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誓》第四回

下星期大家應該就可以拿到書了~所以今天是最後一回連載~

另外,聖誕節快到囉~我們可愛的柔依的生日也快到了~

如果有人跟柔依一樣是12月24日生日的話,請在12月15日前把身分證有生日那面拍照給我,附上你的姓名和收件住址(請記得把身分證字號塗掉),我會寄上一份小小的生日禮物噢~^^

4 愛芙羅黛蒂

「說真的,厄絲,我不會再說第二遍。我不鳥你們可笑的規定。柔依在裡面,」愛芙羅黛蒂伸出做過指甲美容的一根手指,指著一道緊閉的石門,「這表示我也要在裡面。」

「愛芙羅黛蒂,妳是人類,甚至不是哪個吸血鬼的伴侶。妳身為凡人,不能這樣幼稚莽撞、歇斯底里地闖入最高委員會的會議廳,尤其在這種危機時刻。」女吸血鬼冷冷地盯著一頭亂髮、滿面淚痕、眼睛紅腫的愛芙羅黛蒂。「委員會可能會邀請妳進入,但在那之前,妳必須在外面等候。」

「我 沒歇斯底里。」愛芙羅黛蒂強自鎮定,緩慢、清晰地說,力圖彌補自己的失措。剛才,當史塔克抱著柔依毫無生氣的軀體,在達瑞司、戴米恩和孿生的,乃至於傑克 的陪同下,走進會議廳,唯獨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成為厄絲口中歇斯底里的凡人,沒跟上步伐。等她恢復鎮定,門正好當著她的面關上,而厄絲威嚴地守在門口。

但 是,如果厄絲以為愛芙羅黛蒂不懂得如何應付對她頤指氣使的大人,那就大錯特錯了。畢竟扶養她長大的那個女人更可怕。相較之下,厄絲簡直像是老電影《歡樂滿 人間》裡那個善良的保姆瑪麗.波平絲。「所以,妳認為我只是個人類小鬼,對吧?」愛芙羅黛蒂硬往前移步,逼得厄絲本能地後退。「想清楚點,我是妮克絲的女 先知欸。還記得她吧?妮克絲──妳的女神,妳的頂頭上司。我不需成為某人的血庫,就有權利站在最高委員會面前。這是妮克絲親自賦予我的權利。所以,現在,別擋我的路!」

「這小妮子說話是欠缺禮貌,但她說得對。厄絲,讓她進去吧。如果委員會不同意,責任由我承擔。」奈菲瑞特柔滑的話語從背後傳來,愛芙羅黛蒂頓時覺得手臂上寒毛直豎。

「這不符合常規。」厄絲說,但顯然已有意讓步。

「雛鬼的靈魂碎裂,也不尋常。」奈菲瑞特說。

「這點我同意,女祭司。」厄絲讓到一旁,打開厚重的石門。「現在,這個人類在會議廳裡的行徑由妳負責。」

「謝謝,厄絲,妳人真好。對了,待會兒有幾位委員會的戰士會送東西到這裡,請務必讓他們進入,可以嗎?」

當厄絲喃喃說道:「當然,女祭司。」愛芙羅黛蒂頭回也不回,逕自走入古老的建築。

「很怪吧,我們又站在同一邊了,孩子?」奈菲瑞特的聲音緊跟在她的身後。

「我們絕不會站在同一邊。另外,我也不是孩子。」愛芙羅黛蒂說,沒看她,也沒放慢腳步。門廳過去便是偌大的石砌環形劇場,環繞著一層又一層的座位。愛芙羅黛蒂的目光旋即被眼前的彩繪玻璃所吸引。上面畫的是妮克絲,在燦爛的五芒星陪伴下優雅地高舉雙手,捧著一彎弦月。

