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屋6《誘愛》試讀(二)

2 史蒂薇.蕾

「好,你們兩個聽清楚了,我只說一遍──乖一點。」史蒂薇.蕾站在艾瑞克和西斯之間,雙手插腰,怒視著他們,同時喊道:「達拉斯!」
達拉斯聞聲立刻跑過來。「什麼事,史蒂薇.蕾?」
「去找強尼,叫他跟西斯一起巡視修道院前面,直到路易斯街,要確定仿人鴉全都離開了。你和艾瑞克負責檢查修道院南側。我會去巡視第二十一街那排樹。」
「妳自己一個人去?」艾瑞克問。
「對,我自己一個人去。」史蒂薇.蕾厲聲說:「我一跺腳,你腳底下的地就會震動,你忘了嗎?我也可以把你拎起來,摔得你那醋桶屁股開花。所以,我一個人去巡視。」

達拉斯大笑,說:「依我看,對土有感應力的紅吸血鬼肯定打贏戲劇天王藍吸血鬼。」
西斯在一旁哼地一聲笑出來,艾瑞克果然氣呼呼地張開嘴巴。
「別開口!」史蒂薇.蕾搶在這兩個傢伙揮拳相向之前阻止他們。「你們兩個若吐不出象牙,就閉上狗嘴。」
「妳在找我嗎,史蒂薇.蕾?」強尼走過來,說:「我看見達瑞司扶著那個射箭的傢伙進修道院,他要我來找妳。」
「對。」她鬆了一口氣。「你和西斯去巡視路易斯街那邊,確定仿人鴉都離開了。」
「這就去!」強尼說,作勢要捶西斯的肩膀。「來吧,四分衛,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留意那些該死的樹和陰暗處。」史蒂薇.蕾叮嚀道。她看見西斯低頭閃躲,還對著強尼的肩膀揮出幾記快拳,忍不住搖搖頭。
「我們也走吧。」達拉斯說,跟默不吭聲的艾瑞克一起離開。
「動作要快,」史蒂薇.蕾對兩組人馬喊道:「太陽就快出來了。大約半小時後到聖母洞前跟我碰面。若發現什麼動靜,大喊一聲,別的人就趕過去。」
她看著這四個人確實分頭前往她指定的方向後,才嘆口氣,轉身進行自己的任務。唉,傷腦筋!她愛柔,但對付好友的這兩個男友可真累。她以前覺得艾瑞克是世界上最辣的男孩,這兩天和他相處下來,卻發覺他是超級自我的討厭鬼。西斯雖然可愛,終究是人類,的確會害柔擔心。人類肯定比成鬼和雛鬼早死。她轉頭想看強尼和西斯,冰寒的漆黑和林木已遮住視線,誰都看不見了。
史蒂薇.蕾不在乎一個人,而強尼會看著西斯。其實她挺高興有機會暫時甩開那兩個醋罈子。相形之下,達拉斯的優點更明顯:性格單純,容易相處。他們兩個有來電的感覺,不過還沒正式譜出戀曲。達拉斯知道史蒂薇.蕾眼前有好多事要處理,所以他留給她充分的空間,只在她有空的時候,陪在她身邊。簡簡單單,可愛和善!這就是達拉斯。
柔應該跟我學學怎麼應付男孩子,她心想。這時,她穿行在環繞著聖母洞,將修道院與第二十一街隔開的一排排老樹之間。
有件事很確定──這個晚上糟透了。史蒂薇.蕾才走十來步,金色的短鬈髮就已經溼透。真討厭,連鼻尖都淌下水珠!她以手背將溼冷的冰和雨從臉上抹去。四周一片漆黑、闃寂,顯得很詭異,彷彿卡羅納逃離時,把所有的光線和聲音也帶走了。第二十一街上沒半盞路燈亮著,也沒有任何車輛駛過,連巡邏警車也沒有。她連溜帶滑地走下斜坡,雙腳踩著地面,僅靠紅吸血鬼的超級夜視力辨認方向。
她再次以手背撥開臉上溼答答的髮絲,心頭惴惴不安,但強自鎮定下來。「妳怎會膽小如鼠呢?妳知道老鼠是什麼德性!」她出聲斥責自己,但聲音在漆黑的冰天雪地裡迴盪、放大,害她更加毛骨悚然。妳幹麼這麼緊張?「因為妳還有事情瞞著好友。」史蒂薇.蕾喃喃地自言自語,但隨即閉緊嘴巴。在這冰封的黑夜裡,連低語也很大聲。
她會告訴柔的,真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時間,況且柔心裡已有太多事情,不該再給她壓力。而且……而且……這事真的很難啟齒,即便是對柔依說。
史蒂薇.蕾伸腳踢一截覆冰的斷枝。她知道,不管難不難啟齒,終究得跟柔依說。非說不可。不過,稍後吧。或許再過一陣子。目前,就專注於眼前的事情吧。
史蒂薇.蕾兩掌合圍,遮在眼睛上方,避免凍雨刺眼。就算冰雪交加,一片漆黑,她的視力依然很好。她始終抬著頭,目光梭巡樹上的枝椏,很高興一路上都沒看到上頭藏著巨大的黑色身影。路邊沒那麼滑,她沿著第二十一街走,離修道院愈來愈遠。
接近隔開院區與高級公寓的那道圍牆時,史蒂薇.蕾聞到一股氣味。
血。
不一樣的血。不對勁的血。
她止步,如野獸一般,嗅。空氣裡瀰漫著冰雪覆蓋泥土散發出來的溼霉味、深冬樹木的清爽肉桂味,以及腳下柏油的人工刺鼻味。她不理會這些味道,只專注於血的氣味。那不是人血,也不是雛鬼的血,聞起來不像陽光和春天,也不像蜂蜜和巧克力、愛和生命,或任何她夢寐以求的東西。不,這血聞起來好黑暗,好濃烈,蘊含著太多非人的成分。然而,它終究是血,吸引著她,雖然她靈魂深處知道這血不對勁。
那陌生的,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氣味,帶領她看見第一攤深紅。在黎明前風雪交加的黑暗中,即使視力過人,她也僅看得見覆冰的路面和路旁草地上有一攤攤潮溼的污漬。但史蒂薇.蕾知道那是血,很多的血。然而,觸目所及並沒有任何倒臥的動物或人類在流血。只見薄冰上一道濃稠的深色液體,從街道延伸到修道院後方的濃密樹林深處。
史蒂薇.蕾的狩獵本能立即啟動,循著血跡,潛步前進,大氣不喘,沒發出半點聲音。
就在一棵大樹下,她看見了。那東西潛伏在一截剛斷裂的粗大樹枝旁,彷彿爬行到那裡,準備躲起來死。史蒂薇.蕾打了個寒顫,心頭驚懼。是一隻仿人鴉。
這生物好巨大,比她從遠處看的樣子還大。他側躺,頭靠地面,所以她無法看清他的臉,但她看見他的巨翅不對勁,顯然骨折了。翅膀底下的人類手臂沾滿血,以奇怪的角度擺著。一雙人類的腿蜷縮起來,彷彿死去的胎兒。她想起柔他們一夥人沿著第二十一街死命奔向修道院時,達瑞司曾經開槍。看來,這頭仿人鴉是被他從空中射下的。
「該死,」她壓低聲音說:「這一槍肯定打得很準。」
史蒂薇.蕾雙掌攏在嘴邊,正準備呼叫達拉斯,叫他和其他人來幫她把這隻仿人鴉拖到別處,他忽然抽搐一下,睜開眼睛。
她楞住,跟他四目相覷。這生物睜大紅眼,鳥臉上表情詫異,竟顯得出奇地像人類。那雙眼睛瞟著她的四周和身後,確定她是否單獨一人。史蒂薇.蕾本能地屈膝蹲伏,防衛性地舉起雙手,並集中念力,召喚土元素來強化自己的力量。
這時,他開口說話。「殺了我吧,了結這一切。」他說,痛苦地喘息。
那聲音活生生是人類的聲音,史蒂薇.蕾驚愕地放下雙手,踉蹌後退一步。「你會說話!」她衝口而出。
他大笑。那笑聲帶著苦澀和嘲諷,但隨即變成痛苦的呻吟。然而,那的確是笑聲,讓他的話語更顯得像人類。「對,」他邊喘邊說:「我會說話,會流血,會死。殺了我,了結這一切吧。」他試圖坐起來,彷彿急於迎向死亡,但這動作讓他痛得哀號。他那雙太像人類的眼睛往上吊,整個人癱倒在冰凍的地上,不省人事。
史蒂薇.蕾還沒想到該怎麼做,本能地趨向前去,只遲疑了一下,便伸出雙手。他昏倒時臉朝下,所以她輕易就將他的翅膀撥到旁邊,從他的腋下抱住他。他很大,真的很大,跟真正的男生一樣高大,所以她以為他會很重。但事實相反,他非常輕,她毫不費力地拖著他走。她驚覺自己在做什麼,心裡嘶喊著:搞什麼呀?搞什麼呀?妳在搞什麼呀?
到底她在做什麼?
史蒂薇.蕾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沒做什麼。她沒殺死這隻仿人鴉。

