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誓》連載第三回~

站在私心的立場…其實我最喜歡史蒂薇.蕾…^^

3 史蒂薇.蕾

史蒂薇.蕾醒來,感覺很糟,彷彿自己是一大坨陳年的屎,甚至是一大坨焦慮的屎。

首先,她居然跟利乏音烙印了。其次,她差點燒死在屋頂上。

霎時她想起第二季《噬血真愛》影集中,高卓在虛構的屋頂上燒掉他的自我。史蒂薇.蕾不屑地哼了一聲。「在電視上看起來可真輕鬆。」

「什麼真輕鬆?」

「要死,達拉斯!你嚇死我了。」她抓緊蓋在身上的白被單。「你在這裡幹麼?」

達拉斯皺起眉頭,說:「拜託,冷靜點。天一暗我就來看妳了。蕾諾比亞說我可以在這裡坐一會兒,或許可以等到妳醒來。妳太神經質了。」

「我差點死掉欸,有權利稍微神經質一下吧。」

達拉斯馬上露出抱歉的表情,將椅子挪近病床,抓起她的手,說:「對不起,妳說得對。對不起。艾瑞克把事情告訴大家時,我真是嚇壞了。」

「他怎麼說?」

達拉斯原本溫暖的褐色眼眸瞬間變得嚴肅。「他說,妳在屋頂上差點燒起來。」

「對,這事有夠蠢,我竟然絆到,撞到頭,昏過去。」史蒂薇.蕾撇開視線,不敢注視他。「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差點燒焦。」

「對,真會鬼扯。」

「什麼?」

「這種鬼話留給艾瑞克、蕾諾比亞和其他人聽吧。那些混蛋想殺妳,對不對?」

「達拉斯,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試圖抽開被他握住的手,但他抓得更緊。

「嘿,」他的聲音變輕柔,撫摸她的臉,將她的目光轉回他身上。「是我欸。妳可以告訴我實話,我保證保密到底。」

史蒂薇.蕾吁出長長一口氣。「我不想讓蕾諾比亞或其他人知道,尤其藍雛鬼。」

達拉斯凝視著她,大半晌後才說:「我不會對任何人吐露半個字的,不過妳應該要知道,我認為妳犯了大錯。妳不能一直維護那些紅雛鬼。」

「我沒維護他們!」她反駁。這次,換她緊緊抓住達拉斯溫暖、可靠的手,希望透過碰觸,他能體諒她無法告訴他的事。「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處理這件事。如果大家知道他們把我困在上面,情況就無法由我掌控了。」萬一蕾諾比亞抓到妮可和她那夥人,而他們告訴她利乏音的事,那該怎麼辦?這個念頭像愧疚的低語,在史蒂薇.蕾的心頭閃過。

「妳打算怎麼處理?他們做出這種事,妳可不能輕易放過他們。」

「我不會這樣的。但他們是我的責任,我要親自處置他們。」

達拉斯咧著嘴笑。「妳會叫他們吃不完兜著走,對吧?」

「大概吧。」她說,其實她一點主意也沒有。她趕緊改變話題。「幾點了?我好餓。」

達拉斯起身,微笑變成大笑。「這才像我的小姐嘛!」他親吻她的前額,指著房間另一頭金屬層板上的迷你冰箱。「蕾諾比亞告訴我,這裡冰了幾袋血。她說,妳睡得這麼熟,復原這麼迅速,醒來時應該會很餓。」

他去拿血袋時,史蒂薇.蕾坐起身,小心翼翼地轉頭,瞄一眼背部的傷勢。她察覺自己動作僵硬,不覺皺了一下眉頭。她猜想,情況恐怕很糟。畢竟,當蕾諾比亞和艾瑞克將她從地洞拉上來,從利乏音身邊帶走時,她的背部像是烤焦的漢堡肉。

現在別想他,專注──「喔天哪!」她看見背部一角時,不禁低聲驚呼。一點也不像烤焦的漢堡肉,卻彷彿只是輕微曬傷,光滑粉嫩,活像嬰孩的肌膚。

「太神奇了,」達拉斯也低聲驚歎:「真是神蹟。」

史蒂薇.蕾抬頭看他,兩人的眼神交會、扣緊。

「妳把我嚇死了,小姐。」他說:「別再這樣,好嗎?」

「我盡量啦。」她輕聲說。

達拉斯身體往前傾,小心地以指尖碰觸她肩頭後面的粉嫩肌膚。「還會痛嗎?」

「不算痛,只是有點繃。」

「太神奇了。」他再次驚歎。「沒錯,蕾諾比亞說妳睡覺時已在復原。但妳傷得那麼重,我壓根兒沒想到會──」

「我睡了多久?」她打斷他,料想達拉斯會告訴她,她已昏迷好幾天。她遲遲沒有出現,利乏音會怎麼想?更糟的是──他會做出什麼事?

