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地圖上的藍眼睛(大塊20週年經典紀念版) |
兩個台灣女子的絲路之旅
[1111CA027B]
作者:杜蘊慈‧著∕黃惠玲‧攝影
菊12開 360頁 平裝
ISBN:957-031-621-7
CIP:743.09
978-957-031-621-6
初版日期:2016年10月1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80| 會員價: NT$32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選2000年中國時報開卷版「中文創作類」年度十大好書榜
獲選2000年誠品書店Top100好書
獲選金石堂十大最有影響力的書
獲選中國時報影響2000新銳作家

兩個台灣女生相約三年的千里之旅.
橫跨西伯利亞鐵路、絲路、俄羅斯.
開啟旅遊文學的新頁。


本書是兩個台灣女生相約進行一趟絲路之旅的真實紀錄。
1998年6月,杜蘊慈與黃惠玲各自背著重達20公斤的行李展開了千里奔馳,她們搭火車穿越戈壁、在蒙古高原上奔馳千里、在貝加爾湖上航行、在西伯利亞鐵路上穿越亞歐大陸、在芬蘭灣旁眺望彼得大帝凝視過的歐洲;走上古老的的絲綢之路,穿越中亞的沙漠、草原及山脈,像千年前的駱駝隊商一樣,往盡集所有絢麗繁華的異國古城前進。一直到11月10日晚上,背著磨損的背包,靴上帶著塵土,兩人回到臺北。習慣了蔽舊的旅館與臥鋪,習慣了三餐不繼,習慣了幾天不能換洗,習慣了陌生的語言與異國的城市,習慣了積雪的高山、乾熱的沙漠、遼闊的草原、湖泊與大河、雨雪與冰川,經歷了歡欣、離別、無助與希望……五個月,穿越陸路2萬7千公里,結束了,兩人回到台灣。書中紀錄了這一切──悠遠、遼闊、歡喜、憂愁與難忘。

杜蘊慈
民國五十九年生。天生被兩種互相矛盾的遺傳撕扯:浪跡天涯或安居樂業?走得愈遠愈了解家的重要,安靜日子過久了又想出遠門;平時像長在屋子裡似的,一出門卻總是天涯海角。

黃惠玲
南投縣水里鄉人,民國五十七年生。荒誕天真的想像力讓別人永遠也弄不清她到底多大年紀。旅行態度:「有夢就去實現──天塌下來不過就是被壓成肉餅。」

杜蘊慈與黃惠玲,一個清靈,一個厚實,是很極端的兩個人。可能也因此兩人能夠以互補的方式完成這段耗時費力的絲路之旅。最早得知杜、黃兩人,是從總編收到mail開始,兩人在出發前與大塊聯繫上,總編慧眼獨具,得知她們的計劃,一值保持密切聯繫,倒是小編我心中未起波濤,直到他們回國,讀到杜蘊慈短短的初稿,我立刻被吸引。啊!又有一隻好筆出現了。
這本書很厚,但是很好讀。杜蘊慈厚實地紀錄她的觀察,最難得的是她讓惠玲在這本書裡活了起來;至於自己她則是雲淡風輕,甚至要求不要放本人照片,執著的攝影者黃惠玲自然不會同意,於是在編輯的見證下,兩人曾經多次國際電話的「大聲」溝通。由於惠玲的堅持,我們得幸窺見兩人的樣貌,這是折衷後的,所以也差不多。
到目前為止,我和蘊慈只見過一次面,交稿前她去美國唸書, 所有的聯繫都是透過E-mail。蘊慈才華洋溢,能寫能畫,書中的地圖全是她畫的。惠玲因為在台北工作,所以我們有較多的接觸,她工作辛苦,勤奮實在,但是話夾子一打開卻非常耍寶,充滿天馬行空的另類觀點,接近出書階段,她形容自己和杜蘊慈像是解剖台上的青蛙。如果非要說自己是青蛙的話,我相信她們也絕對是珍貴而罕有的品種。