「很美,對吧?」奈菲瑞特說,像是在閒聊。「世上的藝術傑作都出自吸血鬼之手。」

愛芙羅黛蒂仍拒絕看她,只聳聳肩,說:「吸血鬼有錢,錢能買美麗的東西,不管那是人類或非人類創造的。妳無法確定那扇窗是吸血鬼製作的。我的意思是,妳雖然老,卻沒那麼老。」愛芙羅黛蒂不理會奈菲瑞特故作輕柔的笑聲,目光移到會議廳中央。一開始她沒意識到自己看到的是什麼。等明白過來,她痛苦得像有人朝她肚子狠狠打了一拳。

一 面巨大平台構成會議廳的內圈地板,上面擺了七張大理石寶座,坐著七位吸血鬼。但吸引愛芙羅黛蒂目光的不是她們,而是寶座前躺在一塊高台上的柔依。她像具屍 體,橫陳在葬禮用的木板上。史塔克跪在柔依身旁,角度恰可讓愛芙羅黛蒂瞥見他的臉。他沒發出半點聲音,淚水一直撲簌簌地從臉頰滑落,沾溼衣服。達瑞司站在 他身邊,對著第一張寶座上一頭濃密棕色頭髮摻雜著幾綹灰絲的女人說些什麼,但愛芙羅黛蒂聽不見。戴米恩、傑克和孿生的挨擠在鄰近一排石凳上,像幾隻緊張的 綿羊,也在哭泣。但他們的嚎啕大哭,相較於史塔克的沉默哀慟,宛如海洋之於潺潺小溪。

愛芙羅黛蒂本能地開始往前走,但奈菲瑞特抓住她的手腕,終於逼使她轉頭看她昔日的導師。「放開我。」愛芙羅黛蒂輕聲說。

奈菲瑞特挑起一邊眉毛,說:「妳終於學會對抗可以當妳母親的人了?」

愛芙羅黛蒂讓怒火靜靜地在心裡悶燒。「妳沒資格當任何人的母親。不過,我很久以前就學會對抗可惡的潑婦了。」

奈菲瑞特皺眉,放開她的手腕。「我一直不喜歡妳粗魯的言語。」

「我不是粗魯,是說話實在,兩者不一樣。而妳以為我會鳥妳喜不喜歡啊?」奈菲瑞特深吸一口氣,準備回應,但被愛芙羅黛蒂打斷。「妳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奈菲瑞特故作驚訝地眨了眨眼睛。「我來這裡是因為這裡有個受傷的雛鬼。」

「噢,真是鬼話!妳來這裡,純粹是因為妳想取得妳想要的東西。妳打的就是這種算盤,奈菲瑞特,不管她們知不知道。」愛芙羅黛蒂朝最高委員會的成員揚了揚下巴。

「說話客氣點,愛芙羅黛蒂,妳說不定很快就會需要我幫助。」

愛芙羅黛蒂迎視奈菲瑞特的目光,震驚地發現,那雙眼睛變暗了,不再是明亮的翠綠色。在她眼眸深處灼灼發亮的紅色是怎麼回事?愛 芙羅黛蒂心裡剛冒出這個疑問,奈菲瑞特便又眨了眨眼,雙眼再次變得澄澈,恢復寶石的顏色。愛芙羅黛蒂顫抖著吸一口氣,手臂上的寒毛再次豎起,但她說話的語 氣依然平穩,帶著嘲諷。「沒關係,我就不靠妳的『幫助』,自己碰碰運氣吧。」說到「幫助」時,她用手指在空中比劃出引號。

「奈菲瑞特,委員會請妳上前!」

奈菲瑞特轉身面對委員會,但在步下階梯,走向她們之前,她頓住,做了個優雅的手勢,說:「我請求委員會准許這位人類在場。她是愛芙羅黛蒂,自稱妮克絲的女先知。」

愛芙羅黛蒂繞到奈菲瑞特前面,視線逐一掃過委員會的成員。「我不是自稱,我本來就是,因為女神要我當她的女先知。事實上,如果有得選擇,我可不想要這份差事。」有幾位委員面露驚訝,但她繼續說:「噢,先跟妳們講一聲:我說的每件事,妮克絲都知道。」

