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黃書(附黃書概念音樂CD) |
音樂才子張洪量首部思想鉅作
[1111CA191]
作者:張洪量
17×23cm 258頁 平裝
ISBN:978-986-213-414-6
CIP:855
978-986-213-414-6
初版日期:2013年01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5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黃種人自尊復建 靈魂覺醒
音樂才子張洪量首部思想鉅作
隨書附贈張洪量「黃書概念音樂CD」1張︰收錄《有種》專輯4首作品及1首未發表作品

這是你完全沒接觸過的張洪量,他在書中提出了一個讓人「一切從頭來過」的思考路徑,令我對他刮目相看。 —公孫策

知名歌手張洪量一九九一年為了錄製《有種》專輯,在紐約待了一年。停留紐約期間,他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黃種人在這個種族混雜的城市裡,隱藏著什麼樣的自卑情結,白種人又是如何主控著資本主義的利益和優勢。種族的問題激發了他對人種的好奇,因而開始涉獵有關人類學、種族歧視論的書籍。他發現,國家的界線是不明確、可大可小的,真正的界線是膚色,因為文化可以相融、語言可以改變,膚色卻無法改變;由此孕育了寫作《黃書》的種子。

從《有種》到《黃書》問世的二十年間,雖然概念初衷完全相同,但是從完全以黃種人來看世界增加了從全人類來看黃種人的部分。他認為黃種人在現階段必須提昇自己的能力和地位,才能對以白人為主導的世界產生制衡的力量,但最終全人類還是必須跨越種族、攜手共創屬於全人類共存的新文明。

《黃書》篇章標題巧妙地由二十四個與「黃」有關的名詞構成,文字間雖流動著濃厚的「黃色意識」,但卻不能與民族主義、種族主義畫上等號。書中,作者大膽揭發西方白人史觀的錯誤,並提出了一個從黃種人角度看世界的全新思維,可說令人震撼及發人深省。他認為黃種人史觀的建立有其必要性,數百年來受到西方文明毒害所建立的普世價值必須先打破,並瓦解歐美白人強盜富國集團所建立的剝削式經濟秩序食物鏈;黃種人要先恢復自尊自信、靈魂覺醒後,才能進一步追求人類更美好的未來。

《黃書》內容主要分成三部分。第一部:了解自己;主要闡述黃種人起源與分布、炎黃子孫的由來及發展、各黃種人建國史與興衰歷程、黃種漢字文化構成要素……,希望從了解黃種人的歷史、文化特色中,去找出一條更適合黃種人的新文明之路。

第二部:建立黃種人史觀及新文明;著重於破除「西方」白人史觀、推翻「西方」式假民主、假自由、假人權、假普世價值,打倒資本主義寄生蟲,重新建立黃種人新史觀,最終則期待黃種人及其他各人種在新文明前的過渡期,各自發展出「以人性為本」的新文明。

第三部:基礎建設實例;在西方文明數百年遺毒荼害下,積弱不振的黃種人要站起來,首先須加強精神建設,培養種族自信,重塑黃種人新形象,作者在此提出一些從日常生活到國家教育如何改造的做法,例如廢除英文強迫教育、鼓勵異族通婚、廢止所謂「西元」(公元)改為「黃帝紀元」、建立黃種人美學、從電影及音樂方面重塑黃種人形象……等,希望徹底解除長期以來奉西方價值觀為圭臬的不平等心態。

如果只看《黃書》其中幾章或斷章取義,很容易會以為《黃書》只是反西方、反白人、反G8的書,但其實不僅如此,《黃書》真正要反對的正是任何不利全人類的系統作法,西方G8白人就是現在地球上最大的剝削群體,最大的亂源,所以《黃書》不只是反西方、反白人、反G8,只要是過去已有惡果產生的都要反對,《黃書》也反對漢字文化自我為中心的黃種人,只要是惡人惡法,《黃書》都反對。《黃書》打擊東、西方許多文明產物,是為全人類(包括G8西方各國)能夠心安理得,各自過各自的美好生活。