楔子
千年咒語
三年準備

蒙古
天蒼蒼,野茫茫
紅色英雄--烏蘭巴托
蒙古精神--哈爾合林
金色目光與銀色月亮--庫蘇古泊去來
草原上的歡聚--那達慕

俄羅斯
白樺林後的北國
西伯利亞逃亡記
雙城紀
白天的星星
母親河伏爾加

哈薩克
回到亞洲
平地起風波
有驚無險
冰河下的一夜
登上四千一百公尺
道別

烏茲別克
飛到塔什干
兩袋黃金的代價
伊斯蘭的棟樑
就為了妳
天馬徠西從西極

吉爾吉斯
造紙術的秘密
地圖上的藍眼睛
觀山月

新疆
蔥嶺雪
過蹟行
去時雪滿天山路
一夜睜人盡望鄉

後記
附錄


我躺在低矮的單人床上,視線從油漆略有剝落的天花板,到褪了色的壁紙,再轉到打開的俄式雙層玻璃窗上。伏爾加河上吹來的涼風撩起泛了色的舊窗簾,我看見了在殘夏午後陽光中略顯灰白的一片俄羅斯長空。
我想自己聽見了五層樓下窸窣的行道樹,五十米外路口有尖銳的汽車喇叭;千里外莫斯科政壇的動盪離這個伏爾加河下游的小城還很遠,街上閒逛的、叫賣的人聲鼎沸。急促的俄語聽不清,也聽不懂,唯一熟悉的是對街的手風琴又彈起了「喀秋莎」。姑娘喀秋莎站在高高的河岸上,招著手,風帶去了她的思念,到遙遠的地方。我現在就在一個遙遠的地方,我想。

惠玲帶著「偽裝」在購物袋裡的相機出門拍照去了。等她回來,一齊去看看對街那個賣藝的手風琴,給他兩個盧布吧,可以買上一大塊結實的俄國黑麵包;從這一個月在俄羅斯的經驗來看,街上熙來攘往的同胞們未必肯理他。我跟惠玲在這旅館住了四天,連公共浴室也沒有,但我們不必擔心今天的晚飯;我們擔心的是明天往中亞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的火車票。

時間是一九九八年八月中旬,我們離開臺灣兩個多月了。兩個月裡扛著二十多公斤的背包,搭火車穿越戈壁、在蒙古高原上奔馳千里、在貝加爾湖上航行、在西伯利亞鐵路上穿越亞歐大陸、在芬蘭灣旁眺望彼得大帝凝視過的歐洲;白樺林後的金環兀自閃耀著榮光,韃靼鐵騎的蹄音在韃靼斯坦已不再響起,俄羅斯的母親河伏爾加的河岸上也沒有了渾厚低沉的船夫號子。現在是回到亞洲的時候了。走上古老的的絲綢之路,穿越中亞的沙漠、草原及山脈,像千年前的駱駝隊商一樣,我們將往盡集所有絢麗繁華的異國古城前進。

然而我們被困在薩拉朵夫,一個位於伏爾加下游的城市。這次旅行一路上當然並不像緞子一樣平滑,但憑著運氣與膽量,大小波折也都過去了,現在卻看不出有什麼轉機。計畫中要搭乘的國際列車「哈薩克斯坦」從莫斯科開出,薩拉朵夫是列車在俄羅斯境內最後一個大站,從這裡到阿拉木圖也要兩天兩夜,車票卻是在列車進站前三小時才開始出售!

問了旅館櫃檯及火車站人員,誰也說不上車票到底好不好買;在阿拉木圖已經有一隊人馬等著我們一起上天山北脈;我們的俄羅斯旅遊簽證有效期只剩三天!明天買不到票,就得火速回莫斯科,再從莫斯科改搭飛機去阿拉木圖。多兜這一圈,是一筆很大的額外開銷,也不一定順利;但逾期居留在哪個國家都是大麻煩,何況在語言不通、朝令夕改的前蘇聯!

明天中午,往阿拉木圖與往莫斯科的兩班火車將同時進站,一往南,一往北。到時能上哪一班?看運氣吧,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的運氣都還不錯!雖然,這個來回橫斷亞歐大陸兩次的旅行計畫靠的不全是運氣。

「什麼時候我一定要坐一趟西伯利亞鐵路。」父親經常這樣說。那是十年前,出國旅行以及前往大陸探親都開放不久,美國、西歐、日本、東南亞讓人看花了眼;蘇聯的開放改革看來風險大卻也頗有希望,不失其強權地位;外蒙古還在蘇聯羽翼之下,沒有人提到這個六十年前就已宣布獨立的國家;俄屬中亞還是蘇聯的後院,除了相關地理及歷史學者,沒人能在地圖上指出它到底在哪兒。我還是個高三學生,生活就是在大學聯考與青春期的情緒起落中掙扎。