「雖然愛芙羅黛蒂不怎麼有自信,但女神對她有信心。」達瑞司說。

愛芙羅黛蒂對他微笑。對她來說,他不只是她英挺帥氣,高山般雄偉的戰士。她知道自己可以仰賴他,因為他永遠見到她最好的一面。

「達瑞司,你為什麼要替這個人類說話?」棕髮女祭司問道。

「杜安夏,我是在替女先知說話。」他清晰地說出這個頭銜。「因為我已立誓當她的誓約戰士。」

「她的誓約戰士?」奈菲瑞特掩不住語氣裡的震驚。「可是,這代表……」

「這代表我不完全是人類,因為吸血鬼戰士不可能向人類立誓。」愛芙羅黛蒂替她把話說完。

「妳可以留下來,愛芙羅黛蒂,妮克絲的女先知。委員會請妳上前。」杜安夏宣布。

愛芙羅黛蒂迅速走下階梯,拋下跟在她身後的奈菲瑞特。她很想直接走向柔依,但直覺地先在名為杜安夏的棕髮女子面前止步,恭謹地握拳在胸,鞠躬。「感謝妳讓我在場。」

「特殊的時候我們必須有特殊的做法。」這次說話的人是一名高瘦的吸血鬼,她的眼眸跟夜晚一樣漆黑。

愛芙羅黛蒂不確定該跟這位吸血鬼說什麼,所以只是點點頭,便走向柔依。她牽住達瑞司的手,握緊,希望能汲取戰士的驚人力量。然後,她低頭看她的朋友。

這不是想像,柔依的刺青真的不見了!現在唯一留下的記印,是她額頭正中央那個普通的藍色弦月輪廓。而且她好蒼白!柔依看起來就像死了。愛芙羅黛蒂趕緊打住這念頭。柔依沒死,她仍在呼吸,她的心臟也仍在跳動。柔依.沒.死。

「女先知,妳看著她時,女神有向妳揭示什麼嗎?」那個高瘦女吸血鬼問道。

愛芙羅黛蒂放開達瑞司的手,慢慢地在柔依身邊跪下,然後看著跪在柔依另一側的史塔克。但他一動也不動,連眼睛都沒眨,只是默默哭泣,凝視著柔依。如果我發生不測,達瑞司也會這樣嗎?愛芙羅黛蒂甩開這可怖的念頭,重新將注意力放在柔依身上。她慢慢地伸出手,搭在她的肩頭。她的肌膚好冰冷,彷彿她真的死了。愛芙羅黛蒂等著看會不會發生什麼事,但沒有靈視出現的跡象,她什麼都沒感覺到。

她沮喪地嘆一口氣,搖搖頭,說:「沒有,什麼都沒有。我不能控制靈視,是靈視自己找上門,不管我想不想要。事實上,多數時候我根本不想要,但靈視不請自來。」

「女先知,妳沒有善用妮克絲賜給妳的全部天賦。」

愛芙羅黛蒂驚訝地抬起頭,看見那位黑眸子的吸血鬼已經起身,正優雅地走向她。

「妳真的是妮克絲的女先知,對吧?」這位吸血鬼問道。

「對,我是。」愛芙羅黛蒂毫不遲疑地回答,但心中困惑與自信參半。

這女吸血鬼穿著夜空顏色的絲質禮服。她裙襬飄動,在愛芙羅黛蒂身邊跪下。「我是桑納托絲。妳知道我的名字代表什麼意思嗎?」

愛芙羅黛蒂搖頭,只希望戴米恩離得近一點,她可以使個眼色向他討救兵。

「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死亡。我不是委員會的領導人,那是杜安夏的榮耀。但我別有殊榮,跟女神特別親近,因為許久之前她賜我能力,讓我幫助辭世的靈魂前往另一個世界。」