張洪量 Chang Hung Liang

音樂人、牙醫、作家。
1959年出生新竹,幼年定居苗栗。
1984年台北醫學院牙醫系畢業。
1987年出版首張個人專輯《祭文》,震撼歌壇,當時正值戒嚴時期,因作品過於前衛遭新聞局禁播。
1988年進入滾石唱片擔任音樂製作,1989年以一首單曲〈你知道我在等你嗎〉紅遍兩岸三地,並囊括1990年香港各電視電台媒體所頒發華語流行歌曲最高獎項。
出版九張音樂專輯,所有詞曲、製作皆由其一手包辦。成名曲還包括〈美麗的花蝴蝶〉、〈廣島之戀〉、〈孔子不要打我〉、〈老子有理〉等。
1995年赴美國紐約大學(NYU)攻讀電影製作碩士課程,主修導演,2000年取得碩士學位。
2013年出版《黃書》,為個人第十號作品,也是第一本文字著作。

個人音樂作品:《祭文》、《心愛妹妹的眼睛》、《蛻變》、《有種》、《整個給你》、《隨慾》、《老子有理》、《情定日落橋》、《青春夢》
演出電影:《在那遙遠的地方》
個人網站:http://www.changhungliang.com

自序

懷胎二十年,《黃書》誕生始末

從小我就討厭一些人強凌弱大欺小,尤其瞧不起在旁搖旗吶喊歌功頌德仗勢欺人的小嘍囉,只要看到這種人,我一定與他們針鋒相對,鬥爭到底,相對的,只要看到那些為了養家為了生存而卑微活著的人,每當他們放棄了所有尊嚴還是只能卑躬曲膝的嚎啕大哭時,我的心中也在為他們流淚,恨不得能為他們馬上打倒所有剝削壓榨他們的惡勢力。這樣的我,在一九九一年,為了錄製新專輯,在紐約待了一年。

停留紐約期間,各色人種給我很大的衝擊,我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黃種人在這個種族混雜的城市裡,隱藏著什麼樣的自卑情結,白種人又是如何主控著資本主義的利益和優勢。種族的問題激發了我對人種的好奇和追本溯源。

受到這樣的影響,我開始涉獵有關人類學、種族歧視論的書籍,我體會到國家的界線是不明確的、可大可小,真正的界線是膚色,因為文化可以相融、語言可以改變,膚色卻是無法改變的。因此,《有種》這張專輯當時是完全站在黃種人的角度來看種族的問題。在我的腦中也形成了某種思想,只有當黃種人在世界上強大後,產生制衡的力量,這個世界才會有真正的公平和正義。

紐約是聯合國、華爾街的所在地,從華爾街年薪千萬美元的有錢人到聯合國高高在上的官員,錢權就是高人一等的通行證,但是不管你是一無所有的窮人還是有權有勢的大官,有一種與個人的財勢完全無關的種族歧視,在這人種大拼盤的紐約卻是無所不在,西方白人之外的各種人,每天都要面對各式各樣顯性的或是隱性的歧視。

在紐約這個只屬於少數有錢有權的西方白人才能耀武揚威的地方,一張與之針鋒相對的概念唱片開始醞釀。體會到西方白種人整體上對其他種族的壓迫,以及認知到人類在可見的未來,似乎擺脫不了國籍甚至民族的易變性以及膚色種族的不可自然改變性,於是一九九二年我創作了一整張都在談黃種人命運未來概念的專輯叫《有種》。但是一張只有十首歌詞的專輯表達不了我心中的千言萬語,於是萌生了寫書的念頭,在一九九二年《有種》專輯完成的同時,書的概念也全部完成,只是怎麼都沒想到,二十年後,當初與《有種》專輯一起懷胎的《黃書》才誕生。