「只睡了一天。」

頓時她鬆了一大口氣。「一天?真的嗎?」

「對。呃,幾個鐘頭前太陽下山,所以嚴格說來,已經超過一天。他們是昨天日出之後帶妳回來的。那時艾瑞克很誇張,開著悍馬車衝過中庭,撞倒一面圍牆,直接停進蕾諾比亞的馬廄。然後我們大家像瘋了一樣,七手八腳地把妳抬過校園,送到醫護室這裡來。」

「我記得回來途中我在車上還跟柔講電話。那時我覺得自己沒事,但接著,好像有人把我關掉似的,我想,我是暈了過去。唉,真丟臉。」史蒂薇.蕾容許自己綻開笑容。「不過,我倒想看看那種誇張場面。」

「我就知道──」他含笑看著她──「一發現不需擔心妳會死,我也想到妳會想看。」

「我不會死的。」她說,語氣堅定。

「嘿,那很好。」達拉斯俯身,扶起她的下巴,輕輕柔柔地吻她的唇。

出於一種奇怪的本能反應,史蒂薇.蕾轉頭閃開。「血袋呢?」她趕緊說。

「噢,對。」達拉斯聳聳肩,假裝不在意被拒絕,但把血袋遞給她時,臉頰已經羞紅。「對不起,我太冒失。我知道妳受傷了,不會想要,呃,妳知道我的意思……」他支支吾吾,超級不自在。

史蒂薇.蕾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話,畢竟她和達拉斯確實來電。他溫柔聰明,而這會兒站在那裡,一臉歉疚,像個可愛的小男生低著頭,更加證明他了解她。況且他很帥──英挺結實,一頭淺黃色的濃密頭髮。其實,她還蠻喜歡跟他接吻的。起碼曾經喜歡。

難道現在不再喜歡了?

她 莫名地彆扭起來,想不出話語來安慰他。於是,她決定不說話,接過血袋,撕開一角,倒入嘴裡。血液汩汩流入喉底,彷彿超級劑量的紅牛提神飲料,從胃部開始滋 潤全身。她不想這樣,但在內心深處,仍忍不住想到,利乏音的血帶給她的感覺,是多麼不同於這凡人的正常血液──那種能量爆發,宛如天雷地火。

她抹嘴巴時,手微微顫抖,終於抬頭看著達拉斯。「好多了嗎?」他問道,彷彿對兩人之間彆扭的互動不以為意,他仍是原來那個熟悉、窩心的他。

「我可以再喝一袋嗎?」

他笑笑,隨即遞上另一袋。「早就為妳準備好了,小姐。」

「謝謝。」她灌下第二袋血之前頓了一下,說:「我今天不太對勁,你知道吧?」

達拉斯點點頭。「我知道。」

「那,我們沒事吧?」

「沒事。」他說:「如果妳沒事──我們就沒事。」

「嗯,那我就放心了。」史蒂薇.蕾將血倒入嘴裡。這時,蕾諾比亞走入房裡。

「嗨,蕾諾比亞──瞧,睡美人終於醒了。」達拉斯說。

史蒂薇.蕾喝下最後一口,頭轉向門口。但是,一見到這位馬術大師,她原已堆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凍結。蕾諾比亞在哭,哭得很傷心。

「喔 天哪,怎麼了?」史蒂薇.蕾見到平常堅強的老師竟哭成淚人兒,驚愕之餘的第一個反應,是拍拍身邊的床鋪,要蕾諾比亞過來坐在她旁邊。以前她傷了自己,哭著 找媽治療時,媽總是這樣做。蕾諾比亞木然地往前跨了幾步,但沒坐在她的床上,而是站在床尾,深吸一口氣,彷彿準備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要我離開嗎?」達拉斯遲疑地問道。