「妳可以跟鬼魂說話?」

桑納托絲的笑容讓原本嚴峻的面容頓時變美。「從某方面說,是的,我可以。由於這個天賦,我對靈視略有所知。」

「真的?靈視完全不同於跟鬼魂說話喔。」

「是嗎?妳的靈視來自什麼地方?不,或許該這麼問:當靈視來臨,妳置身何處?」

愛芙羅黛蒂想起她有許多關於死亡的靈視,甚至從死者的角度看事情發生。她猛吸一口氣,驀然了悟,說:「我的靈視來自另一個世界!」

桑納托絲點點頭。「比起我,妳更常跟另一個世界及屬靈國度溝通。我所做的事,不過是引領死者過去,而透過他們,我得以瞥見另一個世界。」

愛芙羅黛蒂焦急地低頭看柔依。「她死。」

「是還沒,但在沒有靈魂的狀態下,她的肉體撐不過七天。換言之,她離死亡很近,近到另一個世界已牢牢地抓住她,牢固的程度更甚於它對新亡者的影響。女先知,再摸摸她。這次,集中念力,善用天賦。」

「可是我──」

桑納托絲打斷她的話。「女先知,妳必須做妮克絲要妳做的事。」

「我不知道她要我做什麼呀!」

桑納托絲嚴峻的表情放鬆,再次露出笑容。「噢,孩子,妳只需求她幫妳。」

愛芙羅黛蒂眨眨眼。「就這樣?」

「對,女先知,就這樣。」

愛芙羅黛蒂緩緩地再次將手搭在柔依冰冷的肩膀。這次,她閉上眼睛,三度深呼吸,就像柔依設立守護圈時那樣。然後,她急切地在心中默默向妮克絲禱告:如果不是事關緊要,我不會開口求妳。不過,這點妳早就知道,因為妳很清楚我一向不喜歡求人。另外,我真的不擅長這種祈求的把戲,這點妳也早知道。愛芙羅黛蒂在內心嘆一口氣,繼續祈求。妮克絲,但現在我真的需要妳幫我。桑納托絲好像認為我跟另一個世界有什麼連結,如果真是這樣,可以求妳讓我知道柔依發生了什麼事嗎?她打住,再次嘆息,向妮克絲坦白。女神,拜託。我這樣祈求不只是因為柔依跟我情同姊妹(我媽太自私,才沒幫我生一個妹妹),更因為許多人仰賴柔依。我不得不承認,這比我的私人感情重要多了。

愛芙羅黛蒂感覺到掌心開始溫熱,接著,她彷彿脫離自己的身軀,滑入柔依裡面。她在那裡只待了一剎那,頂多一次心跳的時間,但她所看見、所感受到,以及所明白的事情讓她萬分震驚,瞬間便發現自己已返回自己的軀體。她將剛剛搭在柔依肩膀的那隻手抱在胸口,驚駭地喘氣。接著,她呻吟一聲,在暈眩中彎下腰,不停乾嘔,滿臉涕泗縱橫。

「怎麼了,女先知?妳看見了什麼?」桑納托絲冷靜地問,邊擦拭愛芙羅黛蒂的臉龐,邊以一隻手攬住她的腰,穩住她。

「她走了!」愛芙羅黛蒂忍住啜泣,鎮定起來。「我感受到她發生的事。在一瞬之間,柔依將她靈的全部力量擲向卡羅納,盡其所有,想阻止他,但失敗了。西斯死在她眼前,這害她的靈立即碎裂。」她淚眼朦朧,在怪異的暈眩中,無助地望著桑納托絲。「妳也知道她在哪裡,對不對?」