《黃書》的骨架在一九九二年構思後, 因一些契機慢慢有了血肉,一九九二又去了當時黃白人種混居的新疆拍了半年的電影,一九九五年我到紐約大學(NYU)讀電影製作與導演碩士,在二○○○年畢業前在紐約的五年間,對白人的種族歧視及資本主義,以及美式民主自由人權,有了更深的研究。一九九八年,俄國正處於蘇聯解體的經濟休克期,我在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旁也正思考著共產主義在俄國的成敗,坐著西伯利亞鐵路三天三夜到了莫斯科,沿路看到的都是殘破不堪及小民們困難謀生的窘象,甚至曾是共產主義世界首都的莫斯科也不例外。一九九八到二○○○則在東京前後住了半年。最早在一九九○年去了當時連一條像樣高速公路都沒有的貧窮落後的北京,之後二○○六到二○○七在北京住了一年,二○○四開始斷斷續續住在英殖民後期的香港至今。從一九九二到現在這二十年間更是往往返返長期住在美國,加上二○○二年開始,我不斷前往中國大陸各城市參加演唱會,累計至今不下一百次。對於世界黃白人種的市井小民的痛苦與悲哀看在眼裡,有更深的認識與了解,內心總是在不停的同情。在這二十幾年間,看到白種人最強大的國家美國耀武揚威資本軍事霸權主義背後的黑暗面,也看到黃種人現在最強大的國家中國崛起的辛酸過程,以及西方的共產主義與中華傳統文化的衝突與融合。這些見聞與經歷都是寫作此書的養分。從《有種》到《黃書》的二十年間,雖然概念初衷完全相同,但是從完全以黃種人來看世界增加了從全人類來看黃種人的部分。

這二十年間對歐裔白種人習性的了解,除了到各地長期居住旅行,對各地白人從表面膚淺的好萊塢式的浮面了解,深入到後來跟現在的立陶宛籍妻子十年的朝夕相處,共育黃白混血的一兒一女,深入歐洲親朋好友家中,對白人的了解相信是遠超過中國民國時期搞五四運動或是日本明治維新那些對西方資本主義或是共產主義一知半解的洋買辦們。因為白人今日之所以為白人,西方今日之所以為西方,為何今日會有想法能力歧視別人,要了解緣由,並不是只靠念幾本洋書,留學放洋個幾年,交幾個洋朋友,或是跟洋人一起工作就可以了解的,因為如果只有客套的相處,沒有沒完沒了的生活文化的衝突,沒有愛恨情仇的交互激化,永遠無法觸及人性最深處的核心價值,人的平等不在於表面客套的尊重,只有當人能夠坦然的說出對別人真正內心的看法時,並能夠尊重平視或是無視別人對自已各式各樣難堪或是歧視時。如果真如占領華爾街運動所言,有99%的美國人是被極少數1%的美國人所壓榨,那麼全世界就有99%的白人被極少數1%的白人所壓搾,還有100%的非白人被歧視,我的立陶宛籍妻子父母一家人就是那典型被極少數1%的白人壓迫的99%的白人。他們一生像工蟻一樣辛苦工作,作了幾十年,蘇聯解體後,所有積蓄化為烏有,年紀已大但一切都須從頭再來,妻子的父親是波蘭裔,母親是最純的東正教古俄裔,他們都不是俄國人,也沒在俄國住過,但自有記憶以來祖先在波羅的海東側住了幾百年,因為妻母說俄語,再加上蘇聯期在立陶宛俄語是強制性的國語,雖然妻父的母語是波蘭語,但俄語還是成了妻子的母語,雖然她青少年時期蘇聯解體,在校成績優異,可是在立陶宛壓迫俄裔政策下,仍必須從頭學立陶宛語才得以順利考入大學。美國1%的白人用軍事力經濟力壓迫全世界的人,他們不只壓迫了異族的中國,他們也在壓迫同為白人的立陶宛人,立陶宛人在政治上卻也壓迫同為立陶宛土生土長俄裔吾妻的家庭。這就是世界的現況,這一切壓迫來自於金字塔現在的頂端也就是美國總統——外黑內白的歐巴馬,一個還是在執行那1%白人願望,亦即所謂美國利益的美國有史以來唯一的「黑人總統」。

吾妻家庭及親朋好友都是白人,雖然不是那高高在上1%有錢有勢的西方白人,但帶著蘇聯期而來對黃種人的歧視,與我接觸之初,雖女兒嫁給了我,已結為親家,但也是難以水乳交融,更別說街坊鄰居的閒言閒語了。無錢無權無勢受盡那1%白人歧視壓迫的白人尚且如此歧視黃種人,更別提那些1%的精英白人心中在想些什麼了。

