有意識猶存的,會哭喊哀嚎:「幫我,我好痛、好痛哇!」有整個臉腫脹到失去意識的,甚至休克必須插管急救的……
清潔人員不停的又拖又擦,擔心有人忙中失足滑倒;傳送人員用小跑速度運送氧氣瓶、推敷料車......
急救電話猛然響起,耀燦主任一接:「要送二十個過來?這和剛說要送來的二、三十個是同一批嗎?不同批的話,我們這邊已經滿了……」
天啊,一場塵爆,到底總共傷了多少年輕的孩子?碎了多少父母的心?醫療團隊沒有時間思考,也沒有心情去多探問,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病床上的傷者,在苦苦掙扎求生,醫護人員,都卯足力量和死神拔河、在生死間競技。
一輛救護車奔馳到急診門口,幾乎是全身焦黑、沒有一處皮膚是完整的傷者被送進來,護理師焦急得大喊:「備Endo(氣管內管)備Endo!」
「這床休克了、快、on Endo!」
趕過來評估的醫師,馬上要求:「立即插管,馬上增加點滴的壓力。」可是,要先給藥才能插管,但是這體無完膚的傷勢,點滴要怎麼打?
醫護們圍在病床邊全力試了又試,點滴就是打不進血管,以血管幾乎等同乾扁的情況,要打上點滴的困難度是平常的數十倍。在場的醫護們個個心懸在半空中,萬一真的打不上,病人很快就會面臨死亡!
不得已的最後辦法,就是當場做靜脈切開術(Venous cut down),把肌肉切開、找到血管,從靜脈注射。但這種方式不但讓傷者遭受極度痛楚,對後續照顧上也更增加風險。找來相當有經驗的麻醉科醫師出馬,終於從中央靜脈打上了點滴;大家都忍不住相視、鬆了好大一口氣。成功建立點滴管道後,要趕快輸液,用慢慢的滴已經來不及,要跟時間賽跑,於是加上「血管加壓袋」將點滴快速擠進傷者體內,要搶分分秒秒的黃金救援時間,終於、總算,暫時穩定了病人的生命徵象。
凌晨
就在全院醫護忙得不可開交時,留觀區內的其他急診病人家屬,耐不住等待,走到治療區大聲質問醫師:「你到底要我們等多久?剛剛你給我媽的瀉藥吃了沒用啊,還是大不出來,你們就這樣把她丟著不管啦!」
醫師邊開醫囑邊解釋:「你先等一下,再等一下,我們就會去看她,現在臨時有大量傷患湧入,都是燒燙傷的病人──」
「他們燒傷干我什麼事?」家屬事不關己的對嗆。
醫師口氣也急了起來:「就跟你說現在有大量重症傷患進來,我們得依照急救的順序處理,請在那裡等一下,我馬上就會去處理。」
真是有人起鬨、就有人跟進。
另一邊急救區,有病人大聲抱怨:「你們這是什麼醫院,治療這麼慢……我幹嘛還要三更半夜來跑急診?」
護理師小跑過去安撫:「醫生剛已經先幫你處理過了,等一下就會幫你打針,現在因為有大量傷患……」
「我現在、就要、馬上處理,不然我要叫記者來,你們這是什麼服務態度?」氣急敗壞的病人越叫越起勁。
「凡事都有先來後到啊,難道我們其他躺在急診床的就不是病人啊?」
唉,看來急診的檢傷分級制度,還需對急診民眾及家屬再普及衛教一番⋯⋯
幾個不明究理,大呼小叫的病人與家屬,嚴重干擾到其他病人,忙到滿頭大汗的醫護,只能無奈的抽身回頭來處理。急診,不是先來先看,而是「危急」的先看,這才是急診存在的重要原因!急重症病人的生命稍縱即逝,醫護人員以搶救生命為首要目標,輕重必須有所取捨;所幸後來陸陸續續來掛號的急診病患,看到現場的搶救情況,都願意配合先等待,有的甚至心疼的說:「這些孩子好可憐,你先處理他們,我可以等一下。」
一直到所有傷者陸續處置完畢,三位整形外科醫師輪流簽床,最後一位送進加護病房後,初步救治階段達成,急診搶救的第一線任務也暫時告一段落。時間,已經是隔日的凌晨兩點多。
三個多小時的忙亂之後,急診治療區、急救區地板上到處是敷料、紗布、布毯、大量沖洗傷口後的水漬,所有現場同仁不分你我,把能拿到的清潔工具都拿在手,開始掃水、撿垃圾、快速清理,整個急診室很快又恢復井然有序,還來不及喘口氣,又接著忙繼續進來的急診病人,雖然多是發燒、感冒、拉肚子、頭痛……
之前來到急診的病人或家屬,都會不停催促:「小姐,動作快一點、快一點!」要不就迫不及待東張西望:「啊醫生咧?怎麼都沒醫生來看一看?」
這一夜,可能是新聞不停播報,也可能是他們眼睜睜看著醫護人員的疲累,大部分病人與家屬靜靜等待,沒有催促,感同身受的他們,默默以行動來表達支持。甚至會對經過身邊的醫護,輕聲加油打氣;讓醫護心中,流過一股暖流。
急診的護理長黃俊朝,在接到召回電話趕到醫院時,看到碧雀在現場指揮協調,讓他心中大定,原來值班護理長碧雀以前是花蓮慈院急診室的護理長,經驗豐富讓俊朝十分放心,忙轉身去記錄傷患資料,在加護病房與急診間跑來跑去;凌晨兩點多,他發現急診小夜班的護理師們十二點就該下班了,卻還留下沒走。