「我想,我確實知道。不過,得靠妳確認。」

「她碎裂的靈在另一個世界裡,和死者在一起。」愛芙羅黛蒂說,用力眨眼,忍住淚水刺痛。「柔依真的走了。已發生的事,她沒辦法承受──她現在依然無法承受。」

「妳還看到其他事情嗎?可能有助於拯救柔依的事情?」

愛芙羅黛蒂硬生生嚥下冒出的膽汁,顫抖著抬起手。「沒有,我再試試──」

達瑞司抓住她的肩膀,阻止她。「不行,妳跟史蒂薇.蕾的烙印剛打破,還太虛弱。」

「沒關係。柔依快死了!」

「有關係。難道妳想讓自己的靈魂變得跟柔依一樣?」桑納托絲靜靜地說。

愛芙羅黛蒂心中升起另一種恐懼。「不想。」她喃喃地說,伸手抓住達瑞司的手。

「正是因為這樣,當慈愛的女神將了不起的天賦賜給年輕人,經常會導致不幸的後果。他們不夠成熟,不懂得明智地運用天賦。」奈菲瑞特說。

當奈菲瑞特冰冷、虛驕的聲音傳來,愛芙羅黛蒂發現史塔克的身體猛然一抖,他的視線終於從柔依身上移開,抬起眼來,咬牙切齒地說:「這個禽獸不該留在這裡!都是她搞的鬼!她害死西斯的命,粉碎柔依的靈。」

奈菲瑞特冷冷地看著他,說:「我明白你身不由己,但是,戰士,你不能這樣對女祭司長說話。」

史塔克倏地站起來。迅如疾雷,達瑞司已伸手拉住他。愛芙羅黛蒂聽見他低聲告誡史塔克:「三思而後行啊!」

「戰士,」杜安夏對史塔克說:「人類男孩被殺,柔依的靈魂粉碎時,你在現場,而你已對我們作證,這是長翅膀的不死生物所為。你從沒提到這跟奈菲瑞特有關。」

「問問柔依的朋友,打電話給陶沙市夜之屋的蕾諾比亞和龍老師吧,他們都會告訴妳,奈菲瑞特不必在場就能致人於死。」史塔克說,掙脫達瑞司的手,氣沖沖地抹臉,彷彿此刻才發覺自己在哭。

「她─她即使人不在,也能做出可怕的事。」在會議廳另一側的戴米恩吞吞吐吐地說。孿生的和傑克雖然淚眼婆娑,也用力點頭附和。

「沒有證據證明奈菲瑞特跟這件事有關。」杜安夏輕聲對眾人說。

「妳沒辦法知道西斯發生什麼事嗎?妳不能跟他的鬼魂說話,找出真相嗎?」愛芙羅黛蒂問桑納托絲──她已在奈菲瑞特說話時回座。

「那人類的靈沒在這個國度逗留,離開前也沒來找我。」桑納托絲說。

「卡羅納人呢?」史塔克無視旁人,對奈菲瑞特咆哮。「妳把妳的愛人藏在哪裡?」

「如果你指的是我那生命不朽的伴侶,冥神俄瑞波斯,這正是我來找委員會的原因。」奈菲瑞特背向史塔克,只對七位委員會成員說話。「我也感受到柔依的靈魂碎裂。當時我在迷宮裡散步,心裡思忖著,打算離開聖克利門蒂島一陣子。」

史塔克不屑地哼了一聲,打斷她的話,說:「妳和卡羅納計畫以卡布里島為根據地,統治全世界。所以,的確,妳短期內可能不會回來這裡,除非妳想炸掉這地方。」

達瑞司再次碰觸史塔克的肩膀,試圖提醒他謹慎,但史塔克將他甩開。

「我不否認俄瑞波斯和我希望能恢復古代盛世,吸血鬼從卡布里島行統治,受世人禮敬,獲得應有的尊崇。」奈菲瑞特這次直接對史塔克說話。「但我不會摧毀這個島或這個委員會。事實上,我還希望獲得它的支持呢。」

「妳的意思是獲得它的權力吧。現在沒有柔依擋路,妳的機會來了。」史塔克說。

「是嗎?難道我誤解了你的柔依和我的俄瑞波斯稍早在這個會議廳裡的談話?她承認他是不死生物,還說他在找尋他要效忠的女神。」

「她從未稱呼他俄瑞波斯!」史塔克吼道。

「而我不朽的俄瑞波斯夠寬厚,只說她會犯錯,沒說她是騙子。」奈菲瑞特說。

「奈菲瑞特,妳到底做了什麼事?強迫卡羅納殺死西斯,粉碎柔依的靈魂,因為妳忌妒他們之間的連結?」史塔克說。愛芙羅黛蒂看得出來,要他承認柔依和卡羅納之間確有曖昧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當 然不是!戰士,用你的腦袋想,別用你傷心欲絕的心!柔依能強迫你為她去殺害無辜的人嗎?她當然不能。你是她的戰士,但你仍有自由意志,而且你依然忠於妮克 絲,所以最終你必須行女神的意志。」不容史塔克回話,奈菲瑞特轉向委員會。「如我所言,我感受到柔依的靈魂碎裂,正要返回宮殿時,遇到俄瑞波斯。他身受重 傷,幾乎不省人事,只來得及說一句『我要保護我的女神』,便走了。」