「不,你留下,她或許會需要你。」蕾諾比亞語帶哽咽,迎視史蒂薇.蕾的目光,說:「是柔依,她出事了。」

恐懼劃過史蒂薇.蕾的心頭,話語衝口而出,她來不及阻止。「她沒事!我才跟她說過話,記得吧?就在我們離開火車站,我昏厥之前。那不過是昨天的事。」

「厄絲,就是我那個擔任最高委員會助理的朋友,她已經好幾個小時試圖跟我連絡,但我把手機忘在悍馬車裡,直到剛剛才跟她通上電話。卡羅納殺了西斯。」

「什麼!」達拉斯倒抽一口氣。

史蒂薇.蕾不理他,緊盯著蕾諾比亞。利乏音的父親殺了西斯!她的恐懼一秒比一秒加劇。「柔依沒死。若她死了,我一定會知道。」

「柔依是沒死,但她目睹卡羅納殺死西斯,想阻止卻來不及,整個人因此碎裂了。」淚水從蕾諾比亞白瓷般的臉頰滑落。

「整個人碎裂?什麼意思?」

「她的身體仍在呼吸,但靈魂離開了。女祭司長的靈魂一旦碎裂,身軀遲早也會離開這個世界。」

「離開?我聽不懂妳的話。妳是說她會消失?」

「不是,」蕾諾比亞激動地說:「我是說她會死。」

史蒂薇.蕾的頭開始前後晃動,不停地晃。「不,不,不!我們只要把她帶回來這裡,她就會沒事的。」

「就算她的身體回到這裡,柔依也回不來了。史蒂薇.蕾,妳得有心理準備。」

「不要!」史蒂薇.蕾大叫:「我不要!達拉斯,幫我拿牛仔褲和衣服,我要離開這裡,我得想辦法救柔。她沒放棄我,我也不會放棄她。」

「妳無能為力的。」龍.藍克福特說。他站在醫護室敞開的門口,仍因為驟失人生伴侶而憔悴哀戚,但語氣平靜堅定。「重點在於柔依面對她無法承受的哀慟。那種痛苦我可以了解。一旦靈魂因哀傷而粉碎,返回肉體的路就被切斷。沒有了靈,身軀就會死去。」

「不,不能這樣,這樣不對,不能發生這種事。」史蒂薇.蕾對他說。

「妳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紅吸血鬼女祭司長,妳必須找到力量接受這個事實。妳的子民需要妳。」龍老師說。

「卡羅納逃去哪裡,奈菲瑞特在這件事扮演什麼角色,我們都不知道。」蕾諾比亞說。

「但我們清楚知道,柔依的死正是他們對我們發動攻擊的最佳時機。」龍老師補充。

柔依的死……這句話在史蒂薇.蕾的心頭迴響,留下震驚、恐懼和絕望。

「妳法力高強。妳復原如此迅速,已足以證明。」蕾諾比亞說:「而我們需要所有可以運用的力量,迎戰勢將來襲的黑暗。」

「控制妳的哀慟,」龍老師說:「承擔起柔依的責任。」

「沒人當得起柔依!」史蒂薇.蕾喊道。

「我們不是要妳當她,我們只是要妳幫助大家填補她留下的缺憾。」蕾諾比亞說。

「我得──我得想一想。」史蒂薇.蕾說:「你們可以讓我獨處一下嗎?我想換上衣服,好好想一想。」

「當然。」蕾諾比亞說:「我們會在會議室,妳準備好就來找我們。」她和龍老師默默地離開醫護室,神情哀戚,但意志堅決。

「嘿,妳還好嗎?」達拉斯走向她,握住她的手。

她任他握了一會兒後,捏了捏他的手,然後抽開手。「我要我的衣服。」

「在那個櫥櫃裡。」達拉斯朝房間另一側的櫃子揚了揚下巴。

「好,謝謝。」史蒂薇.蕾趕緊說:「你得離開,我才能換衣服。」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他說,細細端詳她。