當學生的我很盡本份地背熟了地理課本:杭愛山。鄂爾渾河。庫倫南邊是土拉河。色楞格是蒙古地區第一大河,向北注入貝加爾湖。貝加爾湖,亞洲最大的淡水湖。西伯利亞有針葉林。烏拉山是歐亞界山。新西伯利亞是西伯利亞工業中心。葉尼塞河。鄂畢河。窩瓦河是蘇聯也是歐洲最長河。錫爾河及阿姆河是中亞命脈,注入鹹海。至於旅行,總有一天我會背上背包出門旅行。這個令人目眩神迷的世界都將是我的。我最不需要的就是空無一物的西伯利亞:冰天雪地,煤礦,鋼鐵,流放。我一直無法欣賞杜斯妥也夫斯基。陰鬱的俄羅斯不可捉摸,連他們的R都是左右相反的!再說,雖然我從小愛坐火車,雖然西伯利亞鐵路是世上最長的鐵路,它不也就只是一條鐵路嗎?買張票跳上車從頭到尾坐上幾天幾夜又有什麼難處?又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接著上大學、畢業、開始工作。有了點可以自由支配的收入,再加上工作性質的緣故,我真的背上背包出門旅行了。但也不過是一年七天的休假,加上拼拼湊湊的國定假日,還有上司的通融。除此之外,上班下班,上班下班,天天就是兩點一線。

對於忙碌而固定的日常生活,我找到一個暫時逃避的方法。我喜歡看地圖,中文的,英文的,找出那些遙遠的土地。曾經嚮往的地方我去過了,的確很美,但現在我要的是與外界隔絕至少數十年、而且在數十年前也沒有多少外人進入的地方。北美、西歐,再一百年還是一樣。這幾年裡蘇聯一夕解體,增加了好幾個新國家;管制沒有了,橫斷歐亞大陸的旅行終於能夠實現。我的視線跟著食指在地圖上走,淡藍色細線是河流,黑色細線是鐵路。地名有的熟悉:Lake Baikal、Irkutsk、Moscow、St. Petersburg;有的似曾相識:Novosibirsk、River Yenisey、River Volga、Syr Darya、Amu Darya;有的陌生:Ulaanbataar、Kazakstan、Almaty;有的喚起對古老歷史的回憶:Tian Shan、Fergana、Lake Issyk Kul、Samarkand。 「Sa - mar - kand」,輕輕唸著,「撒 - 馬 - 爾 - 罕」;我想到一位戴著面紗的黑髮姑娘鬢邊有朵玫瑰,月光下的庭院裡流泉琤琤,還有一隻夜鶯。也許這是前世的記憶,或是小時候讀過的一本書,西域的故事。

這所有地名,全都成了咒語,而我就是被蠱惑的那個人。歷史一向是我的愛好,現在又特別把重心放在歐亞北方草原與絲路歷史上。每次逛書店,尤其在書價低廉的中國大陸逛書店,總是不擇精粗買下並生吞活剝所有相關書籍。這些地方到底是什麼模樣?什麼人住在那片土地上?他們過著什麼日子?他們擔心什麼、期盼什麼?崇山峻嶺仍是終年積雪、飛鳥絕跡嗎?大河仍點點滴滴不舍晝夜奔向終點嗎?波浪仍拍打著湖岸嗎?羌笛羯鼓是否仍在絲路古城裡響起?左迴右轉無已時的胡旋舞女是否仍取悅著遠方來客?汗血寶馬是否仍馳騁在異國草原上?歷史上的探險家、朝聖者、商人、士兵、帝國主義者與革命份子,在這一整片北方大地上的足跡是多少深淺?流下的血與淚,早已被黃沙吸乾了吧?生活愈制式,我的想像愈豐富;工作愈忙,我愈渴望未知的遠方。我開始了解當年父親為什麼總是說起西伯利亞鐵路了。

這時惠玲剛結束在東非小島模里西斯的工作,成為我的新同事。她隨和、善於自我解嘲、愛好球類運動,與我完全相反,但我倆在工作上合作愉快,友誼也與日俱增。某個照例忙碌的辦公室上午,我們抓住幾分鐘喘口氣。
我問她 :「我們去很遠的地方旅行如何?三年後。」
「多遠?」
「西伯利亞鐵路。俄羅斯。絲路。」
「好!」


惠玲和我顧不得吃午飯,先換了泳衣到湖邊游泳,沙灘上還有兩家人也在玩水。水很溫暖,味微鹹。我們在水裡輕鬆地載浮載沉,望著近在眼前的雪山,怎能相信這是九月底在中亞一千六百公尺的山上?從小就看著地圖上這個東西廣、南北狹的湖泊神遊,現在居然能在這兒游泳!長大的確也有長大的好處!
黃昏時,湖上蒸騰的水氣漸息,起風了,我們望見了南岸的天山中脈,紫色身影上戴著白帽,是永不消融的雪。山脈的那一面,不過一百公里遠的地方,就是中國。