「卡羅納死了?」愛芙羅黛蒂忍不住衝口而出。

奈菲瑞特沒回答,而是轉身望向會議廳的入口。那兒站著四位委員會的戰士,他們抬著一個擔架,裡頭的人壓得擔架凹陷,一隻黑色翅膀垂到擔架外,拖在地板上。

「將他帶過來!」奈菲瑞特下令。

他們緩緩地步下階梯,將擔架放在高台前方的地板上。史塔克和達瑞司本能地同時移步向前,擋在柔依的軀體和卡羅納之間。

「當然,他沒死。他是俄瑞波斯,不朽的生物。」奈菲瑞特的語氣依然高傲,但隨即改以哽咽的聲音說:「他沒死,但如你們所見,他了!」

愛芙羅黛蒂彷彿克制不了自己,起身走向卡羅納。達瑞司立刻走到她身邊。

「不,別碰他。」他提醒她。

「不管是否稱呼他俄瑞波斯,他顯然是古代的不死生物。由於他血裡的能量,即使靈已不在,女先知無法進入他的身體。戰士,不像柔依,他對女先知沒有危險。」桑納托絲說。

「我不會有事的。讓我試試,看能不能發現什麼。」愛芙羅黛蒂告訴達瑞司。

「我就在妳旁邊,絕對不會放手。」他說,握緊她的手,陪她走向卡羅納。

愛芙羅黛蒂感覺到戰士的身體緊繃,但她深呼吸三次,將注意力集中在卡羅納身上。她只躊躇了一下,便伸手搭在卡羅納的肩膀上。他身體好冰冷,她得忍住才沒將手抽回。她閉上眼睛。妮克絲?再一次,請幫我,讓我知道……任何對我們有幫助的事。愛芙羅黛蒂最後的一句默禱,確立了她跟女神的連結,讓她終於真正成為女先知。請將我當作工具,用以對抗黑暗,行妳的道路。

愛 芙羅黛蒂的掌心開始溫熱,但她不需進入卡羅納裡面,就知道他已離開了。是黑暗告訴她的──她震驚地發現,黑暗本身是具體的存在,一個法力高強、活生生的龐 大實體。它無所不在,包覆著卡羅納整個身體。愛芙羅黛蒂清楚地看到墨黑色的網,彷彿有一隻肥大的隱形蜘蛛編織了這麼一個網,黏稠的黑絲纏繞他全身──抓緊 他,安撫他,將他緊緊捆綁,像是把他保管起來。不死生物的身體顯然已被囚禁,而他的軀殼裡面也顯然已經空洞。

愛芙羅黛蒂倒抽一口氣,迅速把手抽回,在自己的褲子上擦拭,彷彿那黑網玷污了她的手。接著,她雙膝一軟,癱靠在達瑞司身上。當戰士抱起她,她說:「就像柔依的體內,他也已經不在了。」她故意不透露卡羅納的身體遭囚禁的實情。

13 Responses to “《焚誓》第四回”

  1. 說道:

    好棒唷,希望下禮拜一趕快來!
    好可惜我不是12月24號生日!

  2. 小風 說道:

    偶不是><

  3. Puppy 說道:

    Thanks!!
    我已經收到贈品了,有比預定的多ㄝ!
    對了!為什麼要預購書時沒顯示贈品呢??

  4. 凱蒂貓 說道:

    真是太精采了
    好期待
    感動+說不出話

  5. 法庭 說道:

    好棒^^噢

  6. 琳琳 說道:

    那些資料要怎麼給你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