3 Responses to “夜之屋6《誘愛》試讀(二)”

  1. hermes bags 2012 price list 夜之屋6《誘愛》試讀(二) « 夜之屋 House of Night

  2. 博狗扑克 說道:

    On my friend’s blogs they have added me on their blog rolls, but mine always sits at the bottom of the list and does not list when I post like it does for others. Is this a setting that I need to change or is this a choice that they have made?.

  3. 瑜伽治近视 說道:

    老杨独创的瑜伽治疗近视,有奇迹效果。非常简单,跟着老杨的视频练习就是了。10天还你一双明亮的眼睛。和中国人打交道非常困难,难在整个社会环境的不不平等,总总恶劣的社会环境滋生,造成人与人之间无信任可言。网络上更是如此,骗子漫天飞,于是,人们更加无法互相信任。尤其是在网络上。我和外国人交易都快30年了。非常清晰地认识到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差异,中国人的信任危机几乎达到恐怖等级。我老杨独创的瑜伽治疗近视,我做成了视频的,可是,除了自己家人亲戚和少量我治好了的人相信外,就几乎没有人相信。我也惹毛了。你信就信,不信就算了,瞎了那是你,不是我。我害怕中国人的那种对任何人的怀疑。我瑜伽治病,都是不治之症,再例如,我治疗膝盖发凉,同样用我的瑜伽按摩术,全世界唯一能治疗这病的方案,中国人这里,就无人信,老子惹毛了。你不信就把病带入棺材好了。我去帮外国人,他们没有你之那人那样,既缺乏信任也缺乏信仰,结果,我每月卖出上万份,索性,我连中文网页都不做一个。该死的中国的缺乏判断力满脑子填满了怀疑一切的垃圾的中国人。。。。。这是我治疗膝盖发凉卖给外国人的网页:http://crvind.com/kneecold/

Leave a Reply