與一個月前喧嘩的夏末完全不同,現在是金秋的顏色,嫩黃的杏消失了,換上嫣紅的蘋果,襯著深藍的湖水、白了頭的天山;秋天的伊塞克湖最美,我想起冉尼亞說的。

暮色四合,雪山消逝在視野之外。月光映在波間,前天正是秋分。

伯洛克掏出一個硬幣,放在眼前對著月亮看了幾秒,他說吉爾吉斯人相信這樣可以帶來財運,我們都笑了。我心裡想的是一句唐詩:「碎葉城西秋月圓。」雖然現在是碎葉城東,秋月也還不甚圓。


是該回家了。


庫蘇古泊的湖水清澈見底,據說可生飲,但不包括照片中犛牛出浴的部分。
(攝影‧圖說/黃惠玲)
(文字/杜蘊慈 本文摘自《地圖上的藍眼睛》第25章)


外蒙火車是俄式規格,每節二等車廂分為十一個包廂,前兩個是服務員專用,後九個包廂每個可容四位乘客,包廂左右兩邊各有上下鋪,臨窗有小桌,打掃得很整潔,比起兩邊上中下共六個鋪位的中國國內硬臥,寬舒服敞多了。 每節車前後各有一個開水爐 ,可自由取用熱開水。前後還各有一個小盥洗室,狹窄得轉身都轉不開,如廁時彎下身來腦袋就能撞到洗手臺上,用濕毛巾擦擦身上就是最浩大的清潔工程了。不過坐火車誰還在乎洗不洗澡呢?

乘客除了各國遊人,就是來自外蒙的單幫客,看得出都是識途老馬。貨物似乎是是些時髦服裝、運動鞋,裝在各色紙箱、紙盒、塑膠袋裡,把包廂擠得滿滿的;甚至雞蛋、西瓜、汽水也一箱箱搬上車。外蒙在蘇聯解體、失去經援之後,民生用品無法自給自足,才有這麼多單幫客應運而生。前幾年他們的中國與俄國同業在西伯利亞鐵路沿線上也風光一時,擠得鐵路一票難求,現在由於市場及政策變遷,盛況不再,我們才能在這列車上找到一席之地。這些蒙古人很愉快地彼此串門,吃喝聊天,卻不到喧嘩擾鄰的程度,人人整齊乾淨,也注意維持環境整潔。

列車在中國境內停靠五站。對我們來說,其中最耳熟的就是青龍橋。二十年前,可能每個小學生都讀過詹天佑擔任總工程師,在清末建成了(北)京張(家口)鐵路,從南口到青龍橋一段工程最為艱險。現在走上這段路,才了解當年設計及施工不易,北京西北八達嶺一帶地形陡峭,到站前一段必須呈之字型前進才爬得上山,上得山來就在青龍橋站喘口氣。這一帶松柏蒼蒼鬱鬱,涼風透骨,與盛夏的北京完全不同。

列車經張家口,出河北省,到山西北部的大同,再往正北進入內蒙古東部,這一帶是過去的綏遠省及察哈爾省,「北顧但寒煙衰草,中原之風,自此隔絕矣!」吃了午餐之後,大部份乘客都睡了。我和惠玲在沒有空調的包廂裡待得氣悶,到走廊上看風景。這裡離北京不過數小時車程,卻像是另一個星球。遠方陳舊簡陋的公寓、鐵路旁東倒西歪的泥磚房,似乎在黃土高原的烈日下曬得快融化了。極目四望沒有一點綠意,泥磚小房旁一棵歪脖樹也是有氣無力,全讓這一片漫漫黃沙給同化了。看不見人或其他任何動物,彷彿除了我們的火車,再沒有能夠移動能夠發出聲響的東西。惠玲說這簡直到了世界盡頭,再往前一步腳下這片土地就要嘎然而止,連人帶火車掉進未知的混沌裡。.偶爾看到一位老鄉,穿著深色毛裝、戴著帽,扛著鋤頭,在午後烈日下踽踽獨行,看得替他滿頭冒汗又心裡著急:他的莊稼在哪兒?到底要走到什麼地方?這一大段路我們沒看到村落。今天走不到怎麼辦?除了一把鋤頭他可是什麼也沒帶。


雨後的蒙古草原,這是在火車行駛中拍攝到的畫面。(攝影˙圖說/黃惠玲)
(文字/杜蘊慈 摘自《地圖上的藍眼睛》第3章「天蒼蒼,野茫茫」)