「不好,我不好。只要他們一直說柔依會死,我就不好。」

「史蒂薇.蕾,連我都知道靈魂離開肉體的後果──人會死。」他說,努力想把刺耳的話說得婉轉些。

「這次不會。」史蒂薇.蕾說:「出去吧,讓我換衣服。」

達拉斯嘆一口氣。「我在外頭等著。」

「好,我不會太久的。」

「慢慢來,」達拉斯輕聲說:「我等妳。」

門 關上後,史蒂薇.蕾沒有馬上起身著衣,而是忙著回想從《雛鬼手冊》讀來的訊息,想起書裡一則超級感傷的故事,古代一位女祭司長靈魂碎裂的故事。史蒂薇.蕾 記不得這位祭司靈魂碎裂的原因,其實故事情節她也不記得──她只記得,那位女祭司長最後死了,無論別人怎麼想辦法救她,她還是死了。

「女祭司長死了。」史蒂薇.蕾喃喃自語。柔依甚至還不是真正的女祭司長呢。嚴格說來,她仍是雛鬼。一個成鬼女祭司長無法逃脫的命運,柔依怎麼可能有辦法脫逃呢?

不 公平!她們經歷了那麼多磨難,而柔依現在得死?史蒂薇.蕾不願意相信。她想反抗,吶喊,拯救她最要好的朋友。但她該怎麼做?柔在義大利,她在陶沙市。而 且,要命,史蒂薇.蕾連一群可惡的紅雛鬼都治不了,憑什麼以為自己有能耐對付靈魂碎裂、脫離肉體的可怕難題?她甚至不能告訴任何人,她和造成柔靈魂碎裂的 罪魁禍首的兒子烙印了。

史蒂薇.蕾被哀傷吞沒,整個人瑟縮起來,把枕頭抱在胸口,一根手指習慣性地不停捲動一縷鬈髮,然後悲不可抑地哭了起來。她把臉埋入枕頭,壓住哭聲,任自己淹沒在震驚、恐懼和徹底的絕望裡。

就在她傷心欲絕時,四周空氣騷動起來,彷彿有人把這小房間的窗戶打開了一道縫。

一開始她不予理會,哭得無暇理睬一道可惡的冷風。但風持續吹拂,以冰涼的觸感撫挲她裸露的粉嫩背部,帶給她一種出奇的愉悅感覺。霎時,她放鬆下來,盡情接受這撫觸帶給她的慰藉。撫觸?她叫他在外面等啊!她抬頭,咧嘴齜牙,準備斥責達拉斯。

但房間裡沒有別人。她獨自一個人在房裡。她把臉埋入掌心。難道她震驚過度而發瘋了?她可沒時間發瘋啊。她得起身著衣,邁出步伐,離開這裡,去面對柔依的事,去面對她那群紅雛鬼,面對卡羅納,以及利乏音。

利乏音……他 的名字迴盪在空氣裡,冷風再度撫觸她的肌膚,環抱著她。不僅撫挲她的肩背,還掠過她的手臂,盤旋在她的腰際和大腿。涼意每觸及她的肌膚,她的哀傷就彷彿被 沖刷掉一點。當她抬頭環顧,已比較能控制自己的反應。她抹去淚水,低頭看自己的身體。籠罩她的濛霧,滿是閃閃發亮的微細水滴,而那顏色,正是他眼珠子的色 澤。

「利乏音。」她不由自主地低聲叫他的名字。

他在呼喚妳……「搞什麼鬼?」史蒂薇.蕾嘟囔著,怒氣從絕望中升起。

去找他……「要我去找他?」她說,火氣愈來愈大。「這一切都是他父親造成的。」

去找他……沁涼的撫觸和紅色的怒火替她做成決定,她一把抓起衣服。她準備去找利乏音,只因為他或許知道些什麼,能幫她解救柔依。他是不死生物的兒子,顯然擁有什麼她不知道的能力。飄浮在她身邊的紅霧,肯定由某種靈體構成,來自他。

「好,」她出聲告訴紅霧:「我會去找他。」話一出口,紅霧消散,只留下她肌膚上的涼意流連不去,以及一種超凡的、奇怪的平靜。

我會去找他,而如果他幫不了我,那麼,管他有沒有烙印,我想我得殺了他。

5 Responses to “《焚誓》連載第三回~”

  1. JUE 說道:

    越來越期待整本書出版了啊!!!

  2. 說道:

    趕快出版啦!

  3. hermes xs0 說道:

    hermes paket unzustellbar 《焚誓》連載第三回~ « 夜之屋 House of Nigh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