「回去休息吧!」俊朝勸他們。
「回去也睡不著,想等看看,也許,能再多幫些什麼忙。」
「我們想要去加護病房幫忙,那裡的同仁一定非常辛苦,光是一個病人就要處理很久,更何況那麼多個。」
俊朝好感動,這一夜,所有同仁自動自發,把滿腔熱血與醫療專業發揮得淋漓盡致,這種無私的奉獻,何嘗不是人性光輝的一面,沒有計較、沒有不耐煩⋯⋯俊朝安撫她們:「傷患都已經送到加護病房了,目前有其他人接手,你們也累了一晚,還是先回去休息吧;照顧燒傷病人,是場馬拉松式接力賽,大家都要足夠的體力才行!」
凌晨兩點多,急診逐漸恢復常規運作,而另一處燈火通明的地方,是進入生死交戰的加護病房。
稍早,當仲樵醫師戰戰兢兢陪著第一批傷患到達加護病房時,驚訝地看到各科主治醫師紛紛趕來支援,胸腔外科程建博主任一開口就說:「要我做什麼都OK,我可以。」平常在醫院,像是插尿管之類的治療,都由比較資淺的住院醫師來做,但是這一晚,資深主治醫師們不但主動幫忙,連許多瑣碎的醫療事項,也細心的協助處理。
在加護病房中,三位整形外科醫師先一起巡視每一個人的病況,計算相關數據、尿量,隔天的抽血檢查、照X光……,再一一和護理師們確認醫囑;接著分配十三位病人的專責醫護,再由主治醫師們分別做檢查,詳細了解自己負責的病人目前狀況;最後再交由三位醫師共同討論,再度會診確認每位傷患的病況。塵爆第一夜的驚天衝擊,在所有傷者的生命跡象穩定了下來後,才算暫時告一段落。
王樹偉醫師靜坐一旁苦思,絲毫不敢鬆懈,他憂心明日以後,將開始一次又一次的清創、植皮、復健……想到他們將來所要面臨的痛苦,真不知道該慶幸自己是整形外科醫生,還是痛恨自己是整形外科醫生?
凌晨四點
燒傷病人都做了最佳處置,三位整型外科醫師理應可以各自回去休息了;仲樵醫師還是不放心,又走向自己專責的區域,一抬頭,看見盧主任和樹偉醫師也不是往離開醫院的方向走,他們同樣又轉進了自己專責的區。這已經是三位整形外科醫師在兩個小時內,第四次巡視病人了。
天、終將破曉
雖然,因突發狀況而讓過程顯得混亂,但要做的、應該做的、必須做的,全院同仁卻一件也不馬虎,尤其是建立病人的資料。由於傷者多是著泳裝參加活動,身上沒有任何證件,要如何在第一時間確認身分並聯絡家屬,是十萬火急的,萬一病人失去意識,根本無從問起。
社服室的芳茜、資菁、家德這幾位社工師,分頭收集資料,其中一位傷者只記得南部老家的電話,他眼神滿是懇求:「請千萬不能跟阿嬤說我現在人在醫院,阿嬤八十幾歲了,會被嚇壞的。」林家德嘗試打電話,但又不敢明講,支支吾吾的結果,老人家以為是碰上了詐騙集團。護理師走過來焦急的說:「病人體液大量喪失,萬一意識產生變化,很可能陷入昏迷,一定要想辦法趕快找到家屬。」家德靈機一動,透過臉書展開尋人任務,終於輾轉找到病人的父親。
啟動紅色九號的這一夜,即便不是醫護人員的總務室、工務室、資訊室……等許多同仁,在第一時間聞訊都匆匆趕回來醫院,希望多一份人力,能多幫忙做點什麼。晶惠和保管組的明蘭,主動把相關醫材從庫房火速送到急診,保持源源不絕的供應,讓忙亂中的眾人,能很快拿到補給;等傷者送到加護病房,又馬上整理相關燒燙傷醫材,主動送到各個加護病房;之後又到急診室幫忙清理滿地的廢棄物,連原本只是開車送明蘭回醫院的先生和兒子,也主動留下來幫忙。
這一夜,藥學部同仁趕回來準備點滴、燙傷藥膏等,值班的藥師許悅心、黃雅雯,一共搬了四百多公斤的藥品……
這一夜,獲得通知的家屬,心急如焚的從外地奔波過來,雲林、新竹、桃園……他們滿臉驚恐,看到自己的孩子,怎麼就全身纏滿紗布躺在病床上,想伸手摸摸,又害怕碰疼了渾身是傷的孩子,心如刀割的家屬,有人癱軟到站不住、有人捂嘴悲泣,守候在一旁的志工,緊握著家屬的手、或輕擁著悲傷到不能自己的媽媽,細聲安慰,端杯水讓他們緩口氣,同仁們則是忙著準備家屬休息的地方……
這一夜,從晚上十點四十七分,到隔天凌晨十二點三十三分,一個半小時之間,陸續有十三名傷者送抵臺北慈濟醫院,都是十七至二十七歲的年輕人,燒傷面積從最輕的百分之二十四到百分之九十不等。雖然整晚急救電話不斷響起,讓臺北慈濟醫院以為會有更多病人要送來,但最後確認那些病人都已在其他醫院獲得治療與安置。
這一夜,北臺灣大型醫療院所全部總動員加入搶救,總計八仙塵爆總共造成近五百位年輕人輕重傷,這數字也意味著有近五百個家庭同時遭逢極大的衝擊……
天,就快要亮了,晨曦曙光將再現,但這場火吻所造成的傷痛,卻注定是一夜難以落幕,後續漫漫長路,才剛要開始……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