一位年輕婦女為我端上一木碗白色液體,我呆呆地伸出雙手接過來一看,是一碗airag,發酵過的馬奶,古代漢文典籍裡稱為「酪漿」或「馬湩」,含少許酒精成份,是草原民族在夏季裡大量飲用的天然飲料。我這才注意到她站在一個古舊的木桶旁,桶裡還有不少馬湩,可能是給喇嘛與牧民飲用的,就像臺灣鄉下的奉茶。她告訴我們可以坐在板凳上歇歇腿。

我們乖乖坐下。圍坐一旁的牧民們興味盎然地看著我,大概想知道這個老外如何解決這碗蒙古傳統飲料。馬湩作法是一木桶新鮮馬奶以木棒快速攪拌至少三千次,直到奶油已分離出來,奶水也已發酵。對以肉食為主的蒙古人來說,馬湩解渴且幫助消化,所謂「肉食從容飲酪漿」;但是從未嚐過或不常喝的人喝了,腸胃很可能有不良反應。我低頭看看,碗有中號麵碗大小,隱約有一股牛奶不幸發酸後的氣味,還飄浮著幾根草屑。沒關係,我對自己的消化系統有信心!端起碗,我憋著氣喝了一大口-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舌頭只記得酸,下了肚卻覺得一陣清涼!接著達娜和惠玲各喝了一口,我接過來又喝了一大口。

牧民們交換著眼神,似乎頗滿意。其中兩位婦女帶著孩子,惠玲從口袋裡拿出糖果給小孩,媽媽滿面笑容、點頭道謝,氣氛更加活潑。接著媽媽們你一言我一語地指點我們如何參拜、如何行禮。我們依言而行。按順時針方向遶行殿內,進入裡面的佛堂。小佛堂裡全是酥油味兒,鎏金大缸堆滿了小山一般的羊奶餅與羊乾酪,與我的肩膀齊高,一缸缸海燈點著酥油。我看看惠玲,她已經憋不過氣來了,幸好我們不去西藏,我暗想。我們依樣畫葫蘆以額角輕觸佛座行禮,但是我總拿不住尺寸,腦袋在石雕佛壇上碰得咚咚響,自己都覺得滑稽。


幾乎所有看到這張照片的人的第一個反應──蒙古人吃鹿茸嗎?當然不吃!! (攝影˙圖說/黃惠玲)
(文字/杜蘊慈 摘自《地圖上的藍眼睛》第6章「金色日光與銀色月光──庫蘇古泊去來」)


前天惠玲的手錶就停了,因此決定到百貨公司瞧瞧,買一只電子錶充數。這裡是全莫斯科最美、也是最貴的購物中心,幾家魚子醬專賣店與古董行我們根本不敢探頭。購物人潮不只是觀光客,俄國人也不少。惠玲買了最便宜的一只卡西歐,中國製造。

在莫斯科,與「服務業」人員打交道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不過「很有趣」並不表示「很愉快」。購物中心與合資商店的絕大部份店員是年輕女孩,無論時間早晚,她們年輕的臉上只有厭倦,似乎都已經七老八十,再也沒有任何興趣或是希望。收銀員常說的一句話是:「有零錢嗎?」很奇怪,所有的旅行俄語教材上都沒有這一句。

來到俄羅斯之前,我們早有心理準備,等著被售票員、店員、旅館櫃台毫不留情地呼來喚去、或是視若無睹。莫斯科有許多取悅觀光客的招數,觀光客在莫斯科也應該是能夠興高采烈的,但是我們只感覺到這個城市的空氣裡彌漫著厭倦與無奈。舊時的免費福利現在全沒了,小市民憑著微薄的工資,手裡捏著點門路,運氣好的有點外快,在物價高昂的莫斯科求生存。過去商店裡什麼也沒有,偶爾有點什麼,哪怕是幾年也用不上的,也得排上幾小時多少買一點;現在商店裡什麼都有,卻什麼也買不起,許多退休或失業人士整年的蔬食都得在郊外自種,若有剩餘則在市上出售,貼補家用。這樣的生活如何不讓人厭倦?莫斯科人並不掩飾這種厭倦,我們感染了這種氣氛,對莫斯科也感到厭倦,還有同情。即使哪個售票員什麼的對著我們大吼大叫,我們也覺得情有可原。但是從來沒有,只是問有沒有正好的零錢,他們懶得數算。


莫斯科紅場最有名的就是聖巴素教堂。 遠看仍無法相信她是真實的, 俄羅斯也流行結婚繞場一周


卡桑街景 (攝影˙圖說/黃惠玲)
(文字/杜蘊慈 摘自《地圖上的藍眼睛》第10章「雙城記」)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