只要看看一些來自西方的暢銷書,就不難了解絕大多數西方白人,不管是有錢有勢的少數西方白人,或是那99%同樣也是被壓榨的多數西方白人,都還活在少數西方白人「精英」創造的盲點中無法自拔。例如《世界是平的》一書中一廂情願的全球化推土機;《第三波》系列中一廂情願預測的世界未來;甚至連看似客觀的《槍炮、病菌與鋼鐵》也是不自覺的為西方侵略者找一些似是而非殖民殺戮的理由;《黃書》就是要向他們下戰帖,要與這些「西方白人觀點」針鋒相對。

以一個做了二十多年唱片歌手的身分,寫的歌又多半是情歌,如此薄弱的財經國際政治背景,再加上開業牙醫和電影導演碩士等風馬牛沒交集的職業和教育,卻要寫一本嚴肅的書挑戰幾百年來由多少哈佛、耶魯、牛津、經濟、政治、博士、教授,多少諾貝爾、奧斯卡、普立茲形成的西方白人觀點(現在甚至是大部分人類的觀點),挑戰完全以西方白人觀點看世界的所謂「普世價值」的各種系統制度,不只唱反調還要明確指出他們的盲點,還要提出可能的人類未來方向及達到目標的作法,不只是愚公移山,根本是螳臂擋車。

但是作為一個追求美好世界的人類,作為一個看透大部分西方白人種族優越觀點錯誤的少數黃種人,作為一個接觸西方白人多於絕大多數黃種人祖先的現代的黃種人,看著地球的現況,必須站出來,用事實指出絕大部分西方白人或是被奴化同化非西方白人所看不到的方向及盲點,我不願意看著正在復興的黃種漢字文明,跟隨著西方過去幾百年和人類過去幾千幾萬年的老路複製,失去了建立真正文明造福全人類的歷史契機。這就是我不能不寫《黃書》的理由。


如果只看《黃書》其中幾章或斷章取義,很容易會以為《黃書》只是反西方、反白人、反G8 的書,但其實不僅如此,《黃書》真正要反對的正是任何不利全人類的系統作法,西方G8 白人就是現在地球上最大的剝削群體,最大的亂源,所以《黃書》不只是反西方、反白人、反G8,只要是過去已有惡果產生的都要反對,《黃書》也反對漢字文化自我為中心的黃種人,只要是惡人惡法,《黃書》都反對。《黃書》打擊東、西方許多文明產物,是為全人類(包括G8 西方各國)能夠心安理得,各自過各自的美好生活。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不再看到,人與人之間的迫害,種族與民族之間的歧視。不再看到,有人為了苟活的生存而作踐自己,為了得到卑微的尊嚴而流血流淚。

從醫學、音樂到電影,從行醫生涯一刀一線實實在在的切開縫合人體,到一個一個組合出來感動人心的音樂或是影像,我對人類放棄自我利益,放棄自私自利的天性從不抱幻想或樂觀,人體所構成的人性,在人體未做改造前,始終都有其必然性規律性與劣根性,就像目前人類創造的所有已知文明一樣。人生來的細胞、荷爾蒙及種種結構,必須改造才能超過人性的侷限性,才能超過現有文明的侷限性。

我相信,地球不該被全球化的推土機抹平,最該被抹平的是西方寄生蟲的推土機。

我相信,人類這幾百年來的不平等,不是因為有些人比較不文明,而是因為有些文明人比較像畜生。

我相信,市場經濟不是由無形之手自行調節,資本主義制度下少數人剝削自己人及所有人類靠的是看得見的手,這看似合法的手,必須用新的制度將其斬斷,使其無法上下其手。

我相信,對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脅不是邪惡軸心國或是恐怖分子,西方國家自私自利才是現在對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脅。

我相信天賦人權,但是要人自己去爭取,人生而自由的只是神話,

就是那些吹捧人權自由的國家,為了自己更大的自由去剝奪別人的自由,為了自己更大的人權去踐踏別人的人權,不管他人之死只管自己的活。

我相信,人類現有的文明都有劣根性,通通都該被淘汰,但在過渡到新文明前,必須先建立有益全人類的「新黃種人史觀」,黃白人種的核心力量須先達成平衡,未來人類將會建立以人性為本但又超越人性侷限的極多元新文明。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